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53】

偵探俱樂部/專門為您打探 上流社會的陰暗面

內容

偵探俱樂部/專門為您打探 上流社會的陰暗面
2011/10/19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皇冠文化《偵探俱樂部》】

 
書名:偵探俱樂部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1年09月19日
 
內容介紹:

因為服務對象特殊,

我們比別人看得到更多上流社會的──陰暗面。

但是請放心,基於職業守則,

我們絕對會為您保守秘密!


您好,我們是「偵探俱樂部」。請別把我們跟一般徵信社相提並論,因為格調和水準都完全不一樣。我們只為身價億萬的您服務,並且採取嚴格的會員制。

只要您成為我們的會員,任何委託我們都會為您進行最詳盡的調查,從常見的二奶、小三、情夫問題;接班人的品性、心腹左右手的忠誠;一直到自殺、他殺、暴斃的真相……等等,任何您想知道的答案或心中閃過的疑問,都請放心地交給我們。偵探俱樂部雖然收費高昂,但我們的服務品質您可以從有錢人的社交圈中打聽得到口碑。

誠摯地歡迎您的加入!


新書內容搶先看:


1

眾人在緊張卻又略微害羞的氣氛中乾了杯。幾個小時前,就已經決定由胖子營業部長帶領大家乾杯,順利完成重大任務的營業部長用白色手帕擦著額頭上的汗珠,回到原來的座位。

「辛苦了。」一個三十出頭的高個子男人在一旁小聲對他說。

他穿了一套合身的深藍色三件式西裝,乍看之下會以為是銀行行員,不過他雙眼發出的銳利目光卻無法掩飾。他的名字叫成田真一,是大型連鎖超市老闆正木藤次郎的祕書。

「還好嗎?」營業部長問成田,「沒有出差錯吧?」

「當然沒有問題,簡直太完美了。」成田嘴角浮現笑容,「簡直就像達文西的畫一樣完美無瑕,沒有任何缺失。」

「謝謝。」營業部長顯得心滿意足。

這是二月的某一天,慶祝正木藤次郎喜壽的祝壽會正在正木家的和室盛大舉行。這場有五十多名賓客參加的祝壽會,主辦人是藤次郎的女婿,也是副董事長正木高明。此刻,高明正坐在藤次郎身旁,不停地為他斟酒。

不僅是高明,正木家親戚中的男人都在藤次郎的公司內擔任不同職位,因此,藤次郎貫徹著名副其實的獨裁式領導。想在這家公司出人頭地,首先必須獲得藤次郎的賞識。

剛才帶領大家乾杯的營業部長也是藤次郎的外甥。

「那些主管都乘這個機會拚命向董事長推銷自己。」坐在末座喝著啤酒的年輕男人竊聲對旁邊和他年紀相仿的男同事說。

他們都是上司的跟班,才會出現在今天這種場合。

「那當然,因為公司大大小小的人事都是由董事長的一句話拍板定案。」

「副董事長在董事長面前也不敢造次。」

「他當然不敢造次,副董事長旁邊不是坐著一個穿和服的女人嗎?她就是董事長的千金,副董事長是入贅的女婿。」

「專務不也是董事長的兒子嗎?」

「那是董事長的親生兒子,但和副董事長夫人是同父異母的姐弟。專務正木友弘是董事長的第二任太太生的,聽說第一任太太生病死了,想必是被精力旺盛的董事長操死的。」

兩個年輕男子在會場的角落偷瞄著正木藤次郎。那個一頭白髮、個子瘦小的男人正是藤次郎,坐在他身旁中等身材,微微挺著發福肚子的男人正是高明。他泛著油光的額頭有一種活力充沛的感覺。

藤次郎的另一側坐了一個三十左右的女人,她身穿白色禮服,一邊吃著菜,一邊傾聽著藤次郎和高明聊天,頭髮盤在頭頂,不時露出的笑容和不經意的動作都散發出風情萬種的妖媚。

「那個美女是誰?」那兩個年輕人中的其中一個問道。

「你不認識她?她是董事長夫人,新來的,應該算第三任了。」

「董事長夫人?他們年紀差太多了吧?」

今天是藤次郎的壽宴,他已經七十七歲了。

「有錢能使鬼推磨,新任董事長夫人應該算準了董事長最多活不了十年吧。」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但我沒聽說董事長的第二任太太死了,他們離婚了嗎?」

另一個男人更壓低了嗓門說:「去年就聽說他們分居了,但離婚的話,對方可能會獅子大開口,要求一大筆贍養費。三億,不,恐怕至少要付五億。」

吁──另一個男人吹起了口哨。

「簡直是天文數字。不過以董事長的財力,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話是沒錯啦,只不過董事長是鐵公雞,雖說前一任董事長夫人要求的贍養費很合理,但他恐怕不甘心付這筆錢,搞不好作夢也會哭出來。」

