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62】

少年‧坡的奇妙旅程/最美麗的「成人版童話」

內容

少年‧坡的奇妙旅程/最美麗的「成人版童話」
2011/08/31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奇幻基地《少年‧坡的奇妙旅程》】
 
書名:少年‧坡的奇妙旅程
作者:石井慎二
譯者:曾靜玉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1年09月02日
 
內容介紹:

某個春日裡,一個小嬰兒順著泥沙滾滾的河漂流而來,被捕鰻魚的婦人們救起。珍珠般的肌膚、如畫中人物般精緻的面容——他是「坡」,在泥沙中打滾成長,內心卻純潔無瑕的少年。

一場暴雨,讓他遠離家鄉,展開一場奇妙旅程,體驗到人世的罪惡與補償、善良與邪惡、智慧與愚蠢、清與濁……

新書內容搶先看:


第一部
1

一條寬廣的泥河,自北邊徐緩地流向南方。

河裡的泥沙密度之高,足以挾帶夏季茂意盎然的夏草、冬季的枯葉,以及候鳥的屍體,一同沖刷而下。終年都有絡繹不絕的平底舟,淺層舺身載著酒桶與一袋袋穀物往返於河上。

古老的市區中心處,兩岸河堤約兩層樓高,木頭製的路面電車尚未退休,依舊奔走於河岸旁的石板路上。黎明與黃昏時分,下游的工廠裡,工人們踩著嘎嘎作響的地板,一邊眺望車窗外的河川,一邊拿黑泥巴大做文章,互開低俗的玩笑。


沿著河川逆流而上的城鎮郊區處有座淺灘,每天都有鰻魚婦們在此出現,她們有著一致的臃腫身軀,全身如吸附河裡泥巴般的黝黑,有時一天來七個人,有時則是二、三十人,誰也不知道,包括她們自己,鰻魚婦的總數到底有多少人。她們彎身蹲入黑色的泥內,將太陽曬黑的雙手一口氣插進泥中摸索著,捕捉鰻魚。

雖說是摸索,那速度卻快如手上長了眼睛一般,凡是被盯上的鰻魚,絕無法自她們手裡逃脫。捕獲獵物後,鰻魚婦會高舉泥濘的雙手,粗啞著嗓子,發出驚天動地的呵呵笑聲,那是周圍的女子們,看見活蹦亂跳的鰻魚,在陽光照耀下扭動身軀時,也同聲呵呵笑了起來的緣故。

有時候,幾個年輕的不良少年會在橋上或堤防邊的草叢處向她們搭話。

「嘿!鰻魚婦們!」

「妳們那又細又長的老公們,今天也過得可好啊?」

鰻魚婦們只是聳聳肩,旋即又回到捕鰻的崗位上。那些丟向她們的空罐、紙屑,就任由它們躺在河岸邊;若是麵包或水果的芯,則扔進魚籠裡餵食鰻魚,鰻魚們就在這片舒適的新天地裡翻來跳去,顯得十分高興。當中,油脂特別肥厚者,夜晚就被鋒利的剪刀給「喀嚓」一聲切了頭。


某個春天的日子裡,一名鰻魚婦活捉到了陌生的獵物。

她在眾多夥伴中,擁有一副特別壯碩的好體格,她游移於黑泥中的手指,摸到了紮實的觸感,在彎腰的雙腳間用力一撈,猛地將雙手高舉至頭頂,離岸不遠處,兩隻純白色的鴿子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婦人的動作。

握在她手中的,是一個凹凸不平、醜陋的塊狀物體,和鰻魚的優美體態相去甚遠。這團黑漆漆的物體在她手掌心上扭動、顫抖著,拚命地想翻轉身體,似乎恨不得立即回到泥巴的溫暖懷抱中,鰻魚婦嘆了口氣,彎下粗腰,想將那小小的塊狀物放回河裡。

倏地,由塊狀物上垂落的一條細長帶子映入眼簾,鰻魚婦的眼瞬間眨了好幾下,她定睛一看,源頭這條淌著泥巴的帶子,源頭就連接在她皮裙底下的兩條大腿間。

婦人倒抽一口氣,兩隻鴿子自橋墩旁振翅飛過,宛如在傳達著祝福,發出「波──波──」的高亢啼聲。

其他的鰻魚婦們也都來圍觀。

體型龐大的鰻魚婦露出難為情的神色,抓住那條長長的臍帶上下左右地搖晃著,婦人們也陸續朝那宛如魚腸般的臍帶伸出手來,饒富興味地把玩好一陣子。

其中一名婦人自腰包內掏出剪刀,朝滿身泥濘的嬰兒靠近。那是平時用來殺鰻魚頭的鋒利剪刀。她抓著臍帶的兩端,神氣俐落地剪了兩刀,嬰兒打了個噴嚏,不安分地扭動著身體,而後從口中噴出了黑色的泥塊。

