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06】

世界書房-古堡避靜看冊去

內容

世界書房-古堡避靜看冊去
2011-07-23 新聞速報 【郭光宇】
     為了隔絕撩亂華美的環境誘惑,歐美讀書人向宗教的靜心法門借鏡,古色古香風光明媚的修道院和莊園,成了避靜閱讀的好所在。

     想在五光十色的資訊誘惑之下,靜靜地看完一本書,的確是越來越難了。不過把全部責任都推給外在環境,未免又太過天真,畢竟追求刺激本來就是人心的預設值。不管願不願意,眼下這一切數位的撩亂與華美,其實都是貪得無饜貪來的。

     但在另一方面,為了對治這些活蹦亂跳的心念,所有的宗教也都發展出一些法門,讓人可以靜下來整頓一下自己,譬如坊間盛行的禪七,或像基督教的避靜。懂得玩樂的歐美讀書人,早早就把這種宗教形式衍繹成「書遁」:幾個同好約好了,找個風光明媚的莊園閉個幾天關,狠狠K一下平常愛莫能讀的書目。這就是聽起來有點巧立名目的Reading Retreat──閱讀避靜。

     避靜本體論

     避靜的初衷是非常禁欲的,仿效的是耶穌在荒野中禁食退省40天 ,獨自面對撒旦的考驗。今天不少歐洲修道院的避靜還是頗有古風,除了禮拜和祈禱之外,唯一能開口的機會,就只剩下用餐時大家輪流唸一段經文。像伊媚兒或手機這樣的魔鬼,當然是違禁品。

     看書要是能看到廢寢忘食,隔絕外界的雜訊,也跟避靜沒什麼兩樣。只是看書這種靜態活動,事實上一點都不靜,大腦的轉速要比平常高上好幾倍,理應被歸入「令人心發狂」這一類的名目底下。不過反過來想,避靜未嘗不是為了換個環境,尋求另類的刺激。在避靜的刺激裡追求看書的刺激,的確是一種很詭辯的複合式娛樂。

     這樣的娛樂就連比爾.蓋茲也擋不住,每年他都會安排兩次長達一星期的溫書假,把堆了幾個月的讀物一次消化完畢,害不少平時不看書只看報表的人也跟著見賢思齊。一群比爾們齊聚一堂,看書討論未來的趨勢,差不多是祕密結社了,弄得每個人都很有鉅子感。這大概就是最in的以文會友,之後不管以友輔什麼都沒問題。

     生活學校

     倫敦的「生活學校」是個奇妙的點子舖,業務之一就是幫人安排閱讀避靜(▉bit.ly/btxSDF)。除了規劃時間地點之外,他們還提供「書療」:客戶可以去他們的書療家那邊諮商一下,擬出一張客製化的書單,再抱去嚴選過的別莊裡避讀。他們打出來的廣告也很聳擱有力:「讚書與讚建築的完美結合。」

     其實只要有心,現成的書友會隨時都可以來一次周末避讀,讓大家感受一下非讀不可的壓力和魔力。即使個性孤僻的阿宅也可以找個傳統的修道院,租個懺悔小室把自己關起來,書看累了冥想一下,也許還能跟歷朝歷代的室友心靈相通。

     像英國的方濟各會就有6處據點提供這樣的服務(▉bit.ly/plUGli),其中格拉斯漢普敦修道院遵循古制,用餐時不得交談,以便專心消化。想想還真令人神往,吸音設計不大理想的台灣速食店或許也該仿效一下,把某層樓或某個區塊規劃為感恩區,嚴禁討論考題、明牌或打屁,尊重並造福看書看報的食客,這樣薯條吃起來一定會很聖靈充滿!

     古堡全藝宴

     如果要票選出最完美的避靜看書地,遍地古蹟的義大利很可能名列前茅。

     成立於1996年的「鄉村義大利閱讀避靜協會」(▉bit.ly/pPRKaw),在羅倫斯(Clark Lawrence)這位有心人的經營之下,到了2003年已經發展成一個擁有5000名會員的國際組織,會址也從蒙特法諾宮(Palazzo Montefano)搬到伽萊阿薩堡(Castello di Galeazza),兩座莊園都位於波隆那附近,後者的主塔建築還可以上溯到14世紀。除了閱讀避靜之外,協會也不時舉辦音樂會、展覽和各式各樣的節慶宴會,令人想起費里尼的電影,避不避靜都無所謂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