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69】

花園迷宮/花街裡的命案接連發生,真相是什麼?

內容

花園迷宮/花街裡的命案接連發生,真相是什麼?
2011/11/25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臉譜出版《花園迷宮》】

 
書名:花園迷宮
作者:山崎洋子
原文作者:Youko Yamazaki
譯者:章蓓蕾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11年10月09日
 
內容介紹:

日本第三十二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品


兩個來自若狹漁村的少女,被父母賣到橫濱一家名為福壽的妓院。漂亮的美津做了妓女;年紀較小的冬實負責在廚房打雜。不久,美津和客人雙雙服毒、被刺身亡,他們是殉情,還是另有隱情?

冬實不相信好友殺人、然後自殺的說法,決心暗中調查真相。

但攸關人命的事件一樁接著一樁發生。

接替美津的妓女朝顏神秘失蹤;要去滿州當妓女的陌生女子死在浴室。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行跡詭異的老鴇阿民和妓院老闆娘竟然也先後自殺了!

老闆娘的遺書看似解開了一切謎團,可是真相確是如此嗎?……


新書內容搶先看:


紙燈籠裡的燈光映出紙皮上的「福壽」兩字。


黑色的高牆像要把整棟建築遮住似的環繞在樓房四周。


跨進大門,鋪在地面的圓形石塊引領著人們走向玄關。


敞開的大門深處,有一面被玻璃封死的大型櫥窗。


梳著島田髻和兵庫髻的妓女們身穿豔麗的打掛,像雛人形似的並排站在櫥窗裡招攬客人。


不知何處傳來一陣三味弦的樂聲。


「喂!這裡。」


買賣人口的仲介商中村喊道。


冬實和美津正在打量妓女攬客的模樣,聽到叫喊聲,趕緊快步跟上前去。


隔著寬敞的中庭,玄關對面還有另一道門。


踏進那道門,帳房就在眼前,從這個位置望出去,玄關和門前的人來人往,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喔,辛苦了!在那兒等著呢。」


帳房先生一看到中村,就用下巴指指屋內。


「您好,又來麻煩您了。」


中村彎著腰,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說道。


接著,他又轉頭對冬實和美津低聲叮囑著:


「要表現得有禮貌唷。這裡可是真金町的一流大店呢。」


眼前的兩層樓房呈ㄇ形,環抱著七十坪左右的中庭而建。


從院內看起來,樓房的面積要比外觀更顯寬敞。


樓內的檜木走廊寬約兩間,靠中庭的一面全都裝了落地玻璃窗。


遠遠望去,只見一名狎客在丫鬟的引導下,正從玄關旁的走廊經過。


冬實和美津緊跟在中村的身後,走進帳房隔壁的房間。


房間約八疊大小,屋內的樑柱和牆板全都是檜木做的,似乎正散放著檜木的香氣。


屋中放著一個長方形木製火爐,一名上了年紀的女人正坐在爐子對面吃刨冰,嘴裡的碎冰被她咬得嘎嘰亂響。


這是個身材矮小的老婦人,臉上的皺紋多得簡直像塊縮緬布。


不過她那身打扮可是非同小可。


她的頭上梳著大圓髻,一看就知道是假髮。身上穿著一件繡滿夏日景色的生麻布和服,白色薄紗腰帶上繪著淺紅色牽牛花的圖案。


老婦人一面攪動手裡的刨冰,一面抬起眼皮看了眾人一眼。她有一雙大得有點異乎尋常的眼睛,那張臉卻很小,而且呈倒三角形,看起來就像貓臉一樣。


「您好啊。阿民姊。來打擾您了。」


中村在門框邊跪下,必恭必敬地向女人行個禮。


「你說從若狹帶來的,就是她們吧?」


被稱為阿民姊的女人,一面伸出舌頭舔著沾在手上的糖水,一面打量著兩名少女。


兩名女孩身上穿著有點土氣的粗布和服,頭髮則簡單地在頭頂梳成髮髻,也沒戴任何頭飾。


「來,讓我仔細瞧瞧。」


阿民粗啞的嗓音跟她的臉很不相稱。


「這是妓院的鴇母阿民姊。」


中村對冬實和美津介紹著。


阿民繞過火爐走過來,來回反覆打量著兩個女孩。


「這個還可以,那個不行唷。」


她先用手指了指美津,再用手指著冬實說。


「為什麼啊?」


中村的聲音裡充滿了疑問。


「雖說兩個人比起來,這個稍微差一些,但她長得並不壞呀。而且我帶來的女孩,老闆娘到現在還沒有一次表示過不滿的..。」


「以前是以前,反正老闆娘是不會喜歡這女孩的。」


聽到這兒,被女人看中的美津心裡反而比被評為「不行」的冬實更覺得背脊發涼。


因為她擔心冬實如果被賣到別處去,自己就變成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到底這女孩哪裡不好啊?」


中村問。


「痣啦。」


「痣?」


「你看,她眉毛上不是有顆痣嗎?」


「喔..。」


中村看一眼冬實的臉,然後點點頭說。


「任誰臉上都會有一兩顆痣吧。」


「這是一顆很特別的痣,是倒楣痣啊!她會毀了這家店的啦。」


「哪有這種事!」


中村笑了起來,臉上一副「從沒聽過這種事」的表情。


「別開玩笑了。」


「什麼?你不信我的話?本來還好心想幫你在老闆娘面前美言幾句的..,哎呀,那就隨便你吧。」


「等..等一下。」


中村連忙拉住正要往外走的阿民。


「別嚇唬我了啦。我知道這家店裡只要阿民姊一句話,什麼問題都能解決。」


中村的語氣既像在感嘆又像在討好。


說著,他從錢包裡掏出一張五元鈔票,迅速塞進阿民的衣袖裡。


「拜託啦。以後還要靠您多費心呢。」


「哎唷唷。這樣喔。」


阿民臉上正要露出笑容,這時,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頭上梳著圓髻,身上穿著一件不起眼的深藍色宮古島麻布和服。