圍觀的婦人們齊聲呵呵地笑了,她們在鋁製的水桶裡舀起溫度恰好的濁水,朝嬰兒身上淋下,數根粗壯的手指,用捕捉鰻魚時的溫柔手勁,將嬰兒洗得潔淨無瑕。


鰻魚婦們的家就排列在兩岸傾頹的河堤下方,那是在堅硬的泥土上方,堆疊層層廢棄木材、瓦片,以及壞掉的船板,再用釘子胡亂固定而成的房子,乍看之下,就像是古代荒廢的城寨、或動物的巢穴,她們將埋在河邊土壤裡的大大小小的排水管,拿來作為置物櫃或床鋪使用。

房子的四周是張滿網子的漁塭,鰻魚被掛在繩上,任其在太陽底下曝曬,爬上河堤,便是一片茫茫草地與輪胎堆成的小山。

婦人們替擱在淺灘上的平底舟掛上帆布,製造涼蔭,而後在麻袋內塞入乾草,做成嬰兒的床鋪。

自那年春天的那天起,所有鰻魚婦都鼓脹著胸部,每個人輪流餵食母奶;每當嬰兒軟嫩的嘴唇觸碰到乳頭,負責哺乳的婦人便會發出粗獷的笑聲,使得半透明的奶水彷彿故障的噴泉噴灑而出,尚未輪到哺乳的鰻魚婦們,就在河邊排成一列,擠壓著胸部讓多餘的奶水流入河內。

自從嬰兒來了之後,每天都是一反往年的大豐收,或許是婦人們將奶水流入河裡,使鰻魚們被引誘而來也說不定。挑著沉甸甸的魚籠,自打漁場返回的鰻魚婦們在使用剪刀前,會先行爬上那傾斜的船板,團團圍在嬰兒床的四周,嬰兒彈潤的臉頰閃耀著嫩桃色的光澤,好奇地看向母親們的臉龐,每當婦人們回視她們的嬰兒時,眼神如同看著一顆長了眼鼻的寶石。

這並不是第一個在泥河內發現的嬰兒;比方說,曾經有嬰兒包裹著報紙沉在河底,或是被繩子五花大綁著,由上游漂流而下。諸如此類的事,其實屢見不鮮,只不過,活生生地被抱起、發出洪亮哭聲、其後又成長茁壯的嬰兒,這還是史上頭一遭。不僅是擁有生命,更難得的是,嬰兒還擁有珍珠般的肌膚,和一張即使剛出生不久,就有如毛筆畫出的精緻面容,時而發出的啼哭聲,宛若銀色橫笛的音色,優美且可愛。

這名嬰兒遲早會長成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對鰻魚婦們而言,這件事就好比雨水來自天上般,那樣地理所當然;她必定會穿著純白的衣服,在與黑色泥巴無緣的地方,綻放她足以讓眾人眼神為之一亮的笑容──就像嬰兒出生時,恰巧徘徊在她身旁的兩隻純白色鴿子一樣。

那的確被認為是祝福的象徵;兩隻鴿子之所以發出「波──波──」那麼嘹喨的叫聲,肯定是為了讓嬰兒自黑泥中甦醒,引領至光輝明亮的世界。

鰻魚婦們也將嬰兒取名為「坡」。

「坡。」

將嘴噘起,附在耳旁呼喚。

「坡呀──」

「坡,坡呀──」

「坡。」

嬰兒揮舞著手腳,發癢般地笑著。婦人們將頭靠上嬰兒床,彼此交換一抹淺淺的微笑。

「坡,坡呀──」

「坡。」

「坡」這個音,正巧能安撫小馬或嬰孩溫柔入眠。


當那年冬天過去,春天再一次造訪之際,幾個有關這名嬰兒的重大誤會隨之解開:首先是坡那曾經光澤透嫩的肌膚,在出生不到半年漸漸染上顏色,最終變得任誰都能明顯地看出;這名嬰兒的身上流著鰻魚婦的血脈。

嬰兒光裸著身子躺在船板上,其曬著日光浴的模樣,不能說是珍珠,倒像是從古老地層裡挖出來的泥土人偶,只有那光潔的眼白骨碌碌地轉個不停,反倒讓人感到不舒服。

再者,她們還發現了這名應當要長成「與白衣相配的少女」的嬰兒,其實是個男孩;那段被認為是沒被剪乾淨的臍帶,其實是稍稍偏離了位置的陰莖。

不用說,這些事情對鰻魚婦們而言算不上什麼大問題。

「坡呀──」

「坡、坡呀──」

鰻魚婦們依舊在結束日常工作後,聚集在嬰兒的身旁,出神地看著那淺黑色的睡臉,每到夜裡,另一批鰻魚婦們就由泥河的四面八方接踵而至,昏暗的屋內,充斥著眾人大啖宵夜的聲響,以及豪邁的笑聲,婦人們熄滅了爐火,在船板周圍肩挨著肩,密不透風地躺下。

她們睡得安祥,聽不見一聲鼻息。鰻魚們用尾巴拍打魚塭內河面的聲音,時而迴盪在漆黑的深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