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37】

敬天愛人/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的經營哲學

內容

敬天愛人/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的經營哲學
2011/12/12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天下雜誌出版《敬天愛人:我的經營理念》】
書名:敬天愛人:我的經營理念
作者:稻盛和夫
譯者:呂美女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1年11月02日
 
內容介紹:
「順應道理尊重人,這就是京瓷成長的原點!」

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暢談經營哲學,大方分享自己的成功之道!

「敬天」就是順應道理;「愛人」就是尊重人,

看明治維新三傑之一西鄉隆盛的一句話,如何影響稻盛和夫的一生?

看稻盛和夫如何憑著這四個字帶領京瓷邁向成功!

新書內容搶先看:

以「人心」為本的經營

以夥伴關係創業

京瓷並非由我獨自投資創立的企業。因為我與上司不合,而辭去了工作。

那時,信任我而幫我成立企業的人出現了,還有人在當時的情況下願意相信我,並跟著我走,就是我的七名好友。就這樣,由於一開始是以心連心的夥伴關係創立企業,也因此人與人之間的互信互賴成為了最重要的企業文化。

如果當初我很富裕,擁有充裕的資金創立企業、聘請員工,我想公司的形態與勞資的關係也許會完全改變。但不知幸或不幸,經營公司所需要的人力、物力與資金我都沒有,完全是從零開始創業,因此除了重視公司成員之間心的連繫來從事經營之外,別無他法。


到連年虧損的企業就職

一九五五年,我從鹿兒島大學工學院應用化學系畢業,以技術員身分到松風工業任職,那是一家位於京都專門製造高壓電線絕緣礙子的製造商。所謂的礙子是裝設在電線桿上用來隔開電線的絕緣體,主要是由陶瓷材料製成。松風工業於大正六年(西元一九一七年)設立,是製造高壓礙子的老字號之一。我隸屬於研究課,負責研發精密陶瓷材料。

在此先就陶瓷這個名詞的由來略作解說。

陶瓷 (ceramic)的語源出自希臘。希臘語的KERAMION是指泥土製的動物角型容器,製作這種容器的技術稱為KERAMEIA,由這些語詞再衍生出德文的KERAMIK,以及英文的CERAMIC。

根據學術上的定義,陶瓷為「製造過程中經高溫處理的無機材料」,依此定義,陶瓷不只是指陶器,連玻璃、水泥、磚、琺瑯等材料也屬於陶瓷的範疇。通常我們提到陶瓷時,都是指比較狹義的定義。

當時特別將具有高性能、高精密度的陶瓷稱為特殊磁器。但我將並非使用黏土等天然素材而以人工合成後再精製而成,此類有別於以往的絕緣礙子的特殊磁器稱為精密陶瓷 (New Ceramic)。

話說,進入松風工業之後,我才知道,公司處於靠金融機構支援才能勉強支撐的虧損狀態。薪水總是延遲發放,公司和自己的將來幾乎毫無希望可言。

同期進公司的好友一個接著一個離職,我也打算離開這家企業,和幾位同期的同事一起報名參加日本自衛隊候補幹部的募集,經過考試也被錄取了。但由於家鄉的親人來不及送給我辦理入營手續所需的戶籍謄本,加上兄長強烈反對,最後只好繼續留在松風工業。

退路已斷,我只好下定決心,無論環境再惡劣,也只能在這家岌岌可危的企業努力打拼,開創自己的命運才行。於是我轉換心情,傾盡全力投入研發的工作。

有趣的是,這樣做以後,我的研究有了成果。受到同事誇讚,工作熱情提高,也更努力投入研究,因此又受到上司、前輩誇獎,鬥志更高,甚至工作到廢寢忘食的程度。就這樣,可以說完全進入良性循環的工作狀態。


開發精密陶瓷材料

一九五六年初,鎂橄欖石 (forsterite)被研發作為精密陶瓷材料,而我以此開發出U字型絕緣材料銷售給當時的松下電子工業 (即現在的Panasonic)當作電視機映像管用的絕緣零件。當時,全世界只有荷蘭的飛利浦公司能夠量產這種零件,量產化的工作十分困難。

