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42】

世界 書 房-OWS新型態的串連戰

內容

世界 書 房-OWS新型態的串連戰
2011-10-22 中國時報 【郭光宇】
     在曼哈頓祖科蒂公園紮營的反企業貪婪運動「占領華爾街」,不僅有完善的食物、急救、盥洗設備及法律顧問等供應措施,甚至成立了臨時圖書館,為運動提供源源不絕的精神食糧。

     占領華爾街(OWS,Occupy Wall Street)是一場詭異的運動。

     表面上看來,這是一場反對貧富差距和官商勾結的正義之爭。不過占領族的組成分子,除了為理念而戰的理想主義派、憤青和街友、嘻哈哥和嘻哈妹,以及其他別有訴求的個人團體之外,更多的其實是過度擴張信用的消費者──他們既是金融風暴的受害者,卻也是難辭其咎的共犯結構。

     美國20世紀的榮景,很大一部分就在於消費主義以及助長消費的信貸制度上。如今把矛頭指向華爾街,等於一刀捅進這個曾經造就無限繁華的死穴。除此之外,國家外債年年攀高,金磚國家又步步進逼,還有令人反感的中東駐軍等等因素,一切的不滿都一一匯入了運動的背景。在OWS追求社會正義的檯面訴求下,真正悶燒的其實是人民心裡國力不再、認同模糊的危機感。

     串連式的微革命

     更耐人尋味的是這個運動的精神系譜。籌備組織從一開始就聲稱,他們是從「阿拉伯之春」得到的啟示,就連不依賴廣告而靠捐款印行的周報《占領華爾街報》,也是仿效埃及革命的作法。如此這般把反財團抗爭和反專制革命畫上等號,爆破效果非同凡響:美國向來自詡為民主人權的燈塔,但是這個感覺良好的自我形象,卻在OWS這面照妖鏡的反照中瞬間破功。

     從15日開始,占領行動延燒各國,演變成一場前所未見的「小規模、大串連運動」。這樣的運動型態之所以可能,自然是因為世界已經發展到了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地步,不過最亮眼的功臣,還是兼具便利性與情緒感染力的社群軟體。這場占領行動極有可能成為未來全球化社運的新典範。

     至於外界所批評的聚焦不明確也好,缺乏卡里斯馬式的領導人也好,這些缺點事實上都可以「轉進」成為運動的靈活性。不必再受限於區域議題或個人的侷限,這又給社運帶來一種游擊式的新思維。正因為抬出了「爭取社會正義」這樣的超級大綱,所以各國的占領族反而可以因地制宜,套用發展出自己的在地訴求。

     文化圈的響應

     文化圈的聲援這次也來得非常即時,幾百位作家簽署了〈占領作家〉(▉occupywriters.com)這分宣誓文件。文件上的誓詞也堅決而明快:「我們,在此署名的作家和所有即將加入我們的人,支持占領華爾街和全世界的占領運動。」簽署名單中出現了杭士基、愛特伍、魯西迪、蓋曼、麥可.摩爾這些名字,頗有文化小革命的態勢。

     像魯西迪在推特上就寫著:OWS「是這麼地文明而有禮。而且理想主義又這麼勢不可擋。小朋友支持下去吧!」不過也發生了擦槍走火的情況,女性主義作家吳爾夫(Naomi Wolf)就被警方逮捕,罪名是「阻礙人行道」,不過她目前已被釋放,並在推特上聲明自己的行為完全合法。

     書攤圖書館

     除了文化圈的響應之外,帳蓬營地也出現了書攤圖書館,為運動提供源源不絕的精神食糧。這個構想的發起人之一,是一位正巧住在布魯克林的作家費根(Betsy Fagin)。當她第一次造訪祖科蒂公園時,發現營地上擺了一疊書,之後她向組織大會自告奮勇,提議是不是需要搭個圖書館。於是抗戰書庫就此成立,目前志工夥伴已經擴充到了十幾人。

     費根開始製作了一些告示索求贈書,立刻得到眾人的響應,就連打著領帶的華爾街上班族,也抬著書袋來貢獻一己的心力。來者不拒廣納的結果,這個塑膠布迎風飄揚的圖書館也呈現了包羅萬象的活力,從惠特曼、奧威爾、喬依斯、金斯堡,到摩里森、克蘭西、希坦菲……,簡直應有盡有,雖然所有的「館藏」不過幾百本。而最受歡迎、一上攤就被摸走的讀物,當然還是漫畫。

     令人感動的是,有些占領族也自動自發辦起了詩朗會。到了晚上,有些人就靜靜地坐在營地一角,就著燭光看書,一切似乎又回到了靜謐而知足的遠古時代……。

     就跟所有運動一樣,OWS也是一次回歸平衡的嘗試。不論慾望走得多遠,人類終究必須為自己的所做所為負責,這裡是容不下任何一點僥倖的。如果這樣的串連運動能夠避免更大規模的武裝衝突,甚至化解第三次世界大戰這個當代人揮之不去的陰影,那麼不論結局如何,占領行動都已經功德圓滿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