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06】

懸崖邊的守護者/絕望,是希望的另一個開端

內容

懸崖邊的守護者/絕望,是希望的另一個開端
2011/11/07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春光出版《懸崖邊的守護者》】
編註:守護希望與感動《懸崖邊的守護者》,一本找回人生希望的書,一段從地獄重生的真實故事,快來分享解憂秘方,帶你找回人生希望!。>>活動詳情

 
書名:懸崖邊的守護者—在失去妻子的同一地點,救回29條人命的真實故事
作者:凱斯.藍恩
原文作者:Keith Lane
譯者:林雨蒨
出版社:春光
出版日期:2011年11月04日
 
內容介紹:

一個去過地獄又回來的男人,

三年前,他摯愛的妻子從陡峭的懸崖上一躍而下,

三年後,他在同一地點救了29條人命。

甜心,當妳從懸崖上一躍而下,我以為世界從此崩解……

但我不想和妳說再見,因為妳,讓我重生,也讓我成為懸崖邊的守護者。

53歲那年,我摯愛的妻子瑪姬死了。

每天沉溺在Pub、酒精、糜爛生活中的我,怎麼樣都無法減輕痛苦。賴以維生的洗窗戶工作、被拍賣掉的房子,統統變得可有可無,我的人生,彷彿跟著瑪姬一起跳下。

瑪姬告別式的前一天,我走上懸崖,想遇見瑪姬,卻遇見一位想輕生的婦人……就這樣,我的生命從此改變。


新書內容搶先看:


恢復之路,毀滅之路

我的太太開始試圖自殺。


那天,我整天都在忙,工作完畢後返家。瑪姬,一如最近常有的狀況,不在樓下。我上樓去找她,而眼前的狀況讓我整個人震驚不已。

這是我的第一反應。

有一會兒,我只是僵住不動。瑪姬在臥室裡,伸開四肢躺在床上,頭往後仰,翻著白眼,昏死過去。她的旁邊有一瓶空酒瓶,還有一包吃完的抗抑鬱劑。我意識到她服藥過量了。在這個事實的衝擊下,過了幾秒,我終於開始動作,衝下樓去,打電話叫救護車。電話線另一端的聲音叫我先打開大門,然後回到樓上,試著喚醒瑪姬。我一回到她的身邊便搖晃她,親吻她,做盡所有能讓她恢復意識的事。瑪姬清醒了些,開始喃喃自語,但要她保持清醒卻很困難,她再度翻了白眼,全身癱軟。我只能抱著她,喚著她的名字,盡量引起她的注意。

我幾乎形容不出待在床上陪在瑪姬身邊是什麼感受。剛發現她的時候,我的腎上腺素迸發,人直接進入該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模式。但叫完救護車、試圖讓她清醒一點時,我有了思考的時間。這時,我才開始恐懼。現實像是榔頭一樣重重落下,我完全慌了,身子不停顫抖又冒汗。我深愛的女人躺在我懷裡,瀕臨死亡,但我除了等待之外,什麼也不能做。

我覺得好孤單,而且無用,深怕我的瑪姬就這麼死去。我恐懼到不能動彈。

「不要擔心,她不會有事的。」在努力救治瑪姬幾分鐘後,護理人員向我保證。那些話像是幫我卸下了肩上十噸重的負荷。他們在她的臉上掛上氧氣罩,火速送她去急診室。我也跟著上了救護車。經過催吐和休息,幾個小時之後,瑪姬終於完全清醒過來。

一位護理人員替瑪姬做了檢查,然後告訴我她需要協助。她安排瑪姬一週見心理諮商師一次,瑪姬不發一聲異議。她比較在意的是她又再次讓我飽受折磨。她滿懷歉疚,我也知道她不是假裝的。

對外人來說,瑪姬的行為看來自私無比,但我一點都不這樣想。我明白她的情況有部分是疾病所致。當然,這個病意味著我和她還有許多惡劣的狀況要去面對,但因為我是如此愛她,也相信我們可以攜手度過難關,我沒有逃避。

