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10】

周末書房/一片閒愁共笑忘

內容

周末書房/一片閒愁共笑忘
 
【聯合報╱李進文】 2011.10.01
推薦書:向明詩集《閒愁》(秀威資訊)
面對八十四高齡的向明新作《閒愁》,在我讀來卻是一部「笑忘書」。「笑」是內容,「忘」是它的形式。向明以笑面對無奈、以幽默對抗人世的不平;以忘來寫詩,詩如果可以忘掉或歸零,就可以重新出發、不斷改變創作的舊習。

四平八穩地分析向明如何砌字構句、如何謀篇選旨,皆小節;讀「詩」應把「詩人」一併來讀,這本「笑忘書」可用來理解向明認真做自己的「詩態度」──如何「向晚愈明」,他對詩的求變與續航力,是一種可敬的身教。

向明最早的詩集是民國48年出版的《雨天書》,隔了十年才出版《狼煙》,後者的詩風早年曾被歸為隱晦,意象繁複,但用典精準,深具詩思,然而重點在《狼煙》出版時的「態度」,他於〈後記〉中說:「深信有生之年將始終是繆斯的侍奉者。」第三本詩集是71年的《青春的臉》,又隔了五年才有《水的回想》,這期間文字輕盈,看似輕描淡寫,卻如內力渾厚的高僧練就一身將「感覺」打入骨髓的功夫,這時他對詩的「態度」是嚮往屈原那種堅定執著的精神。83年出版《隨身的糾纏》、一晃十年才發表《陽光顆粒》……發現他每一本詩集出版的間隔極長,畢竟,要「忘(忘記招式)」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時忘得快、有時忘得慢,然而每一次「忘」了之後的改變,都朝向「簡單深刻」這四個字邁進。

民國100年來到《閒愁》,向明繼續一邊忘招一邊習武,輕型武俠詩〈來者見招〉,請接招:「無聲,鐵沙掌至/無影,掃膛腿來/三秒之內,見血封喉/五步之外,取爾首級」,然而八十幾年練就最厲害的卻是「我發現,此時最需要的招式/寧向太陽學習巨掌的寬厚/捨棄烏雲假性的慈祥」,這是向明由詩進而到人生的「態度」,老來自「快狠準」之中洞見「寬厚之心」才是至強而可敬的武功,態度往往決定高度。

從《閒愁》可看到骨子裡愛逗笑的向明。笑,可以讓人身心放開,放開不是最難的,難的是自我挑戰,想方設法創造規則給自己玩,「就詩論詩十四題」的〈詩難〉、〈詩老〉、〈詩無能〉、〈詩的厲害〉、〈詩的兩國歪論〉極盡諷喻,又自訂命題節制;〈天問十則〉、〈革命後段〉等詩自設二行、五行、六行等詩體,彷彿玩跳格子的稚童,異想天開地自己加兩格減三格,邀旁觀的詩精靈下來一起玩新規則;詩相聲段子〈大與小〉捧哏逗哏,為了讓你笑,不惜語言全裸,樂開了,還天真奔放的〈把整座森林牽了出來〉。

詩人的詩藝成績,必須包含最重要的「詩態度」。詩人瘂弦曾說向明的詩:「在溫和的後面表達剛健,在平淡的後面有一種執著。」他一路認真走來,抵達《閒愁》──讀者跟著他笑過即忘,忘後再創,玩味無窮,而且經常教人在笑中讀出悲憫,以及淡淡的心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