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09】

郝譽翔/孩子們 最好的禮物

內容


 
‧聯合文學 2011/08/12  
  
【文/郝譽翔】
在不丹的鄉間散步,田上開滿了金黃色的油菜花,一重重綿延到天邊,遠遠的,是一個小村莊,正值新年期間,村民們聚集在休耕中的土地上,比賽射箭,贏得冠軍的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女孩子們紛紛湧上前,為他披上彩帶,圍在前後唱歌跳舞,男人們則把少年高高舉起,扛在肩上遊行,繞場接受眾人的歡呼。

我站得遙遠,望著這幅古書中才會見到的畫面,直到大家漸漸散去,才不捨地離去。我沿著田埂走,而不丹地廣人稀,遼闊的天地,彷彿只剩下了我。我正感到有些悠悠然,一個男孩蹦蹦跳跳迎面走來了,在擦身而過時,他忽然回轉頭,對我大聲說嗨。

「妳叫什麼名字?」他笑嘻嘻地用英文問我,語調抑揚頓挫,就像在學校上英文會話課。

於是我們交換了名字,他大方地讓我照相。過不久,一個喇嘛來了,正要往我們剛才參觀過的寺廟。那喇嘛患有輕微的殘障,走路一拐一拐地,男孩見了,馬上趨前攙扶著他,親熱又尊敬地,帶著一臉笑容走了。他臉潔淨光燦,有如一輪初升的月亮,消失在金黃色的油菜花田中。

「怎麼會有如此快樂的男孩呢?」我不可思議地想。他的臉讓我念念不忘。

就在我離開不丹的前兩天,離村莊至少上百公里的普納卡,廟會中,我竟又看到了那男孩,他和一群看似家人的男女環坐在草地上野餐。或許因為夾坐在長輩中間,這一回,他顯得安靜了許多。我遙遙對他揮手,他也不知是否認出,竟是低下頭去,靦腆地笑。

居然這麼巧?不丹雖小,但在短短幾天內,不同的地點遇見相同的人,又是何其難得的緣份?我於是懷著奇妙的心情,驅車離開普納卡,準備飛回台灣。就在偏僻的山巒間,四野瀰漫霧氣,路面狹仄得僅容一輛車,我顫巍巍地抓住把手,望向外面深邃的山谷,忽然間,我又見到了那個男孩。他正沿著山路往上爬,一邊回頭,不知和什麼人說笑。

又遇見他了。我忍不住搖下車窗大喊,但他的身影一閃而過,唯有笑容留了下來,彷彿是在告別前夕,這個快樂的國度送給我的最好的禮物。

◎作者簡介

郝譽翔

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博士,曾任東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現為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著有小說集《幽冥物語》、《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初戀安妮》、《逆旅》、《洗》;散文集《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一瞬之夢:我的中國紀行》、《衣櫃裡的祕密旅行》;電影劇本《松鼠自殺事件》;學術論著《情慾世紀末──當代台灣女性小說論》、《儺:中國儀式戲劇之研究》;編有《當代台灣文學教程:小說讀本》、《九十五年小說選》。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時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台北文學獎、華航旅行文學獎、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等。

【完整內容請見《聯合文學》八月號322期;訂閱聯合文學電子版】 

郝譽翔/孩子們 最好的禮物
在不丹的鄉間散步,田上開滿了金黃色的油菜花,一重重綿延到天邊,遠遠的,是一個小村莊,正值新年期間,村民們聚集在休耕中的土地上,比賽射箭,贏得冠軍的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
【文/郝譽翔】

在不丹的鄉間散步,田上開滿了金黃色的油菜花,一重重綿延到天邊,遠遠的,是一個小村莊,正值新年期間,村民們聚集在休耕中的土地上,比賽射箭,贏得冠軍的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女孩子們紛紛湧上前,為他披上彩帶,圍在前後唱歌跳舞,男人們則把少年高高舉起,扛在肩上遊行,繞場接受眾人的歡呼。

我站得遙遠,望著這幅古書中才會見到的畫面,直到大家漸漸散去,才不捨地離去。我沿著田埂走,而不丹地廣人稀,遼闊的天地,彷彿只剩下了我。我正感到有些悠悠然,一個男孩蹦蹦跳跳迎面走來了,在擦身而過時,他忽然回轉頭,對我大聲說嗨。

「妳叫什麼名字?」他笑嘻嘻地用英文問我,語調抑揚頓挫,就像在學校上英文會話課。

於是我們交換了名字,他大方地讓我照相。過不久,一個喇嘛來了,正要往我們剛才參觀過的寺廟。那喇嘛患有輕微的殘障,走路一拐一拐地,男孩見了,馬上趨前攙扶著他,親熱又尊敬地,帶著一臉笑容走了。他臉潔淨光燦,有如一輪初升的月亮,消失在金黃色的油菜花田中。