當時,日本的電視開始風行,U字型絕緣材料的需求量增加,必須趁早導入量產,這項產品的生產也是由我負責。我計畫從國外引進電隧道窯這種製造設備,以便全面量產當時被稱為特殊磁器的精密陶瓷。

松風經營虧損,處於財務重整狀態,唯有生產這種U字型絕緣材料的特磁課 (由研究課獨立出來的新部門)例外,是唯一有收益的部門。因此我們可以增員,當時我不贊成由公司內部徵召。理由在於,公司遲發薪資又連續虧損,員工的士氣已滑落谷底。比起其他公司,松風有更多的員工爭著領加班津貼。

如果讓他們進入自己的團隊,那種為明確的目標不斷努力的職場文化或團結精神只會崩毀。雖然我也只是一名員工,但我這樣想之後,就自己前往京都七條通的就業服務站,徵選品行優良的人並任用他們。也因為虧損的公司容許我做這樣的事,我負責的特磁課業績特別優異。

松風工業對松下電子工業的出貨量也逐漸增加,每月的訂單量大約兩到三萬支,但是生產進度經常落後。因此部門全體員工幾乎是廢寢忘食地不斷設法增加生產,一天五百支、一千支,只能依實際產量出貨。


無視罷工繼續生產

就在這時候,松風工業當年度勞資之間的工資談判破裂,員工組成的工會宣布罷工。但是,如果沒有交貨就對不起等待中的客戶,基於責任感,我決定無視工會的罷工決議。我帶領部門的全體員工在公司內閉關,把鍋碗瓢盆帶進去,連飲食都在工廠解決,完全不理會正在進行的罷工,繼續生產松下電子工業需要的U字型絕緣材料。由於工會有罷工糾察線,出貨時只能讓女性研究人員悄悄地攜帶出去。用心考慮,如何才能不引起客戶的疑慮。

在此說一段後話。當時立場與我們對立的工會領導人,日前寄給我一篇他投稿到京都新聞的文章。一開場就以「敬啟者:京瓷董事長稻盛先生,您可記得?」作為前言,介紹我不求加班費徹夜研發新產品,以及辭去工作的故事,最後則以一句「希望你能為社會注入新風氣!」做為文章的結尾。

我也用回信的形式投稿該報。除了表達謝意,對以往曾經與我尖銳對立的工會委員長,竟然能在事隔四十年之後,透過報紙的版面重溫舊情誼,我真的感到滿心歡喜。


決定辭職

到了二十七歲,我的職位雖然只是小小的特磁課主任,還是以開發精密陶瓷成為公司的業務重心。對於已開發出來的產品,也必須自己負責生產與銷售,工作範圍廣泛的情況下只好傾盡全力投入工作。

就在全力衝刺工作期間,我接受日立製作所的委託,開發陶瓷真空管。我用自己開發出來的鎂橄欖石 (forsterite)為基礎材料進行研發,卻一直無法滿足客戶的需求。

就在當時,公司外聘的技術經理突然出現,在完全不知道過去歷史的情況下,竟然說:「你們做到這裡就行,後面由我接手。」聽到這句話,我立刻決定辭掉松風工業的職務,遞出辭呈。公司雖然也慰留我,但我實在無法原諒經理說出這種無視我們竭盡心力從事產品研發的言論。

那時候我甚至考慮到海外發展,考驗一下自己的技術,那也是我長久以來的夢想。但是和我同甘共苦的部屬與晚輩告訴我,他們要「一起辭職」;不只是部屬與晚輩,連前輩與上司都對我說:「想跟著你一起走。」

因此大家決定一起成立新公司,我們發誓:「為了所有同伴的幸福,為了世界也為了人類,大家同心合作,共享喜樂悲傷,一起加油!」我們甚至立下血誓,以確認彼此的心意。無論歷經多少歲月,我都還記得當時我們慷慨激昂的心情。

