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94】

當擔憂漫步於心園,鮮花朵朵依然歡欣地綻放 --《世界別為我擔心》

內容

當擔憂漫步於心園,鮮花朵朵依然歡欣地綻放 --《世界別為我擔心》
 
【聯合報╱惠童】 2011.08.13

推薦書:幾米《世界別為我擔心》(大塊文化)

詩令人驚讚的歡呼、迷人的意境在於那是靈魂思索的非邏輯,充滿感知意念的轉移與情動力壓縮的拼圖戲則。創作者是一名凝/靈視虛空中瞬間躍現的圖像,那是靈魂的獨語,非常色彩繽紛地現形。創作者在虛空中看見了隱像,暗藏著龐大豐孕靈魂的舞台,只要畫筆一飛舞,詩的白日夢場景在畫紙上就生動地具現圖形。詩的創作者依隨精神夢體的無限舞動形變,悠遊在虛空的隱像劇場。

幾米是一位白日夢幻境的繪畫詩人。幾米的新書《世界別為我擔心》似乎已漸漸傾向視覺詩的展演,每個圖像皆可獨立存在。譬如:小孩高舉一朵雲像巨大棉花糖,上面有兩隻小鳥與一朵玫瑰,之後的圖像變成小孩躺在這朵雲上,像一張舒服的大床,而詩文的描述是這朵雲跟這名小孩成為朋友,回不到天空,之後小孩躺在雲裡,像雲的寵物。接著,小孩擔心在這繁雜俗世裡找不到祕徑去探尋這塊心靈「仙境」,而這「仙境」圖影呈現是鮮綠黃色的無憂世界。有些雲變成在空中飛行的一朵冰原,孩童穿上冰鞋飛奔,他擔心「天邊雲彩稍縱即逝」。有位女童踩上滑板騰空翻轉在幻境中舞動生命力,她只是擔心「無法在天空漂亮地翻滾」。白日夢幻境是靈魂喜悅的私密劇場,卻容易在現實世界情境中瞬間崩塌,但愈是被摧殘,想像的藝術動力就漸形有力地捍衛;衝突的壓力只是一種突破現狀的邀約請帖。而幾米的幻想世界也非與現實脫節,這些擔憂的精神堡壘奠基在現實情境,我們也看到圖中一群人手牽手,擔心似乎成為彼此存在的認同,訴盡日常擔心一切不對勁的矛盾。

這些可愛的日常幻想,是靈魂夢體想望的幻境,接近童真的純淨。童年純真的幻想確實是靈魂夢體的原鄉。童年是我們步入生命成長過程第一道階梯,那是記憶原初家屋,裡面有我們成長過程擔憂的自傳歷史,而人人心中皆懷有一座童年高度的夢塔,有的已成記憶的廢墟,有的像一座永恆春天的花園。翻閱這本視覺詩劇,感到這牽引著內在消隱的記憶溫柔感性地現形,我們憶起童年時代那些天真無邪的擔心與焦慮。每種擔心後來皆開出一朵鮮花在心園,因此我們皆暢笑地回想曾經的擔心憨傻。

《世》書每頁的圖像呈顯皆是一首視覺詩的幻域/慾獨語,皆可分別獨立存在,敘說每位小孩與動植物朋友們深淺不一的差異擔心。擔心,是面臨自我理想「完美」的高貴焦慮,擔心他人也是表達關愛的真摯。擔心,來自缺乏長不大的自信心,也更確定這無限變化的世界氛圍,那些一切的不確定更令人左顧右盼地錯愕。懷著擔心,我們一路跌跌撞撞地面對日常生活長大的變形記。然而擔心,其實也是慾望逐漸趨向完美關愛的表徵,而當我們遇見幾米色彩繽紛的擔心幻想世界,日常的憂慮就變得不躁進,卻是愉悅地騰空飛舞且憑空消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