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48】

周末書房/禪亦頑童 向你的窗前探首

內容

周末書房/禪亦頑童 向你的窗前探首
 
【聯合報╱李翠瑛(元智大學中語系副教授)】 2011.10.15

推薦書:洛夫《禪魔共舞──洛夫禪詩.超現實精品選》(釀出版)

禪境與詩境的頑童

禪思在空中捉不到線索,卻存檔在你我會意的一笑間;超現實的語言沒有規律,卻掌握詩的微言之義,向你表現精奧的詩境。洛夫寫詩,透過超現實的語言,盡情釋放胸中一股無限的想像與氣魄;而詩中靈光乍然,猶如黑暗中突現的光芒,把詩境帶到彼此會心的瞬間,那則是禪意的提升。超現實的語言加上禪思,兩者在現實與非現實,實境與虛境之中,語言與非語言,以手指月而不是月的似是而非、是非而是的雙重特質中,找到交錯的立足點。

創意,像一個書寫的頑童,總愛打破既定的思維。洛夫是禪境與詩境的頑童,在語言文字中玩賞、遊戲,並將語言文字視為手中之物,自在書寫其捉摸不著的禪思,透過詩境與詩意,微妙的禪思與趣味的詩境頓然湧出。洛夫新出版的《禪魔共舞──洛夫禪詩.超現實精品選》,結合的是禪與詩水乳交融的文字美境。

佛道之人以打坐入禪,而詩人以詩入禪,生命境界的提升透過不同質性的進路發展。嚴羽《滄浪詩話》提到禪詩:「大抵禪道唯在妙悟,詩道亦在妙悟。」洛夫在《禪魔共舞》詩集之〈序〉中說:「以空靈為禪詩不可或缺的一種屬性。」禪道與詩道以「妙悟」為上,而洛夫的詩則顯現其空靈,如嚴羽言:「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鏡中之象,言有盡而意無窮。」表現無窮之韻味。

文字語境的禪

洛夫禪詩的「禪」字有二個層次,其一,是文字語境的禪,其二,是生命境界的禪。

其一,文字語境的禪意透過超現實的語言表達,讓你我在閱讀時,超乎現實的想像,把詩意帶到似有若無而或有可悟之境,詩句中非現實意象隱隱然指向某種「味道」、「意味」,而此種意味往往藏在詩句之中,需要讀者撥開迷霧,咀嚼沉思。例如「說山中月光的皮膚如何如何冰涼/想必無人相信」、「你是傳說中的那半截蠟燭/另一半在灰燼之外」、「伸手抓起/竟是一把鳥聲」、「落葉則習慣在火中沉思」、「我在灰燼中等你」、「我走向你/走向你最後一節為我預留的空白」、「時間,一條青蛇似的/穿過我那/玻璃鑲成的肉身」、「習慣沾酒在鏡面上寫字/字跡淡去/而酒氣卻從白髮間拂拂而出」、「我的思想已乾澀成一撮頭皮屑」、「夢紛紛逃竄/掉了一地的鱗片」……此詩句無法透過現實語境說明,或者一旦說清之後便失去詩的意味,若有所悟地詩意盎然地透過微妙的閱讀感受,方能體悟洛夫詩中表達的詩外之意。

生命境界的禪

其二,洛夫的禪意表現在整首詩中,讓詩意的透澈之悟表現詩人對於生命的體思,詩人年輕時禪意從早期〈金龍禪寺〉一詩而來,山中燈火點出的點點光芒,如同詩人心中乍然醒悟的頓悟,〈背向大海〉將詩人「眼,耳,鼻,舌,髮膚,雙手雙腳/以及受想行識/全都沒入/消滅於一陣陣深藍色的濤聲/我之不存在/正因為我已存在過了」,對於空境的體悟更表露在身體融於大地時的寧靜安詳。〈白色之釀〉、〈水墨微笑〉、〈白色的喧囂〉、〈灰的重量〉、〈荒涼也行〉、〈雨〉等詩,淡然了世局,透澈清涼的詩人心情。〈花香〉、〈花事〉、〈鳥語〉,花鳥的心事對於禪意的洛夫而言,不是嬌豔繁華之歌頌,而有洞察世局之清澈。〈買傘無非是為了丟掉〉、〈尋〉等詩以逆向的思考,反思非相之相所帶來另類哲思。〈唐詩解構〉中十二首詩組成、〈走向王維〉、〈頓悟〉、〈浮生四題〉、〈有涯〉等詩是洛夫從古人的歷史與詩作中,繁衍出另一種可能的結局,或是對生命體悟與生命老去的感嘆。

年歲漸長,禪意的內容漸融入生命的體悟,世事漸淡,只留詩趣,生命的禪意融於文字,更有老僧之趣。禪意的生命觀照融於詩中,洛夫寫出對世事淡然的態度與內在寧靜的境界。

高齡的洛夫,禪詩的意境卻不讓人感到蒼老,也不以生命枯乾、拋棄紅塵的出世之想引入禪境,卻像頑童般玩起詩句,讓詩句臣服在帶著趣味與驚奇的禪味中,從頓悟與精微的暗示裡充滿濃厚的詩味,於是,閱讀者並未因禪而死氣沉沉,卻因超現實的詩道悟境而更享受閱讀的樂趣。讀洛夫的詩,有種捨不得讀完、不肯讀完的矛盾情結,未讀詩集,期待驚奇,讀著詩句,一再驚奇,再讀詩句,卻遲遲不想往下讀,怕思想的記憶滑過所有詩句之後,將有一段歲月的等待,這等待對讀者而言,有如腹飢而渴望飲食,形成不能滿足的永恆期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