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40】

日本投降啦

內容


圖/顏寧儀
今年是九一八事變八十周年,我相信,日寇鐵蹄踐踏中原大地的血腥,中國軍民殊死抵抗的英勇壯烈,至今不能在中國人民的心頭淡忘,不論他/她是在大陸,還是在台灣,或是在歐美澳異國的任何一個角落。

在那艱苦卓絕的八年之中,每一個中國人,每一戶中國家庭,都曾經歷過異乎尋常的苦難,做出過驚天動地的貢獻,我家也在內。從小我就聽到長輩們講述過許許多多家人參加抗戰的故事,比如做小學校長的祖母在浙江嘉興日戰區內,堅持教授孩子們學習中國文化,獲頒國民政府大勛章。又如外祖伯父陶述曾先生參加領導建設滇緬公路和滇緬鐵路的修建和拆毀,並在昆明為美國空軍飛虎隊修建軍用機場。再如外祖父陶希聖先生冒死逃離上海日寇魔掌,公布日汪密約,揭露日寇滅亡中國之狼子野心。還如二伯父沈鈞儒先生為號召中國堅決抗戰,身陷牢獄終不悔,大書「還我河山」,懸於鐵窗之中。

與這種種足以驚天地泣鬼神的事蹟相比,我家另外一個小故事,似乎無足輕重,但我幼時聽過一次,便牢牢記住,永不能忘記。因為我的父親,是把日本投降的消息報告給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的第一人。雖然中國歷史上並沒有幾個人曉得或者記得這個小故事,但我卻真正為父親而感到自豪和驕傲。

1945年五月,我的父親和母親同年從重慶中央大學外文系畢業。父親請二伯父沈鈞儒先生幫忙,介紹到當時在重慶兩路口的美國新聞處。美新處中文部主任劉尊棋先生把父親留在美新處中文部,任英文翻譯。母親經外祖父介紹,到化龍橋中國農業銀行總管理處工作,也是英文翻譯。

父親母親兩人,都是當年七月開始上班。未及一個月,8月6日那天,美國突然對日本廣島投下第一顆原子彈。重慶美軍司令部的人員,密切注視日本反應,工作緊張起來。美國新聞處中國部也一樣繁忙,父親整晚都在辦公室翻通訊稿,有時還要加班。

那兩天外祖父在《中央日報》連續發表社論說:第一次世界大戰,由於坦克車出現於戰場而告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將隨原子彈出現於戰場而終止。外祖父並且在社論裡判斷,日本將立即投降,不會等到美軍在日本本土登陸。外祖父並希望,第二次大戰之後,人類不再有世界戰爭。

8月9日,美國又在日本長崎投下第二顆原子彈。日本皇室和軍方大為恐慌,便通過蘇俄表示求降的意思。外祖父雖然獲得了消息,但沒有再寫社論。他神經衰弱的老病又犯了,頭疼得厲害,心跳劇烈,喘不上氣,走路也覺困難,只好告假在家裡休息。母親因此也每晚回南岸,照顧外祖父。

8月15日那天晚上,父親照常到美新處上班,定點收聽美國舊金山電台的新聞廣播,接收最新國際戰況,記錄下來,譯成中文,送交中國政府和重慶各媒體。剛開始不久,父親便聽到美國舊金山電台廣播: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父親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調大音量,再次收聽,直到聽見三次同一報導,他才終於意識到,是怎樣的一件事發生,怎樣的一個巨大喜訊傳過來了。父親拿起筆來,抖著手,寫不下一個字。這個當口,他卻先抓起電話,打到重慶南岸母親的家裡,頭一個向母親報告了這個催人落淚的消息。

十年之後,父親頭一次向我講述這個小故事的時候,他的神情依舊激動萬分,眼裡淌出淚水,擦了幾次,聲音發著抖。我能夠感覺,那必是1945年8月15日夜晚,父親給母親打電話時的確切感受。

當時外祖父一家正圍桌吃晚飯,母親甚至沒有聽完父親幾個字的電話,便已無法等待,兩腳跳起,揮舞雙手,大喊大叫:日本投降了!日本宣布投降了——!