那時大家還說,萬一經營不順就出去打工來支持我的研究。現在回想起來,還是令人感到懷念與感激。


每個員工都是經營者

話說回來,大家雖然同意設立公司但手頭上都沒有資金,因此一面確立新公司的構想,一面四處奔走尋找金援。

和我一起辭職並參與成立新公司的青山政次是我在松風工業任職時的上司;西枝一江與交川有則是青山就讀京都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時的同學。

西枝原為專利律師,當時在京都一家名為宮木電機製作所的電氣開關、配電盤製造商擔任專務董事;交川曾任職於日本專利局,當時是宮木電機的常務董事。青山與他們商量過後,西枝與交川先當面與我詳談,然後替我遊說宮木電機的總裁宮木男也,最後他們三人成為新公司的主要出資人。

我既沒有經營實績,對將來也沒有絕對的勝算,西枝先生卻對我說:「我認為你能成大器,而且你擁有自己的哲學,我們出資就是看中了你這一點。」

當時西枝先生還諄諄教誨我:「不可淪落為金錢的俘虜,此外,所有的員工都應該是公司的主人。」然後讓當時沒有資金也不知道何謂股票的我,用技術出資的形式持有股票,也就是說,讓我以公司持股經營者的身分走上經營之路。

更因為西枝先生的建議,新公司並非宮木電機的子公司,而是獨立經營的企業。聽說西枝先生曾經對宮木社長說:「我是在稻盛這個年輕人身上下賭注,能不能成功還不知道,投資的資金可能有去無回,請您做好心理準備。」

西枝先生如此看重我這個當時年僅二十七歲的青年,這份厚愛讓我非常感激。就這樣,公司成立的根本是金主與創業成員之間的心靈連繫。因此,京瓷的企業文化也自然就以人心為根基。

如此一般,以西枝先生為首,各方支援我們的資金總額為三百萬日圓,也因為他們盡力奔走,我們向銀行貸到一千萬日圓,合計一千三百萬日圓。資金分配在設備投資以及營運資金上,新企業終於開始經營。


最可靠的是「人心」

創業時採用了二十名中學剛畢業的新員工,進入公司沒多久,就有人發出「我不知道是這種剛成立的新公司」的抱怨。

會有這種抱怨,主要是因為徵才時我們雖然用京瓷的名義,但是找不到合適的事務所,只好借用宮木電機的漂亮辦公室舉行面試。因此那群剛從中學畢業的年輕人,以為面試的場所就是徵員公司的本部。等到一進到京瓷公司,發現原來是租用宮木電機的倉庫,在老舊的木造建築物裡工作,因而感到不滿甚至抱怨:「不知道原來進了一家如此小的企業!」

凝聚人心的過程讓我煞費苦心。也因此我一直不停地認真思考:「對經營而言,什麼才是正確的?」我既年輕又是技術員出身,卻必須負起身為經營者的責任。經營企業責任之重,常讓我連夜無法成眠。

煩惱之餘,我得到「人心最重要」的結論。縱觀歷史,憑藉人心成就偉業的實例多到無法細數。例如美國建國或日本的明治維新,都是由手無寸鐵的人集結志向與團結的心而達成的。相反地,我們也知道許多實例,顯示人心渙散是組織或集團崩毀的主因。

如果說善變、無法確定的是人心;與此相對的,一旦彼此信任而互信互賴,最堅固且最可靠的,也是人心哪!


