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69】

詩魔到詩僧 洛夫禪意融於詩

內容

詩魔到詩僧 洛夫禪意融於詩
 
【聯合報╱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2011.10.16
 
洛夫筆耕不輟,詩境由超現實風格的「詩魔」,逐漸轉成充滿禪悟的「詩僧」。
記者陳宛茜/攝影
「年輕時,寫詩是興趣;中年後,寫詩是發洩;到了晚年,我把寫詩當回家,尋找精神的家園。」「詩魔」洛夫昨發表詩集「禪魔共舞」,八十三歲的他筆耕不輟,詩境由超現實風格的「詩魔」,逐漸轉成充滿禪悟的「詩僧」。

新書發表會上,向明、張默、辛鬱、隱地、羅智成、顏艾琳、楊宗翰等老中青三代詩人齊聚。張默不僅找來洛夫一九七四年首次開發表會的照片,還用毛筆抄寫洛夫長詩為老友慶賀。

詩人向明指出,大陸著名朦朧派詩人北島日前接受訪問時,被問到朦朧詩人為何都停筆,他回答:「寫詩難啊,每天都得從零開始」,因為寫詩不像許多藝術可以「熟能生巧」。洛夫寫作逾一甲子卻不曾停筆,每天都可以從零開始、向語言挑戰。

「禪魔共舞」收錄洛夫多年寫作的現代禪詩,有新作也有舊作。剛與妻子度過五十周金婚紀念日的他,笑稱出版詩集像一婚(第一次結婚),出版詩選則像二婚,「老婆突然變新娘,高興又尷尬」,把太座逗得笑呵呵。

談到詩風的轉變,洛夫說,一九九六年移民加拿大,對他而言是「換了一個書房」。「生活與精神的雙重變化、文化身份的失落,讓我常有今宵不知酒醒何處的茫然。」為了填補空虛,洛夫躲進書房看書、寫作,「中國文化是助我度過寂寞歲月的力量」。

「中國傳統文學和藝術中都有一種寧靜的、安詳、沉默無語的隱性素質,這是詩的本質、也是禪的本質。」洛夫認為,他的現代禪詩是把西方超現實主義和東方禪宗予以融會貫通。「生命猶如掌中之沙/還沒數清楚便漏得差不多了……」。他當場朗誦新作「掌中之沙」,以詩句提煉自己對生命的體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