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87】

疾病與權力/診斷百年來領袖的疾病、抑鬱與狂妄

內容

疾病與權力/診斷百年來領袖的疾病、抑鬱與狂妄
2011/10/17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左岸文化《疾病與權力》】

 
書名:疾病與權力:診斷百年來各國領袖的疾病、抑鬱與狂妄
作者:大衛•歐文(David Owen)
譯者:區立遠
出版社:左岸文化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10/14 
 
內容介紹:

書中檢視百年來各國領袖的身心狀態。老羅斯福與邱吉爾有憂鬱症,但他們各自找到方式克服並繼續領導人民。甘迺迪患有愛迪生氏症,終身與藥物為伍,但他在古巴危機時展現的鎮定令人感佩。艾森豪是第一位公開自己疾病的總統,他中風後人民仍然對他保有信心。相較於此,也有許多領導人對疾病遮遮掩掩,例如尼克森有酒癮,密特朗下台前三年才告知人民他有前列腺癌。

這本書結合醫學、歷史與政治。歐文帶我們回首近百年歷史上的關鍵時刻,一方面觀察各國領袖在面對重大決策與個人疾病交會時的危機處理,另一方面則審視領導人物的精神與心理狀態,了解政治權力會對他們造成毒害,進而明白民主制度是唯一的解藥。


新書內容搶先看:


一九五三至二○○七年

艾森豪的總統任期讓兩個與政府首腦疾病相關的核心議題成為矚目的焦點。一個是要公開還是保密,另外一個是:當政府首腦已經病到失能時,這個狀況該如何處理。在第一個問題上,艾森豪的案例提供了一個非常有趣的例子:關於總統的病況如果少一點機密、多一點公開,反而能保有公眾的信心。


然而,艾森豪並非一直對他的身體狀況都如此公開。他距離百分百的健康非常遙遠。一九四三年八月,當他在歐洲擔任聯軍最高統帥時,軍醫發現他血壓過高,而且他從成年以來就一直有腸胃方面的病症,胃部有週期性的痙攣,以及急遽的腹瀉。


艾森豪的私人醫生史耐德稱這次發作是與腸胃有關,而非心血管方面的。後來的診斷結果是迴腸炎,或稱克羅恩氏病。艾森豪在軍中的心臟科醫師馬汀利後來成為他白宮的醫療顧問,但這時候並未治療艾森豪。馬汀利相信他在一九四九年遇到的是一次輕微的心臟病發作,而史耐德掩蓋了實情。馬汀利喜歡艾森豪,也很尊重他,但仍認為史耐德的欺瞞是在他的許可與配合下進行的。不管真正的診斷為何,當艾森豪在一九五二年十一月擊敗史帝文森當選總統時,美國選民以為他的身體並無病痛。


一九五五年九月二十四日,當老菸槍艾森豪在丹佛打高爾夫球時,腹部疼痛起來;他以為是消化不良引起的。史耐德當時也在旁邊;他當時已經七十四歲,是艾森豪家庭長年的朋友,多年來也一直治療艾森豪夫人瑪密的心臟瓣膜問題。他像一個家庭醫生那樣,在一間鄉下小診所裡為艾森豪做診療。當二十五日凌晨二點四十五分史耐德又被召喚,因為艾森豪的胸口疼痛,史耐德判斷總統是心臟病發作,但卻沒有將他立刻送進醫院,而是讓他聞硝酸戊酯讓他的冠狀動脈得以擴張,給他注射抗凝血劑以阻止血液凝結,還打嗎啡讓他平靜下來、減緩疼痛。


九月二十六日早晨,當艾森豪的病情為大眾所知悉,道瓊股票指數掉了六個百分點,換算帳面的財富損失是一百四十億美金;這是一九二九年大崩盤以來最大的跌幅,幅度甚至超過市場對甘迺迪總統遭到暗殺或者雷根總統遇刺的反應。恐慌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艾森豪的健康表現有很大的幫助。幾個星期後他在醫院的頂樓上拍了一張照片,人坐在輪椅上,襯衫上繡了「好多了,謝謝你」幾個大字。


艾森豪是第一位對健康問題不再遮遮掩掩的政府領導。在覺得已經強壯到能走進橢圓型辦公室並處理公務之前,他堅定地拒絕了先返回華盛頓的建議:「沒有人要一個失能的總統。」。他的白宮幕僚長讓行政部門維持運作,而副總統尼克森很明智地也沒有對掌握權力表現出任何心癢難搔的模樣。十一月十一日上退伍軍人節當天,艾森豪返回華盛頓。他對等待的群眾說:「就算醫生們還沒有完全赦免我,至少也讓我假釋出院了。」而大眾因為他的誠實對他敬愛有加。


一九五六年二月二十九日,在醫生告訴他身體已經完全恢復後,艾森豪決定競選連任總統。然而在六月六日,他又遇到一次迴腸炎,這次患部在小腸,伴隨著非常疼痛的痙攣。他住進美國陸軍醫學中心,外科醫師起先有點猶豫,但終究成功地開刀治好他的腸阻塞(克羅恩氏病的併發症)。到八月二十一日時,艾森豪的身體狀況良好,還能搭飛機到舊金山渡個假。儘管他已經六十五歲,但看上去他再度顯出健康的樣子。他先前讓大眾充份掌握他的健康訊息,而且他的醫生所說的也都符合實況,這使他現在很吃香,美國選民從不覺得被欺騙,還要他出來再選一次。


在第二任期間,在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當艾森豪坐在桌前工作時,遭遇到他總統任內第三次重大疾病。開始先是暈眩,他的右臂與右手在幾個片刻裡感到虛弱;然後他說話有困難,也找不到正確的字。相關人士一開始以為他的情況是左半腦有暫時性的血液循環不足,但是他的語言能力輕微受損,而且再也沒有恢復,這項事實指出他實際上是腦溢血。關於這次病情,媒體被告知的訊息要少的多。有一度艾森豪告訴貼身的醫護人員,說他在思考辭職的事。然而他最終還是做滿了任期,擔任總統直到一九六一年一月,之後又活了將近十年。一九六五年夏天他又發生一次嚴重的心臟病,陷入了憂鬱。其他發作接踵而至,在一九六九年三月艾森豪因心臟衰竭過世,得年七十八歲,離他在丹佛心臟病發作隔了幾乎有十四年之久。


艾森豪在他兩任總統期間內表現相當好。當他卸任總統時,一開始的評價是被低估的。但在那以後他得到越來越高的認可,因為他在任內不讓美國公然涉入任何海外的軍事行動,這一點把他幾位繼任者給比下去了。在總統健康這個議題上,他了解到過去遮掩保密的慣例必須停止;總統若要贏得選民的支持,不一定需要隱瞞健康問題。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