新員工的連署書

誠如我說過的,京瓷創業的時候,完全沒有企業經營必須具有的資金、土地以及設備,更別說公司的口碑或知名度了。在此不利的情況下,京瓷要延續生存,唯有成為彼此信任的夥伴,以及仰賴夥伴之間心靈的聯繫。我的做法是首先自己必須先信任員工,然後設法取得員工對我的信賴。

企業經營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經營者與員工之間以心為本的關係。讓我再度強烈意識其重要性,並重新思考企業經營目的的是以下的事件。

京瓷設立的第二年,即一九六○年,我聘用大約十名高中畢業生。他們做滿一年,我正覺得他們「開始對工作上手」的時候,這些員工集體遞交一份「連署書」給我。

在這份連署書裡寫著「將來最低加薪多少,年終獎金多少」等內容,也就是向我要求待遇的保證。

事實上,我在面試時就對他們說過,「我不知道能做到什麼程度,只知道自己會拚命努力讓公司成為偉大的企業,你們想在這樣的企業工作嗎?」我相信他們是理解之後才進入公司的,沒想到才要滿一年就提出要求,並且說出「如果你不能承諾,我們就辭職」這樣的話。

這些員工是公司剛成立欠缺人才的情況下,採用後立刻派到現場工作,歷經一年的鍛鍊,已經成為各個部門活躍的人才。說如果他們真的辭職,對公司十分不利。但是,如果他們堅持要求也沒有辦法,「大不了回到創業時的原點吧!」我抱持著這樣的覺悟回答他們:「我無法接受你們的要求。」

公司成立迄今只有兩年,對於公司的前途,我自己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我能描繪的將來頂多只有「無論如何,只要我拚命努力,一定會有點成果吧!」這種程度。即便如此,如果為了挽留他們而說出「我承諾給予這樣的待遇」就是謊言。我無法對缺乏自信也難以預料的事情做出保證。

雙方的會談在公司沒有結果,又到我家中繼續談到深夜,但是他們仍然很頑強不肯答應留下,只好明日再談。

第二天,他們還是說「資本家和經營者都能言善道欺騙勞工」,不肯相信我的話。於是我說了以下的話。

「到底我有沒有騙人,無論我說多少話也無法證明。雖然我身為經營者,但是我的頭腦裡並沒有『只要我的經營順利就好』這種想法。我想要辦的是,讓進來公司的你們打從心裡肯定的企業。如果我做的是不負責任的經營,或只為我個人的利益工作,你們可以殺了我!」

花了三日三夜,徹底跟他們推心置腹。結果他們撤回要求,繼續留在公司,比以前更加賣力地跟我一起工作。


確立經營理念

對我而言這個事件,可以說是讓我瞭解企業經營根本原則的重要契機。

在那之前,身為技術人員的我,設立企業的動機是「把自己的技術呈現給社會」。對於公司未來的想法也停留在「只要努力工作,就不致於餓死」這種程度的思維而已。

我在七個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二,理應照顧鹿兒島家鄉的弟妹。連這件事都做不好的我,如何照顧剛招募進來的員工,保證他們的將來呢?

我也是遭遇這個事件才知道,就算經營者自己都不知道明天會如何,公司的員工卻期待幾年之後能提高待遇,並希望公司能保證他們及家人的將來。

那時我深切感到「自己開啓了始料未及的艱難任務」。也從那時,我才開始瞭解,所謂的企業經營「並非只是實現自己的夢想,而是從現在到未來都得保護員工和他們的家庭」。

從此次經驗我也吸取了以下的教訓:所謂的經營,就是經營者傾盡所有能力,為員工謀求最大的幸福;企業一定要樹立完全脫離經營者私心的大義目標才行。

那時我以「追求全部員工的物質、精神兩方面的幸福」作為經營理念之首。再者,我也是社會的一份子,再加入「為人類、社會的進步發展做出貢獻」這一條,擬出京瓷的經營理念。

從那時到現在已經過了四十年,依據這項經營理念,我以「人心」為基礎從事經營。我相信就是因為有此理念,才有現在的京瓷。

外界的人好像都認為,京瓷能如此快速成長與高收益體質是源自技術開發能力。當然這項特質也是原因之一。不過回顧過去,我認為京瓷最強的地方在於,創業時依據人與人心靈相通的堅固情誼,以及創業之後繼續以員工之間的夥伴關係做為企業經營的基礎。因此能在公司內部建構堅韌的人際關係,所形成的團隊更讓每個員工都能發揮超乎個人潛力的成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