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70】

心愛的蘭花孩兒

內容
  • 2011-07-29
  • 中國時報
  • 【周芬伶】

     妻子已經老了,體型整個老縮,臉蛋也垮下來,像被鬼抓過似的,還不過多久以前,她有著燦爛的眼睛與笑容,還有精力偷情,現在是個小老太婆了,需要一個真正的家了,他等她先開口,等她乞求原諒。

     蘭房已經換了新鎖,再過幾天裝監視器保全系統,今年他的作品一定不輸往年,他離開時特別看了鎖,說是三重防盜鎖,花了他好幾千,過了一個多月,接近過年,每枝花開十數朵,長木板上一百多朵花開得像花雨似的,綠蕊黃心,姿態清逸,是的,就取名為「蜘蛛雨」,這動物般的野性美,令人驚歎!

     那天晚上睡得特別熟,醒來時已近中午,有種不妙的預感,令他直奔蘭房,完了,裏面一片狼籍,長木板成為最好的愛的臥席,還翻過來把花壓在底下,他沒勇氣去掀木板,像被車裂般痛入骨肉,歪歪斜斜走出蘭房。

     「我就說嘛,光上鎖是沒用的,早教你要養條狗,我有兩條軍用犬,借你好了!」

     「軍用犬?」

     「從軍中退下來的,還是十分兇狠,大狼似的。」

     「會咬人嗎?」

     「當然,咬死都有可能。」

     「那太殘忍了。」

     「他們老了,不至於,嚇嚇人倒是可以。」

     自從狼犬入駐,蘭房沒人敢接近,現在是安全了,他有兇猛的護衛,那兩條狗坐陣在蘭房口,連他都不敢接近,狗還不認得他,只要他稍有動作,狂吠不已,並露出尖利的牙齒,這哪是狗,簡直是狼。

     小陳說每天要餵食生牛肉,一天就要吃掉兩斤,比人還嬌貴,有時拿些殘羹剩飯餵食,牠們看也不看,連聞都懶,這種狗誰養得起啊?不吃就不吃,結果常處在饑餓與躁動中。

     ●

     這幾天妻子無預警地帶孩子回來,自從出走後失去音訊許久,他沒有費力找尋,達夫相信有一天妻子會回心轉意自己回來,人老了跑不動就會回來,現在長久的祈禱與懇求終於發生奇蹟,這個情景他等待十幾年,現在祈求成真就好像夢境一般。

     妻子跟兒子正襟危坐在沙發上,與他相對只有幾十公分,孩子已經長成大人,長相像誰說不清,嘟著嘴好像跟誰賭氣,表情拘謹不安,他自己的心跳的好快,以前妻子說過無數次,他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不管他人死活,完全無法感知別人的痛苦的自私鬼,現在他要用心感知他們的一切,以後的以後也將如此,只要她肯悔改,肯下跪祈求他的原諒,他願寬大地包容一切,妻子已經老了,體型整個老縮,臉蛋也垮下來,像被鬼抓過似的,還不過多久以前,她有著燦爛的眼睛與笑容,還有精力偷情,現在是個小老太婆了,需要一個真正的家了,他等她先開口,等她乞求原諒。她低著頭蠕囁許久才說:

     「不好意思,這麼久沒聯繫,早該帶孩子給你看,但工作太忙實在走不開,現在孩子要出國留學了,理應來向你道別。」

     「哦?你們要走,為什麼?」

     「我妹妹幫我辦了移民,說老了彼此有照應。」

     「我有同意嗎?這不需要我同意嗎?」

     「我知道你不會同意的,但我也沒辦法。」

     「你們一起去嗎?」

     「他先去,我明年再去,先把這裏的事處理完。」說著從包包拿出一份離婚協議書,達夫身體傾斜一下,全身發抖:

     「我說過,我絕不會簽,教徒是不會離婚的。」

     「你都綁她十幾年了,再硬拗下去有什麼意思?我們到美國定居,只要在那邊提出離婚就生效,不需要你的同意!我們來只是尊重你,這次是媽硬要來,我才不肯來!」孩子大聲說,他變得不認識了,像另外一個人,強勢的語氣,好像他才是老子。達夫冷冷地說:

     「我不同意,我不簽,我不同意,我不簽。」

     客廳的空氣變得很凝重,妻子受不了掩面而泣,兒子則抱拳寒著臉,不斷以言語激怒他,達夫走進房間,將一切擋在門外,不肯出房門,他們也不來敲門,就坐在客廳等,直到隔天早上,妻子與兒子都走了,桌上還遺留那份離婚協議書。

     ●

     達夫現在待在教會的時間越來越長,奉獻也越來越多,傍晚時回家,那金屬重創皮肉車裂的痛苦越來越激烈,每晚的吟唱直到午夜之前,然後昏睡,通常半夜會醒,這時他跪在床前作長長的禱告,有時還能再睡一下,不能睡時,他傾聽蘭房的動靜,有時聽見歡愛時的呻吟,女人的嬌喘,男人的低吼,是幻覺嗎?好像又不是,如果是的話,那後果會怎樣,他不敢想下去,走到蘭房,只看見那兩條狗高高躍起,對他狂吠,露出尖利的牙齒,現在花是安全了,卻連他也不能進蘭房了。

     不知修復後的蜘蛛蘭長成什麼樣了。

     想著花的容顏,他的心才有平靜喜樂,有時竟浮出一朵笑。

     那天他睡得很熟,直到早上十點多,被電鈴吵醒,開門見是小陳,幾乎要抱住他說:

     「找你都找不到,你那兩條狗太兇猛了,連我都不能進蘭房,已經一個多禮拜了,我看你把他們帶回去吧!」

     「沒辦法,業務太繁忙,去了一趟日本,你確定不要狗了?」

     「他會認主人,太不方便了,你還是帶回去吧!這麼兇猛的狗看得心毛毛的。」

     「好吧!那我帶回去了!你自己想辦法。聽說你採到寶貝,讓我養養眼吧?」

     「沒問題,一起去。」

     兩人邊走邊聊,走到蘭房口,兩隻軍犬見了主人,安安靜靜趴著,打開蘭房,地上躺著一男一女,已被狗咬得全身是傷,躺在地上不知多久,想說話卻聽不清,那對情侶還穿著高中制服,年紀很輕,小陳說:

     「糟了!趕快叫救護車!」

     李達夫一面打手機一面跑,朝山上的十字架狂奔,這時教堂鐘聲正敲打著。

     卻沒注意大蜘蛛蘭開得花朵纍纍,像蜘蛛爬滿整個長木板。(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