每當有人責怪瑪姬不該讓我這麼痛苦,我都會怒氣衝天。

「你們別想批評瑪姬,也別想說我的不是。」我會回答:「如果你罹患癌症,全身病痛,難道不會希望自己的先生或是太太可以照顧你嗎?當然,你會這麼希望,所以不要因為她的病就污辱她或是我。」

我不在乎瑪姬讓我的生活變得有多糟糕,我一點都不想聽到別人說她的壞話。我選擇守在她的身邊是因為我愛她,事情就是這麼簡單。我不是個受害者,她才是。她在醫院裡的模樣,讓我清楚看到是誰承受了最大的痛苦,而當她說對不起,說她會試著康復時,我分辨得出她是真心真意的。然而,現在想想,我明白她當時已經病入膏肓,若非為了我,她沒有恢復健康的意願。再一次地,是我讓她說出那些話來。

我問她我可以怎麼幫她,她回答說我已經做得太多,不可能再多做什麼。我還記得我告訴她,戒酒是為了她自己,而不是為了我。她點頭回應,說道:「當然,我不會再喝了。」但她從沒說過她必須為了自己,或是為了我們戒酒。

我想瑪姬宣稱她從此與酒絕緣,和那些信誓旦旦說自己不會再打老婆的男人一樣──當男人那麼說的時候,他確實是滿心的自責和懊悔,也真心相信自己不會再碰老婆一根汗毛。然而,時間一久,始終未解決的問題令他難以承受,於是在違背自己心意的情況下,又會對老婆拳腳相向。

離開醫院後,瑪姬再度陷入惡性循環。有一陣子,她的確沒有碰酒精,但酒癮卻會復發。這種情況週而復始,而每復發一次,她就陷得越深,跌得越重。她開始跑出去,在外面一連逗留好多個鐘頭,不讓我知道她人在哪裡。有鑑於她過去酗酒的狀況,我相當難以忍受她鬧失蹤。我擔心到快要發狂。有無數次,我任由時間過去,直到我再也等不下去。

當你心愛的人行蹤不明時,你會開始胡思亂想,特別是他們有什麼不對勁的時候。

我以前常常擔心她在酒吧喝到茫,然後會有人趁機佔她便宜,強暴她,甚至殺了她。我時常陷入這種無端的恐懼和猜疑,也曾多次打電話報警,請警察協尋。

記得有一個晚上,我等瑪姬回家等了好幾個小時。好不容易,在大約十一點半的時候,她打電話來了。她口齒不清,我幾乎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但我還是設法搞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她住進了一間飯店。我開車過去接她,或者該說是「接住」她,夫妻倆再一同回家。在家門外停好車後,我打開車門,扶她下車,卻一下子沒有拿捏好力道,不小心讓她重重癱倒在路邊。

抱著她朝屋子走過去時,我看到有幾個鄰居的窗簾猛地一拉。我知道有人在看我們。這樣說可能很差勁,但當你懷抱著自己所愛的人,她不曉得是第幾度喝到爛醉如泥,又有別人在看時,那真的令人難堪至極。瑪姬不自重的行為讓我感覺糟糕透頂,我對自己的感覺也一樣很糟。但我想,這不過就是一種自然反應。開門的時候,我讓瑪姬靠著牆,開好門後才抱她入內。我吃力地走上樓,幫她換下衣服,放她在床上睡覺。

然後我哭了。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為了這一切掉淚。長久以來,我一直撐著,希望事情會有好轉的一天,但那一晚,我小小地崩潰了。我坐在床沿,撫著瑪姬的頭,淚流滿面。我不敢相信眼前上演的這一切。我再也搞不清楚方向。我默想著,我已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我讓她去接受心理諮商,說服她參加戒酒者匿名協會,也給了她所有我能給予的支持,但為何她沒有好的回應呢?

看在老天的份上,我到底是哪裡做錯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