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27】

不光會耍寶/認輔志工守護孩子的故事

內容

不光會耍寶/認輔志工守護孩子的故事
2011/11/22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張老師文化《不光會耍寶:認輔志工守護孩子的故事》】
 
書名:不光會耍寶:認輔志工守護孩子的故事
作者:財團法人光寶文教基金會
出版社:張老師文化
出版日期:2011年11月18日
 
內容介紹:

光寶文教基金會推展認輔服務工作時,會詼諧地加一句:「我們……不『光』會耍『寶』喔!」

14年來,這群志工以無與倫比的熱情和堅持,寫下讓專家們也讚嘆、動容的篇章!


財團法人光寶文教基金會創立於民國八十二年,由光寶關係企業三位創辦人宋恭源、林元生、吳安豐個人捐贈成立,以「培育人文素養,倡導公益活動,關懷企業文化,扶持兒童成長」為宗旨,自八十七年協助臺北市民族國小成立認輔志工團開始,不斷延伸觸角,於國小、國中、社區培訓一期又一期認輔志工,鼓勵多數是家庭主婦的認輔志工發揮愛心,協助學校、老師、父母共同關懷行為偏差或高關懷孩子──多一位志工伸出愛的膀臂,就可以再多協助一個孩子,透過長期輔導、關懷和陪伴,引導孩子建立自信,健康成長。目前正在運作的學校有四十餘所,有數百人隨時在服務線上,十四年來累積訓練過的志工近兩萬人次。

新書內容搶先看:


回家的路,姊妹的路
沒有一個人需要孤單!
作者:林玉裕

秋天的午後,教室裡只有李老師和秋惠,老師抹抹臉上的汗,焦慮地說:「妳的孩子動作太慢、太退縮,講話聲音像蚊子一樣……」這時,一腳踏進教室要找兒子的我好尷尬,真不知要進去還是退出來才好。孩子們都放學了,我那留下來吃營養午餐的兒子早已胡亂塞完食物,馳騁在遊樂場上。上完廁所的小安慢慢地走進來拉拉秋惠的手,很緊張地看著老師,好像站在大法官面前受審;而秋惠臉上的表情竟然跟兒子一模一樣。

跨出校門,我趁著兩人同行之際,邀請秋惠來上認輔志工的課,她竟然一口答應,讓我好意外,就這樣,秋惠走進了我們學校的認輔團隊。在「傾聽內在的聲音」的同理心訓練中,秋惠像一塊海綿般專注地吸收,我看到她時而皺眉、時而沉思,更多時候她緊繃著臉,卻掩不住內裡的波濤洶湧。在老師、夥伴們敞開的氛圍中,秋惠也一點一滴地統整自己,試著打開自己的內心世界。每一次,她分享完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臉上就多了些柔和的光彩。

每週五的晨光時間,秋惠跟我同一組,在小團輔活動中服務孩子,她成長得好快,像一隻蝴蝶脫去羞澀、走出自己的框架,去觸摸孩子們心中的彩虹。

同時我也帶秋惠到教會的媽媽班,在輕鬆愉悅的聚會中,她憂鬱的臉上露出難得的笑容,她說好像回到了家。我彷彿看見陽光照進塵封已久的小屋,幽暗的生命,漸漸有了光彩。更令人開心的是,小安在班上的學習和適應,竟也隨著媽媽的成長,越來越順利。

認輔團隊中跟秋惠心情相仿的夥伴還真不少,大家都有潛在的親子無助感,結婚生子之後,知心朋友少有聯繫。好在這群夥伴有保密公約,大家在課程進行時可以很放心地開放自己,並藉著課程所學,讓自己和家人的關係更和諧。小團輔的服務,更讓大夥有共同的使命和任務,這種奇妙的革命情感和彼此的了解、信任,不僅產生深厚的情誼,也成為牢固的支持系統。