是一位感覺有點嚴肅的美女。


「啊!老闆娘,您好!」


中村向女人彎腰行個禮。


「讓你久等了。」


老闆娘微微欠身還禮,走到火爐對面坐下。


火爐的木頭框架被刨冰的玻璃碗弄得溼溼的。


老闆娘皺起了眉頭。


阿民卻一點也不想動手清理的樣子。


她向走廊外伸出頭,大聲命人把茶水和菸盒端上來。


「我從遠地把這兩個女孩帶來,這樣她們才不會想家。怎樣?這兩位都是璞玉吧?」


中村說道。


老闆娘只瞥了冬實一眼,目光立刻被美津吸引過去。


「您看如何?就像是綻放在深山裡的一朵桃花..。」


看到老闆娘臉上的表情,中村趕緊用手抬起美津的下巴,讓她仰起臉來。


美津確實是深山裡的蜜桃。


她不只生來美貌,一張臉蛋更帶著難以形容的萬種溫柔風情,身材雖然纖細,但卻長得豐腴圓潤,一身細緻的淺桃色肌膚,就連指尖也不例外,看起來柔軟萬分。


美津安靜地坐在一旁,對自己的美麗絲毫沒有一點誇耀的表情,那柔弱的模樣,好像只要一陣強風吹來,就會把她吹走了似的。


即使身上只穿了一件簡陋的粗布和服,美津就已如此出色,要是再好好調教一番,真不知會變得多麼耀眼呢。


「是個好女孩。的確!」


老闆娘笑得眼睛瞇起來。


「只可惜已經不是處女了。」


阿民在一旁插嘴說道。


美津滿臉通紅地低下頭。


「中村啊,是你偷吃的吧?」


「怎..怎麼會。」


中村用怨恨的眼神瞪著阿民說。


「我連一根手指都沒碰過喔。她們倆從早到晚都緊緊黏在一起,我怎麼可能碰到她們倆的哪一個啊。」


聽到這兒,老闆娘轉頭打量著冬實,那眼神似乎在說:對了,還有一個喔。


冬實長得雖然不如美津漂亮,但她那張臉蛋卻也是眉清目秀,輪廓深邃。從外表看起來,有點像個脾氣好強的女孩,這是她的缺點,但對於喜愛這種女孩的男人來說,說不定會覺得她很可愛吧。


身材小巧的冬實看起來還完全不懂情色之事,但她身體健壯敏捷,也算是一項長處。


「那個美津是十八。這個冬實十七。」


中村介紹著說。


「十八歲馬上就能接客賺錢;十七的話,還得等一段時間呢。」


老闆娘接著說。


橫濱的真金町是公娼區,在這兒從事這個行業的妓女全都是公娼。


換句話說,她們都是國家認可的妓女。


公娼規定年齡必須滿十八。符合這個條件的妓女從警察那兒領到執照後,才能開始接客。


「雖說是十七,其實不到半年就滿十八了。真的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啊。」


中村說。


「也對。我們廚房裡的人手不夠,就先在那兒打打雜吧..。」


說著,老闆娘臉上突然露出陰暗的表情。


冬實覺得老闆娘的目光似乎正停留在自己那顆痣上。


「那就這麼說定了,可以吧?」


中村慌忙地說道。不料,老闆娘卻毅然打斷他說:


「對不起,中村先生,我想要的是兩個能立刻接客的女孩。要找打雜的下手的話,找個年紀大的就行了。重要的是店裡的生意啊。」


「老闆娘。」


中村看了阿民一眼,繼續說下去。


「您該不會是因為她眉毛上的倒楣痣,才這麼說吧?」


「倒楣痣?」


老闆娘驚訝地反問。


緊接著,她像是驚覺到什麼似的轉眼瞪著阿民。


但阿民卻像沒事似的只管把菸絲往銀菸管裡塞進去。


「老闆娘,拜託啦。當初說好要兩個人,所以才大老遠地把她們從若狹帶到這兒。也不知是誰說的,這什麼倒楣痣的無聊迷信,不要因此而讓我的努力白費了呀!再說我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交情了。」


老闆娘一臉不悅地保持沉默。


中村轉臉看著阿民,有點像在向她求救。


阿民把菸管在菸盒上砰地打了一下,說:「是啊。」


說著,她把自己那張貓臉緩緩轉向老闆娘。


「為了一顆倒楣痣就不要人家,中村先生心裡會不痛快的。」


「不不不,我的心情沒什麼,只是這樣的美玉,丟掉實在是太可惜了。這可是我為了﹃福壽﹄才..。」


「誰說痣來著?」


老闆娘低聲說道。


「喔,不是嗎?」


阿民裝出不了解的表情問道。


「那是哪裡不合您的意呢?我記得您上次是說,想要找年輕女孩,就算打雜的也好啊。」


「是這樣嗎?」老闆娘說完把臉扭向一邊,但語氣很微弱。


冬實懷著一種奇妙的心情,看著眼前的景象。


現在大家談論的主題既像是自己又不像自己。


他們正在談論一種以金錢為交易的物品,物品的名稱叫做「璞玉」。


誰也沒考慮到冬實心裡的感受。


而且冬實也不懂,這顆痣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大的麻煩?


以前曾經有人稱讚她這顆痣顏色很黑,是一顆帶來希望的痣,她可從沒聽人說它是什麼倒楣痣。


老闆娘為什麼對這麼一顆小小的痣,如此在意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