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21】

三少四壯集-張深切的抗日與知日

內容

三少四壯集-張深切的抗日與知日
2011-07-07 中國時報 【吳興文】
     張深切在北京棄學從商期間完成《縱談日本》,去世後將近一年才出版。從日本開國談起,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他吃盡日本人的苦頭,仍頑強的完成本書。

     2009上半年,日本十大暢銷書榜眼《告白》,是1970年代後作家湊佳苗的成名作。以「罪與罰」反推理手法,分析新世代教育和校園犯罪。內容由受害者親人,嫌疑犯學生、家人及女同學,以主觀視角分別告白。從個人告白敘述當今教育問題所在,師生與親子關係如何溝通,校園犯罪的法律層面,問題學生的犯罪防範,個別化人格教育,青少年犯罪的法律規範;尤其是單親家庭。

     隔年,由日本影壇個性派導演中島哲也執導,以冷峻的色調,殘酷地將一位女教師對學生的血腥復仇進行到底,令人對人性感到特別失望。影片使用英國搖滾樂隊Radiohead的夢幻名曲《Last Flower》做主題曲,日本搖滾樂隊Boris在片中製作六首配樂,以Post-Rock、Post-Metal以至Drone Metal界享譽盛名的Boris,以扭曲的吉他展現人性和灰暗深沉的氣氛,加上英國倫敦樂隊The xx和日本少女樂團AKB48單曲River加持,既有自己的特色,又混合了全球化娛樂工業的元素,入圍今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

     當今的日本教育,儘管已經墮落的如此地步,但他們富有彈性,與有志竟成的精神,動漫在世界上佔有領先的地位,都是我們不及的。就像張深切說:日本人特別強調「頑張吧!」與「黏著吧!」,前句勉強可譯為「堅持到底!」,下句是「頑抗吧!」,如用意譯是「拼命吧!」。以上這段對日本國民性的分析,出自張深切的遺著《縱談日本》,1966年8月,泰山出版社發行。

     在此我們先回顧他的前半生:十歲入公學校,五年級時因主張說自己的母語.被退學。1917年8月入東京礫川小學校,卻因劍道超過教師,反遭對方毒打,並罵他是「支那人」。1922年轉學到青山學院中學部,兩年後回台灣從事演劇活動。上海五卅慘案發生後,就讀廣州中山大學政治系,組織「廣州台灣學生聯合會」。隨後返台,組織「台灣革命青年團」,發行《台灣先鋒》刊物,後以顛覆日本罪嫌,拘留將近一年後,判刑兩年。1930年出獄後,成立「台灣演劇研究會」,揭露日本帝國主義殘害事蹟,再被扣押,轉往上海。1934年再度返台,組織「台灣文藝聯盟」,擔任委員長,發行《台灣文藝》,鼓吹民族思想,事後又以破壞日本共榮會事敗露,倉卒逃亡上海。後來轉往北京,執教北京藝術專科學校,主編《中國文藝》,但他不甘屈服於惡勢力,終被逐出藝專,雜誌被偽組織接收。於是棄學從商,大虧老本,並因有接濟抗日份子的嫌疑,1945年4月被日本特工組織1420部隊拘捕,差點送命。

     本書是他在北京棄學從商期間完成,去世後將近一年才出版。從日本開國談起,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從上段的敘述可知,他吃盡日本人的苦頭,仍頑強的完成本書。並在書中忠告我們:「日人的義理人情是對內的,不是對外的,對外的是只有鮮明的民族意識與冷酷的現實政治。我們明乎此,始能了解日本,且知此,方能和日本調整邦交,否則只是敷衍而已。」至今仍有意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