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16】

席慕蓉「以詩之名」 輕輕獻給亡夫

內容

席慕蓉「以詩之名」 輕輕獻給亡夫
 
【聯合報╱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2011.08.17
新書「以詩之名」的封面上,席慕蓉一身黑衣,走在蒙古巴丹吉林遼闊的沙漠上,目光放向遠方,像在尋找什麼。書封是純淨的藍色,席慕蓉說,她特意選用這種蒙古沙漠才有的天藍色,「沙漠的天空不染水,才有這樣純淨、充滿生命力的藍。」
「以詩之名」是席慕蓉的第七本詩集。自首部詩集「七里香」出版迄今,席慕蓉在文學的曠野中尋覓了卅年。昨天她在新書簽上「席慕蓉」三字的蒙文,告訴讀者,「慕蓉」原來是蒙文中的「大江河」。「靠著不斷的行走與書寫,我終於得以在心中、在詩裡找到了屬於我的故鄉。」她說。

「我們這一代人,生在亂世,生在年輕父母流離生涯中的某一個驛站,來不及為自己準備一個故鄉。」一九七九年,身為蒙古兒女的席慕蓉,寫了第一首與家鄉有關的詩作「狂風沙」:「一個從沒見過的地方竟是故鄉/所有的知識只有一個名字……,那名字是我心中的刺」。那時,蒙古在她心中是「一根刺」。

十年後台灣解嚴,席慕蓉終於得以站在父母親生長的草原上,展開長達廿多年的「還鄉之旅」,不斷在蒙古高原上探尋和行走。

席慕蓉並不清楚為自己為了什麼如此尋尋覓覓。直到不久前,席慕蓉寫出三首描寫蒙古英雄的長詩,終於找到答案。

「靠著一次又一次的行走,我終於可以把草原上那明亮的月光引入詩行!」席慕蓉說,故鄉對她不再是一根刺,而是藍天與月光。

「以詩之名」有新作也有舊作。席慕蓉說,她嘗試用這本詩集整理自己、整理過去。「每寫一首詩,就是為了時光造字;造了字後,你就把當時的時光留下。」她也驚訝發現,許多舊作竟是預言,故鄉月光下奔馳的鹿群、曠野中一株孤獨的樹,原來早早就在她的詩中顯影。

這也是丈夫劉海北過世後,席慕蓉發表的第一本詩集,她在第一頁用小字寫上「獻給海北」。問她想告訴天上的丈夫什麼?她靜默:「詩裡都寫了。」詩集裡收錄了從年輕到老、席慕蓉寫給丈夫的詩,她拒絕在報上發表,就連「獻給海北」這四個字也要求美編選用小字。「因為我只想輕輕告訴他,」席慕蓉說:「這是我們之間輕輕的私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