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75】

復仇女神的懲罰/復仇,是最美好也最危險的毒藥

內容

復仇女神的懲罰/復仇,是最美好也最危險的毒藥
2011/08/10  【聯合新聞網】
 
書名:復仇女神的懲罰
作者:尤.奈斯博
譯者:韓宜辰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出版日期:2011年08月02日 
 
內容介紹:

奧斯陸市中心發生一樁詭異的銀行搶案,一名搶匪在光天化日下走進銀行,不到兩分鐘便搶走兩百萬克朗、還槍殺了一名人質,而且沒有留下任何可供鑑識的證據。因為這樁棘手的案件,哈利被暫調到搶案組幫忙調查,他和新進女警貝雅特從監視器畫面發現,被當作人質的銀行女職員,在臨死之前,竟然向搶匪懺悔:「都是我的錯。」


然而,除了銀行搶案,哈利還有一個更大的麻煩得解決。在一次和前女友安娜的晚餐約會後,哈利有如宿醉般醒來,不但喪失了12小時的記憶,還弄丟了手機。最糟的是,他隨後奉命去支援的命案現場,死者竟然就是安娜。她陳屍床上,手中握著槍,頭上有個彈孔。雖然種種跡象皆表明她是自殺,哈利卻開始接到恐嚇電子郵件,彷彿有人對他那晚的行蹤瞭若指掌……


當搶案再次發生,束手無策的哈利,決定去找挪威最傳奇的銀行搶匪洛斯可。據說他是許多重大搶案的幕後首腦,從來沒被警方抓到,三年前卻突然出面自首入獄服刑,謠傳他仍在獄中控制一切,而他正好是安娜的叔叔。哈利和洛斯可達成交易,洛斯可幫忙指認搶匪,他則傾力查出殺害安娜的真凶。沒想到,這卻是一切情況失控的開始……

新書內容搶先看:


門開的時候,哈利看到絲汀從文件中抬起頭,又低下去。然後她又抬頭,這一次速度慢了些。哈利的注意力移到大門。進來的那個男人已經拉下連身衣的拉鍊,抽出一把黑色和橄欖綠相間的AG3自動步槍。一頂海軍藍的騎士頭罩完全遮住了他的臉,只露出眼睛。哈利從零開始數。

騎士頭罩的嘴巴部位開始動,像個大腳怪玩偶:「不准動,搶劫!」

他並沒有提高音量,但在小且密閉的銀行大樓中,這句話就像擊發了一門大砲。哈利仔細打量著絲汀。在遙遠的車聲當中,他聽到男人扳動扳機,上了油的金屬發出一聲流暢的喀噠響。絲汀的左肩垮了下來,不細看還不會發現。

勇敢的女孩,哈利想。也或許她只是嚇壞了。奧斯陸警察大學的心理學講師奧納曾經告訴他們,人如果害怕到了一個程度,會停止思考,以之前設定好的模式行動。奧納說,多數銀行員工會在驚嚇中按下無聲的搶劫警鈴。他也引述搶劫後的任務簡報,表示很多人事後都不記得自己到底按過警鈴了沒。他們都進入了「自動導航」模式。奧納說,銀行搶匪也一樣,預先設定要對任何阻止他行動的人開槍。銀行搶匪愈害怕,別人讓他改變心意的機會就愈渺茫。哈利全身緊繃,盯著銀行搶匪的眼睛。藍色的雙眼。

搶匪解開一口黑色旅行袋,丟過櫃檯上方。黑衣男走了六步到櫃檯門口,手往門上一撐,雙腿越過門,站到絲汀的正後方。絲汀仍然坐著,表情空洞。

她還沒出現驚慌的反應,但哈利看出絲汀的胸口在起伏,她的白上衣變緊了,衣服下面的纖弱胸腔似乎掙扎著要吸氣。十五秒。

她清了清喉嚨。一次、兩次,總算讓聲帶發出聲音:

「赫格。提款機鑰匙。」此刻絲汀的嗓音低沉沙啞得像是另一個人。

哈利看不到他,但他知道赫格已經聽到搶匪的說話聲,而且已經站在辦公室門口了。

「快點,不然……」她的聲音幾乎細不可聞。「……他會開槍殺我。」

哈利看著窗外。外面通常會有一輛沒熄火的車,但他卻沒看見。只有經過的汽車和行人的模糊影子。

「赫格……」她的聲音在乞求。

快啊,赫格,哈利暗暗催促。銀行搶匪抓住絲汀的頭髮一扯,站到她後方,自己則面對赫格。赫格像個必須餵馬卻又怕得要命的孩子,站得老遠,整條手臂伸得直直的,手裡抓著一串鑰匙。面罩男在絲汀耳邊低聲說了句什麼,把步槍對準赫格。赫格踉蹌地退了兩步。

