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291】

書 評-教授偵探辦案文學迷 推理迷皆大歡喜

內容

書 評-教授偵探辦案文學迷 推理迷皆大歡喜
2011-07-30 中國時報 【賀淑瑋】
     史詩(epic)歌頌英雄,小說則甜鹹不忌小丑橫行,哪號人物都可入鏡。不同於史詩譜系穩定、血統決定行為高貴低賤更形塑英雄惡魔,小說永遠龍蛇雜處,並且龍蛇經常易位,各種賤民躍入婆羅門麻雀變鳳凰的故事,層出不窮。所謂「英雄不怕出身低」不發生在史詩,它是小說的神話。然而並非每種小說都備有英雄,阿Q白梅沒有國父老蔣一樣把故事搬演得轟轟烈烈。唯有推理,從無例外,時刻一到,英雄必上。那做推理的人,不管是手癢難耐的竊賊柏尼還是潦倒醉漢馬修.史卡德,都不得不在賊兮兮醉糊糊中適時展露英雄徵狀:洞察力,譬如。行動力,譬如。毅力加勇氣加傻氣,譬如。因此,推理界有一長串英雄名單,族繁不及備載。這些英雄從福爾摩斯白羅到女法醫到米涅.渥特絲的女記者家庭主婦甚至是半臉毀滅的中尉……色色形形,有的肉體故障,有的精神殘缺,只有在進行推理時,他們個個爆散光芒,巨大永恆如太陽。

     紀蔚然的「私家偵探」吳誠,大致不脫上述類型英雄的窠臼。吳誠原為戲劇系教授,也從事劇本創作。造成他去教職從偵探的原因不少,剛好跟史卡德的相去不遠:婚姻出問題,對事業有信心危機,對自己超級不滿。於是他自我掏空,蝸居臥龍街改行偵探。這個偵探很陽春──排斥任何科學儀器,決心只靠灰色腦細胞與發炎的膝關節主導辦案。輔助工具有:手電筒一只,漁夫帽一頂,加上一臉大鬍子。不過,工具最後變成敵人倒打一耙的利器,追凶的英雄神氣了幾秒鐘之後立刻反轉變狗熊。

     所以,其實是一個連摩托車都不會騎的半調子硬充柯南的故事。但這個半調子恰恰是小說的趣味中心。完全由酸水醃製的他的語言,每一噴發,就命中瘡疤。小至個人情感,大到國家政策,教授偵探都可以侃之談之,梳理出一番大道理。這一侃一談,把個偵探小說調弄出濃濃的哲學味道來。但他的哲學挺有趣,不假正經也不太正經──當然跟孔老夫子蘇格拉底等一干聖賢學說壓根兩碼事。它檗劃給你的大同世界是三合一即溶咖啡,在那兒,耶穌基督釋迦牟尼穆罕默德隨時可以跟你來個三缺一。

     已逝的大陸作家王小波說:「文學的使命就是制止整個社會變得無趣。」推理小說發展至今,流派繁多,大多能因時因地制宜,所以始終夠通俗,也對人類生活趣味的提升貢獻良多。然而,能在幾分鐘內就閹割閱讀欲望、終結想像喜悅的作品也所在多有,例如李普曼(Laura Lippman)的《魅惑之城》(天培)。

     《魅惑之城》的問題在人物。情節固然是推理小說的重點,推動情節的人物則是重點中的重點。沒寫好的人物是所有小說的罩門。半生不熟的人物一多,小說就算不死也要丟掉半條命,情節再好都藥石罔效。紀蔚然擅寫劇本,精工人物塑造,讓《私家偵探》有了很好的基礎。小說的人物雖然不多,但個個活靈活現,層次分明,十分難得。人物生鮮,彌補了稍嫌普通的推理。充滿反諷的敘述和對話,在小說的前半熠熠發亮,與活蹦亂跳的人物相互輝映。小說走到後來,全面偵探起來,雖然緊張好看,但也就是推理與偵探。即便如此,《私家偵探》值得一看:愛文學的愛推理的,都能各取所好,皆大歡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