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77】

托爾斯泰也要「平反」

內容


托爾斯泰也要「平反」
 
【聯合報╱向明】 2011.08.20
聞名世界上百年的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而今傳要平反,除了令人震驚,究其實似乎比中國大陸的受難文人的平反更不簡單……

今年1月18日的《紐約時報》上有一則令人吃驚的消息,標題是「No Thaw For Tolstoy In Russia」,《聯合報》的《紐約時報》精華中譯版中文標題是〈托爾斯泰在俄國尚待平反〉,將「Thaw(融冰)」譯成「平反」可說非常恰切,也正符合時令,只是「平反」一詞居然會用在大文豪托爾斯泰頭上,確實令人震驚,不知托翁底細的人更會詫異他還會有什麼「反」要彌平。

「平反」一詞是指受到某種不公平的對待或判定,而今要把真相找出來,還其清白,不再蒙冤。這在過去共產國家發生得最多,這個名詞也是那個制度下發明的。我曾分別赴大陸參加李金髮和徐志摩的百年紀念學術研討會,這兩位詩壇元老級詩人,都曾在早年被莫須有罪名封殺,含恨以歿。研討會都是在詩人的家鄉舉行,李金髮在廣東梅州(原名梅縣),徐志摩在浙江海寧。除了邀請對這兩位詩人有研究的學者專家提出研究論文,並將他們的舊居徹底翻修成新屋歸還其家屬,並成立了紀念館對外開放參觀。徐志摩的舊居本有國民政府當年於徐志摩遇空難後,所建的一人多高的石碑,上刻「詩人徐志摩紀念碑」,這塊碑在文革時被紅衛兵敲斷成兩截,丟到鄉間鋪路去了,現在找了回來豎立在原地,斷成兩截的接合處痕跡還在,中華民國的紀元也仍完好。至於那些討論他們的論文,每人至少一、二十篇,洋洋灑灑,好話說盡,過去那些被論定的罪過或反叛行為,好像從來都沒發生過。最可笑的是有那從前寫檢討文章,欲置他們於死地以為快者,現在也來寫翻案文章,讚揚吹捧肉麻得令人倒足胃口。這便是所謂的「平反」,一切都和當年的說法反其道而行。說起來這也應該是種進步的好現象,倒也合乎「知過能改」、「知恥近乎勇」,或「公道自在人心」等等合乎宿命的慰藉。

聞名世界上百年的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而今也傳要平反,除了令人震驚,究其實似乎比中國大陸的受難文人的平反更不簡單。因為托爾斯泰當年犯的並非政治認知上的「造反」罪,而是他的作品《戰爭與和平》及《安娜‧卡列妮娜》等小說被認為有對抗並汙衊教會的嫌疑,被俄國國教東正教逐出教會,認為他「蓄意挾其傑出才華破壞俄國傳統精神及社會秩序」。這已經是一百一十年前的事了,而托翁也早已於1910年11月20日過世,現在要為托翁平反也不知從何「平」起。過去這麼多年來好像俄國從來沒有出現過這麼一個人,他的逝世紀念日也從來沒有什麼活動,冷處理得非常徹底。其實當年列寧非常欣賞托爾斯泰的「受到壓抑的仇恨心理」,並封托翁為「俄國革命的一面鏡子」,但對他倡導的和平主義、烏托邦思想仍然不敢苟同。十年前托爾斯泰的玄孫曾經請求教會重新檢討他的高祖父於1901年被逐出教會的決定,但教會方面一直未予答覆。

前年有一部傳記電影《最後一站》拍的即是托爾斯泰晚年精神飽受折磨,對自己藝術理想的追求、對簡單純樸生活的信仰,以及自身享樂主義的人生態度,都讓托爾斯泰漸入無所適從的境地。這部在托翁逝世一百周年拍出的電影曾於莫斯科上演,卻在德國拍攝,除了製片人是俄國導演康查洛夫斯基,導演則是美國人麥克˙霍夫曼,主要演員也都是美國好萊塢大明星。據說該片曾經向俄國政府要求支援補助,但遭置之不理,好在有托翁的號召反應不錯,並未失老本。

俄國前總理史泰帕辛,也是現任「俄國著作人協會」會長,曾經獨自到托翁埋骨的地方憑弔,「看過托翁曾經住過並埋首創作的屋子,看過他寫下曠世巨著的地方,然後來到這只有一抔黃土的小丘,從人情與道德角度而言,實在令人遺憾。」與教會關係密切的他,曾經特別致函俄國東正教大主教,為托翁請命,請求教會寬怒一百一十年前被逐出教會的托爾斯泰。教會在回覆史泰帕辛的回函中,認為托翁的「美好作品令人難忘」,並表示可以在他逝世那天單獨為他禱告。然而對其當年「蓄意挾其出眾的才華,破壞俄國傳統精神及社會秩序」,仍然視為不可饒恕。

其實托爾斯泰終其一生都在追尋上帝,是最忠實的上帝信徒,他認為上帝的王國人人可以分享,不屬於任何宗教,更不屬於任何形式的教會。他抨擊當時俄國教會的種種階級規範和儀式,除了樹立權威、製造愚昧,無助於世界的和平。他以為人只要了解「愛」的真諦,就能出自赤誠關懷旁人,便生活在上帝之中,上帝也生活在他之中。就是這種對上帝的泛愛觀,得罪了東正教會,1901年2月24日托翁被開除教籍,從此消失在俄國的保守社會。其實俄國人民還是非常信服他,當開除教籍發布的當天,莫斯科有數千人集會,高呼「尼古拉耶維奇萬歲」、「向偉大的人致敬」。托翁的前輩,詩人屠格涅夫在死前曾勸他:「我的朋友,回到文學事業上來吧,須知你這種才華只能用在這方面,用在別的地方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然而這種「開除」對托翁又有何損呢?他的「非暴力思想」,他的「道德自我修養的主張」、「他主張廢除農奴制度,貴族應走向平民化」,以及「他看到資本主義社會的重重矛盾,卻找不到消減的途徑、只好無奈的呼籲人們按照『永恆的宗教真理生活』」,哪一樣不是對社會、對世界一種永恆光明的主張?他有何「反」可平呢?
 
全文網址: 托爾斯泰也要「平反」 | 聯副‧創作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5/6537689.shtml#ixzz644TNFqh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