絲汀清了清喉嚨:「他說,打開提款機,把錢放進這個黑色旅行袋。」

赫格茫然地瞪著對準他的步槍。

「你有二十五秒,之後他就會開槍。對象不是你,而是我。」

赫格張開嘴又閉上,好像想說什麼。

「快點,赫格。」絲汀說。

搶劫從開始到現在過了三十秒。分行經理在提款機前跪下,看著那串鑰匙。鑰匙共有四把。

「還有二十秒。」絲汀的聲音響起。

麥佑斯登區警局,哈利想著。巡邏車已經出發,相隔八條街,現在是星期五的尖峰時間。

赫格發抖的手指取出一把鑰匙,插進鎖孔,鑰匙插進一半就卡住。他更用力地往裡戳。

「十七秒。」

「可是……」他開口。

「十五秒。」

赫格拔出鑰匙,換了一把再試。插進去了,卻轉不動。

「老天……」

「十三秒。赫格,用貼綠膠帶的那把。」

赫格盯著鑰匙,彷彿他從來沒有看過這串東西。

「十一秒。」

第三把鑰匙插入、轉動了。他拉開門,轉向絲汀和那個男人。

「還有一個鎖要開……」

「九秒!」絲汀喊。

赫格發出一聲嗚咽,手指滑過凹凸不平的鑰匙邊緣,眼前昏花一片。他像盲人摸點字那樣,摸索著鑰匙邊緣,想找出正確的那把。

「七秒。」

哈利仔細聽著,還沒聽見警車鳴笛聲。

一聲金屬喀噠響,鑰匙整串掉到地上。

「五秒。」絲汀低聲說。

哈利好像聽到遠方有熟悉的瀕死哀號。

「赫格,兩秒!」

哈利閉上眼,數到二。

「開了!」赫格大叫。他已經打開第二道鎖,半站著拉扯卡住的錢箱。「等我把錢拿出來就好!我──」

第一個錢箱鬆脫時,赫格差點一屁股坐倒在地。他拉過那個黑色旅行袋,在六秒內把錢全丟了進去。赫格按照囑咐拉上袋口的拉鍊,站在櫃檯邊。一切指示都透過絲汀的口,她的聲音現在聽起來驚人地冷靜。

一分鐘過三秒。搶劫完成,錢全進了旅行袋。幾分鐘後警車就會抵達,四分鐘內其他警車會擋在銀行四周的脫逃路線外。搶匪全身的細胞一定都在大叫他媽的該走了。然後,發生了一件哈利想不透的事。完全不合理。搶匪不但沒逃跑,還一把扯過絲汀的頭髮,將她轉了半圈、面向自己。哈利瞇起眼睛。他這幾天得去檢查一下視力,但他還是看到了。絲汀被迫望著面前那位看不見臉的施虐者,聽進他對她低聲說的話之後,她臉上呈現出緩慢、漸進的變化:那兩道纖細、修剪整齊的眉毛,在眼睛上方彎成了兩個「S」,眼睛像要跳出頭顱似的瞪得老大;上唇向上扭曲,嘴角下垂成一個慘笑。哈利用力吸了口氣。因為他很清楚:這是凍結的畫面,精湛的影像。剎那中的兩個人被鏡頭捕捉,一個對另一個判了死刑。戴面罩的臉與無助的對手之間,有兩隻手寬的距離。死亡使者和他的受害人。槍對準她的喉嚨,一條細鍊懸垂著一個心形金墜子。哈利看不到,但他仍然能感到在她纖細皮膚下跳動著的脈搏。

面罩男轉頭,看了看吊在櫃檯後方天花板上的監視錄影機。他舉起一隻手,伸出五根戴著黑手套的手指,握拳,然後伸出食指。六根手指。多用了六秒。他又轉向絲汀,雙手把槍握在腰際,槍口向上指著她的頭,雙腿微微分開好抵抗後座力。電話還在響。一分鐘又十二秒。鑽石戒指在絲汀半舉著的手上閃爍,彷彿在向誰道別。

就在三點二十二分二十二秒時,他扣下扳機。槍聲尖銳又空洞,將絲汀的椅子打得後退,她的頭在脖子上晃著,像個肢體殘破的布娃娃。隨後椅子整個翻倒,絲汀的頭撞上了桌角,發出一聲悶響,消失在哈利的視野中。原本貼在櫃檯上方的玻璃隔板、打著北歐銀行新退休方案的海報,也成了一片血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