「這麼說,新任董事長夫人等於是花五億圓買來的。」

「每個人的價值觀不一樣,不過,如果花了五億圓買回家,卻發現自己那話兒不聽使喚,那才是欲哭無淚啊!」

「他已經七十七歲,很有可能喔!」

呵呵呵!兩個年輕男人發出猥褻的笑聲。


負責主持這場祝壽會的成田看著手錶,又看了看節目表,確認分毫不差後,點了點頭。他覺得如果連這點小事也會出差錯,就太不像話了。

「辛苦了。」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對方個子不高,但體格壯碩,聲音也很宏亮,給人一種強勢的感覺。男人把酒杯遞到成田面前。

「正木專務,太不敢當了。」

成田跪坐著,用好像量角器量過的正確姿勢欠身致意後,拿起了手上的酒杯,接受正木友弘為他斟酒。

「我姐夫把我爸侍候得真好。」友弘看著始終黏在藤次郎身旁的高明,語氣中充滿了嘲諷和懊惱。

「副董事長向來很熱心。」友弘發出詭異的笑聲。

「原來他向來很熱心,這也難怪,只要我爸稍微不高興,不管是副董事長還是專務,馬上就得拍屁股走人。」

友弘又拍了拍成田的肩膀後,拿著酒杯走向其他客人。

此話不假──成田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想道。董事長在一念之間,就可以輕易革掉專務的職任,因為藤次郎經常對成田說,能取代專務職位的人多得是。況且,目前公司的主管階級幾乎都是靠人脈關係,根本不是靠實力贏得目前的職位。

然而,高明在高階主管中卻與眾不同,雖然他原本和正木家沒有任何淵源,但藤次郎賞識他的才華,才讓他成為入贅女婿當自己的左右手。

「雖然友弘是我親生兒子,但高明才是我的接班人。」

藤次郎平時經常將這句話掛在嘴上。


祝壽會過了一半,會場的氣氛漸漸開始鬆散時,末座附近的紙拉門突然打開,一個身穿和服的肥胖女人衝了進來。藤次郎的大老婆文江怒目環視宴席,別說是認識她的人,就連不認識她的人也被她的氣勢震懾,說不出話了。

文江在所有人屏氣斂息的注視下,緩緩走向藤次郎,她的親生兒子友弘叫了一聲「媽」,但她頭也不回。

她來到藤次郎面前時,仔細打量了他的臉,然後跪坐下來。

「找我有什麼事?」藤次郎盤著腿,拿著酒杯,用低沉的聲音問道。

他面不改色,不愧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

文江從皮包拿出一張折得整整齊齊的紙,放在自己面前。

「這是你要求的離婚申請書,我今天幫你送過來。」

會場一陣騷動,但隨即鴉雀無聲。

「媽,妳何必在這個節骨眼……」高明在一旁插嘴道。

但藤次郎制止他說:「沒關係。」然後又叫了祕書的名字,用下巴指了指文江帶來的紙。

成田恭敬地走上前來,拿起那張紙,遞給藤次郎。藤次郎打開後看了片刻,滿意地點點頭,交給成田。

「明天你趕快去辦理。」然後,又轉頭看著文江說:「謝謝妳送來,贍養費我會請人匯進妳的帳戶。」

「麻煩你了。」文江面無表情地欠了欠身。

「既然來了,要不要吃一點再走?今天有不少難得一見的菜色。」

「不,我先走了……」

「這樣啊……」

文江再度欠了欠身後,站了起來,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邁著沉穩的腳步離開了。即使紙拉門關上,她已經消失無蹤,現場的氣氛仍然尷尬不已。

「成田。」藤次郎叫道。

「是。」

「我回房休息一下,大家繼續玩,再多叫點酒。今天可以玩得晚一點,大家好好熱鬧一下,如果因為這點小事心情就受到影響,就太可笑了。」

「遵命。」

成田回答時,內心覺得好笑,可見董事長也因為此事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文江的出現讓祝壽會的氣氛一度尷尬,過了一個小時,在追加了酒菜、開始唱卡拉OK後,又漸漸恢復原本的熱鬧。高明走到成田身旁,問他是不是該結束了。成田一看手錶,發現快九點了。