「怎麼會有如此快樂的男孩呢?」我不可思議地想。他的臉讓我念念不忘。

就在我離開不丹的前兩天,離村莊至少上百公里的普納卡,廟會中,我竟又看到了那男孩,他和一群看似家人的男女環坐在草地上野餐。或許因為夾坐在長輩中間,這一回,他顯得安靜了許多。我遙遙對他揮手,他也不知是否認出,竟是低下頭去,靦腆地笑。

居然這麼巧?不丹雖小,但在短短幾天內,不同的地點遇見相同的人,又是何其難得的緣份?我於是懷著奇妙的心情,驅車離開普納卡,準備飛回台灣。就在偏僻的山巒間,四野瀰漫霧氣,路面狹仄得僅容一輛車,我顫巍巍地抓住把手,望向外面深邃的山谷,忽然間,我又見到了那個男孩。他正沿著山路往上爬,一邊回頭,不知和什麼人說笑。

又遇見他了。我忍不住搖下車窗大喊,但他的身影一閃而過,唯有笑容留了下來,彷彿是在告別前夕,這個快樂的國度送給我的最好的禮物。

◎作者簡介

郝譽翔

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博士,曾任東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現為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著有小說集《幽冥物語》、《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初戀安妮》、《逆旅》、《洗》;散文集《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一瞬之夢:我的中國紀行》、《衣櫃裡的祕密旅行》;電影劇本《松鼠自殺事件》;學術論著《情慾世紀末──當代台灣女性小說論》、《儺:中國儀式戲劇之研究》;編有《當代台灣文學教程:小說讀本》、《九十五年小說選》。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時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台北文學獎、華航旅行文學獎、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等。

【完整內容請見《聯合文學》八月號322期;訂閱聯合文學電子版
郝譽翔/孩子們 最好的禮物
在不丹的鄉間散步,田上開滿了金黃色的油菜花,一重重綿延到天邊,遠遠的,是一個小村莊,正值新年期間,村民們聚集在休耕中的土地上,比賽射箭,贏得冠軍的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
【文/郝譽翔】

在不丹的鄉間散步,田上開滿了金黃色的油菜花,一重重綿延到天邊,遠遠的,是一個小村莊,正值新年期間,村民們聚集在休耕中的土地上,比賽射箭,贏得冠軍的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女孩子們紛紛湧上前,為他披上彩帶,圍在前後唱歌跳舞,男人們則把少年高高舉起,扛在肩上遊行,繞場接受眾人的歡呼。

我站得遙遠,望著這幅古書中才會見到的畫面,直到大家漸漸散去,才不捨地離去。我沿著田埂走,而不丹地廣人稀,遼闊的天地,彷彿只剩下了我。我正感到有些悠悠然,一個男孩蹦蹦跳跳迎面走來了,在擦身而過時,他忽然回轉頭,對我大聲說嗨。

「妳叫什麼名字?」他笑嘻嘻地用英文問我,語調抑揚頓挫,就像在學校上英文會話課。

於是我們交換了名字,他大方地讓我照相。過不久,一個喇嘛來了,正要往我們剛才參觀過的寺廟。那喇嘛患有輕微的殘障,走路一拐一拐地,男孩見了,馬上趨前攙扶著他,親熱又尊敬地,帶著一臉笑容走了。他臉潔淨光燦,有如一輪初升的月亮,消失在金黃色的油菜花田中。

「怎麼會有如此快樂的男孩呢?」我不可思議地想。他的臉讓我念念不忘。

就在我離開不丹的前兩天,離村莊至少上百公里的普納卡,廟會中,我竟又看到了那男孩,他和一群看似家人的男女環坐在草地上野餐。或許因為夾坐在長輩中間,這一回,他顯得安靜了許多。我遙遙對他揮手,他也不知是否認出,竟是低下頭去,靦腆地笑。

居然這麼巧?不丹雖小,但在短短幾天內,不同的地點遇見相同的人,又是何其難得的緣份?我於是懷著奇妙的心情,驅車離開普納卡,準備飛回台灣。就在偏僻的山巒間,四野瀰漫霧氣,路面狹仄得僅容一輛車,我顫巍巍地抓住把手,望向外面深邃的山谷,忽然間,我又見到了那個男孩。他正沿著山路往上爬,一邊回頭,不知和什麼人說笑。

又遇見他了。我忍不住搖下車窗大喊,但他的身影一閃而過,唯有笑容留了下來,彷彿是在告別前夕,這個快樂的國度送給我的最好的禮物。

◎作者簡介

郝譽翔

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博士,曾任東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現為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著有小說集《幽冥物語》、《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初戀安妮》、《逆旅》、《洗》;散文集《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一瞬之夢:我的中國紀行》、《衣櫃裡的祕密旅行》;電影劇本《松鼠自殺事件》;學術論著《情慾世紀末──當代台灣女性小說論》、《儺:中國儀式戲劇之研究》;編有《當代台灣文學教程:小說讀本》、《九十五年小說選》。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時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台北文學獎、華航旅行文學獎、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等。

【完整內容請見《聯合文學》八月號322期;訂閱聯合文學電子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