同父親剛聽到喜訊一樣,桌邊的大大小小,幾乎異口同聲地問:真的嗎?雖然每個人都清清楚楚聽到母親嚷的是什麼,但仍然難以相信,這消息會來得這麼快,這麼突然。其實如此巨大的喜訊,對於飽受日寇入侵之苦的中國人民來說,不管怎樣得知,不管什麼時候得知,都一定會發生無與相比的精神上的猛烈衝擊。

又過了整整的一分鐘,母親才平靜一些,告訴大家,父親怎樣聽到美國電台廣播,他現在正在把這個消息譯為中文發布。母親邊說邊泣,語不成聲。講完之後,乾脆與外婆抱在一處,放聲痛哭。外祖父坐在桌邊,雙手低垂,低頭流淚。四個年輕的舅舅,卻跳起來,踢翻座椅,跌跌撞撞衝出家門,一路狂呼:日本宣布投降了!日本宣布投降了!

院外山坡上,夜色籠罩,四野一片寂靜。四個舅舅齊齊站在山崖邊,兩手攏住嘴巴,扯開喉嚨,拉長聲音,向著山野天空,一遍一遍地高呼:日——本——投——降——啦——日——本——投——降——啦——

喊過一陣,幾個舅舅撒開腿,前前後後往山下衝,一路繼續高喊:日——本——投——降——啦——日——本——投——降——啦——

響亮而歡樂的喊聲,在山谷空曠的夜空裡飄盪回響,層層疊疊,前仆後擁,經久不息。左近幾戶人家聽到喊聲,都跑出來看,不知怎麼回事。只見陶家四個男孩,拚命喊叫著衝下山去。

四個舅舅衝到山下,衝進小鎮商店,掏出每人身上所有零錢,全部買了大大小小的鞭炮。商店老闆聽說是要慶祝日本投降,尚不能完全相信,但這是陶希聖先生幾位公子講出來的,又不由得不信,高興起來,白送舅舅們幾掛小鞭。

幾個舅舅,抱著大小鞭炮,在前面往家跑。而三舅乾脆站在店門口,先點燃一掛小鞭舉著,然後一路霹靂啪啦地爆響著,往山上跑回家去。

日——本——投——降——啦——日——本——投——降——啦——

舅舅們響亮而歡樂的喊叫聲,參差不齊,伴著歡騰的鞭炮聲,又在山谷空遠的夜空裡飄盪回響起來。

半個鐘頭以後,重慶電台開始正式廣播父親轉譯發布出來的這條新聞。頓時之間,山上山下,山前山後,江北江南,城裡城外,這裡那裡,陸陸續續,都開始響起喊聲,叫聲,歌聲,笑聲,鞭炮聲。接著,所有重慶報紙都趕印出號外,滿街散發。人手一張,讀了一份,又搶到第二張,再讀一次。雖然消息都相同,但即使只有那一句話,「日本投降」四個字,就足夠了,怎麼看都看不膩,看了一百次,還想再看一百零一次。各種各樣的報紙號外,像發傳單一樣,滿天飄飛。

外祖父一家,站在南岸山前,隔江遠遠張望,重慶城裡燈火通明,鞭炮花炮彼伏此起,不絕於耳,半個夜空都亮著粉紅色,煙霧升騰瀰漫,人們吶喊之聲轟轟作響。想必滿街是人,跳舞歡慶。

舅舅們買的鞭炮都放完,外婆掏出錢來,數也不數,一把遞給他們,口裡叫道:再去買來放,再去買來放。

舅舅們又一次衝下山,去買鞭炮。這時候,山下鎮裡,大街上已是人潮洶湧,小巷早就水洩不通。商店裡哪裡還買得到鞭炮,店主店員,面紅耳赤,從客人手裡往回搶鞭炮,今天生意不要做了,店裡人自己也要放炮慶祝。買不到鞭炮,三舅坐在店門口生氣,聽見路上一個人邊跳邊喊,手舞足蹈:勝利了,格老子我事也不要做了。不知他講的是廣東話還是四川話,逗得三舅憋不住又笑了。

1945年8月15日,重慶的那個夜晚,是中國歷史上真正歡樂的時光,唯一的一次,中國人民發自內心的,忘情的歡樂。

日曆已經翻過了六十多年,父親母親都已經去世,但我只要回想到父親,回想到母親,回想到九一八,回想到八一五,我只要見到三舅的面,聽到五舅的電話,我的眼前就總會顯現父親給母親打那個電話時的神情,彷彿看到幾個舅舅在山路上奔跑的身影,彷彿聽到山谷中飄盪不止的童音呼喚:日本投降啦——

【2011/08/15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日本投降啦 | 聯副‧創作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5/6526189.shtml#ixzz1V383iSAq
Power By udn.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