有夥伴這樣形容:「我們是一種搏感情的夥伴關係。」還有人說團體中的夥伴,比自己的家人都還要親,能夠講一些不敢對別人說的心聲和秘密。更有夥伴戲稱自己是團隊的「應召女郎」,若有病痛、解不開的心結,只要打一通電話,姊妹們隨時可以陪伴。我們相約到老都要做一輩子的朋友。


如果她們能被認輔媽媽的愛拉一把……

不料,到了學期尾聲,秋惠欲言又止地告訴我,她血尿、兩腰疼痛已經有一段時間,打算退出認輔團隊。我的醫檢師專業直覺告訴我:「不妙!」當下催促她去醫院檢查。更意外的是,開學第一次聚集,秋惠又出現了,她用顫抖的聲音說:「我看到公園角落有個女孩被一群少女凶狠地輪流打巴掌,被霸凌的女孩嚇得不敢抵抗……,如果她們能在小學就被認輔媽媽的愛拉一把,現在就不會是這樣了。」在公園裡,她牽著兒子的手,毅然決定再回認輔行列。

幾個月的檢查後,秋惠臉色蒼白地告訴我,醫生診斷出她罹患腎臟惡性腫瘤,癌細胞已擴散,需要立即住院。此時,曾在醫院工作十幾年的我,那種面對死亡的無力感又開始縈繞心中,我好想逃避秋惠,其實我真正想逃避的是內心的沮喪。

秋惠的先生白天要上班,家人又在南部,不方便到醫院照顧她,認輔團隊和教會的媽媽們自動輪班去陪伴、送食物和精神糧食,幫她接孩子下課和盯功課……。我身在其中卻數度想逃走,因為知道自己即將面對失落和傷痛,害怕情感投入太多,會陷入無法自拔的悲傷漩渦。所幸上帝及時藉著空中大學的「臨終關懷與實務」課程,帶領我用嶄新的眼光來看待死亡、失落,此時,我對死亡竟有了新的認識,並找到更積極的意義。我鼓起勇氣陪伴她走人生最後一段路,希望她能有較好的生活品質。

在秋惠出院喘息的日子,電話中傳來她虛弱的聲音,說好想再去參加教會媽媽班,當下我就答應要騎車去載她。我把車騎得慢慢的,小心翼翼地讓她在後座緊抱住我的腰,一路上我們又說又笑,這是她最後一次跟姊妹們團聚。在臨終時刻,秋惠積極地表達對家人的愛,甚至要求擁抱婆婆,與她和好,我好感動,上帝親自教導她為人生畫下一個美好的句點。


每一次的失落,不是失去,而是擁有

「秋惠的追思禮拜好美!」姊妹們都這麼說,大家像在舉行一個歡送會,把秋惠送到天堂,姊妹們組成詩班為她獻唱,我站在詩班的前排,歌聲卻沙啞而斷續:「回憶過去日子裡,縱有歡笑,也有淚滴,捨不得要告訴妳……,在主裡祝福妳,我在主裡思念妳。」想念的眼淚卻帶著盼望,不壓抑自己的悲傷,也絲毫沒有遺憾,我發現上帝藉著秋惠教我好多功課。成長過程中,歷經長輩、恩師、親戚、好友及感情深厚的寵物過世的傷痛,每一次都是元氣大傷。藉著陪伴秋惠,上帝一步一步帶我走出未處理的哀傷,深知每一次的失落,不是失去,而是擁有。

更棒的是,伴隨著姊妹們親密的友誼,失落的悲傷不再孤單承受,我們自詡是「向日葵媽媽」,迎著陽光的精彩和熱力;又比喻這個團隊像塊大磁鐵,把夥伴們牢牢地吸住,同甘苦、共患難,沒有一個人需要孤單!我計畫有一天在天堂遇見秋惠時,要緊緊地擁抱她,跟她說:「看!好姊妹,我們真的是永遠的朋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