「不用請董事長過來嗎?」

「還是請他來露一下臉好了,可不可以麻煩你跑一趟?」

「好。」

成田離開宴席,沿著長長的走廊,走向藤次郎的書房。

來到書房門口時,成田敲了兩次門,厚實的敲門聲從拳頭傳向身體,但房間內沒有人應答。

──奇怪。

成田轉動門把,但門鎖住了,打不開。

「董事長。」他稍微提高了音量。

藤次郎最近有點耳背,如果他睡著了,恐怕要很大聲才能叫醒他。

然而,房間內還是沒有動靜,成田走回宴席,走到一臉不耐地聽著別人唱卡拉OK的江里子旁,把情況告訴了她。

「對啊,最近他耳朵不好,真是急死人了,他真是老了。」江里子押了押盤起的頭髮,仰望著成田。

「妳有鑰匙吧?」

「有是有……好吧,我跟你一起去。」

她也起身跟在成田身後。

「我問你,」來到走廊上時,江里子在成田的耳邊竊聲問:「那個計畫……怎麼樣了?」

「妳說話也要看地方,小心隔牆有耳。」成田直視前方說。

「別擔心,這裡沒人──他已經順利和前妻離了婚,等我正式成為他的妻子後,你馬上就會著手辦這件事吧?」

「不能馬上,否則會引起懷疑。半年……不,至少要忍耐一年。之後,才偽裝成疾病身亡……我是這麼打算的。」

「一年?太久了!」

「妳要忍耐,只要撐過這個節骨眼,就可以享受一輩子了。」

「你會和我在一起……對嗎?」

「妳說話太大聲了。」成田訓斥著江里子。

這時,他們已經來到藤次郎的書房門口。

「夫人,那就麻煩妳了。」

成田讓到一旁,江里子向他拋了一個媚眼,把鑰匙插進了鎖孔。

喀噠一聲,門鎖打開了。

「老公……」江里子叫喚著打開門,當她看向室內時,立刻「啊」地倒抽一口氣。

成田也幾乎同時看到了眼前異樣的景象。江里子的身體微微發抖,成田的腿也跟著開始痙攣。

一個人的身體懸在書房的中央,身體緩緩搖晃,不時轉向成田他們的方向。

這時,背後傳來腳步聲,隨即響起高明的聲音。

「怎麼了?董事長還在休息嗎?」

高明站在成田他們的背後看向室內,喉嚨深處立刻擠出一個不成聲的慘叫。

2


「先出去吧。」

成田攙扶著蹲在地上的江里子,推著仍說不出話的高明走出書房。離開時,他關上了燈,以免有人從窗外看到屍體,引發混亂。

「最好把門鎖上。」成田從江里子手上接過鑰匙,鎖上門之後,再把鑰匙交還給她。「先去其他房間考慮一下如何善後,如果在這裡驚慌失措,會引起別人的懷疑。」

「善後……」江里子好不容易擠出聲音。

「等一下再解釋,哪個房間適合說話?」

「去客廳吧,那裡不會有人打擾。」高明回答。

「好,那我們現在就去,然後再來商量對策。」

另外兩個人完全猜不透成田的想法,成田推著他們,快步走了起來。實在太不妙了,必須趕快想辦法──他絞盡腦汁思考起來。

高明和江里子分別坐在兩張沙發上,成田站在可以同時看到他們的位置。門已經鎖上了,高明保證這個房間的隔音效果很好。

「董事長為什麼自殺……」高明喃喃說道。

「他最近有躁鬱症的傾向,再加上前夫人剛才的舉動,可能是一時衝動之下,做了不理智的事。眼前的問題是……」成田看著一臉呆滯的另外兩個人問:「該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是報警啊!」高明嘆著氣說:「木已成舟,瞞也瞞不住了。雖然很不希望媒體知道董事長自殺的醜聞。」

但江里子拚命搖頭。

「不行,這可不行,這絕對不行!」

「為什麼?」高明問。

「因為我還沒有正式成為他的妻子,如果他現在自殺,我一毛錢都拿不到。」

江里子把頭髮放了下來,用手拚命抓著頭。高明不知所措地看著她,隨即撇撇嘴發出冷笑。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妳只能怪自己運氣不好,說起來,也是自作自受。不過,董事長不是加了很多保險,受益人是妳。雖然我不知道具體的金額,但應該超過一億吧?妳就勉為其難地接受吧!」

想到保險金的事,江里子的表情稍微放鬆了。保險金額總共有三億圓──如果成田的記憶沒錯的話。

但成田愁眉不展地宣布:「如果是自殺,必須在購買保險滿一年後,保險金才會理賠。董事長是在去年生日後的兩、三天以江里子小姐的名義買保險,如果目前以自殺處理,江里子小姐將會一毛錢都拿不到。」

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成田剛才覺得太不妙了。

「所以,我既分不到遺產,也領不到保險金嗎?!」江里子歇斯底里地叫了起來。

「對。」

「不行,這可不行。」江里子再度抓著頭髮說:「我陪那個老頭子將近一年,結果什麼也沒撈到,太過分了。」

「妳運氣不好。」高明的聲音很冷淡。

「對了,」江里子露出求助的眼神看著成田,「能不能偽裝成他殺?這麼一來,就可以領到保險了。」

「這可不行。」成田還來不及回答,高明就開口:「一旦這麼做,警方就會偵辦,反而會把事情搞砸。現在只能看能不能偽裝成意外死亡,這麼一來,既保住了正木家的顏面,妳也可以領到保險金。嗯,這個主意不錯。」

「不行。」成田回答說。他輪流看著另外兩個人的臉,用平靜的口吻說:「不管他殺或是意外身亡都不行。」

「為什麼?」

「因為會露出破綻。」成田直視高明的臉回答,「絕對會露出破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