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82】

作家西西:閱讀猿猴 就是閱讀我們自己

內容

作家西西:閱讀猿猴 就是閱讀我們自己
 
【聯合報╱記者陳宛茜/香港專訪】 2011.07.22「閱讀猿猴,其實是閱讀我們自己,可讀到彼此的相同,也可讀到彼此的不同。」作家西西眼睛眨呀眨的,跟她新書「猿猴志」裡五十一隻布猴一樣,眼神靈動而洋溢童真。

今年香港書展把「年度作家」頒給了七十三歲的西西。「我不喜歡領獎,但書展說要展我做的布猴。」於是作家專區展出了西西親手製作的娃娃屋、毛熊和布猴,吸引了好多小觀眾。

寫作逾半世紀的西西,「我城」等作品詭麗繁複,近年風格一轉,「我的喬治亞」記述娃娃屋;「縫熊志」、「猿猴志」兩書甚至令文字讓位,由可愛的毛熊布猴「擔正」做主角。
西西廿年前罹癌,右手治療後失靈,娃娃屋、毛熊和布猴都是為了訓練左手做的復健。做娃娃屋、縫製和寫作,對她其實沒多大差別。

小說「我城」裡,西西將城市當作身份認同的象徵,認為「香港人沒有國籍沒關係,但有城籍」,解放了困惑於「我是中國人還是英國人」的香港人。

「我的喬治亞」看似探討源自英國的娃娃屋,其實是藉建築思索香港與英國之間的文化臍帶,彷彿「我城」可愛版。西西亦藉此批判香港的「房產霸權」,「香港人沒有選擇房子的能力,只能做娃娃屋解悶!」

縫熊也與文化認同有關,「全世界的布熊沒有穿中國服飾的」,西西一個朝代挑一個人物出來做成布熊。當時正值回歸,西西藉縫熊縫合中國與香港的文化斷裂。

「現今人類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地球快要滅亡了!」到了「猿猴志」,西西思考的不再是一個城市或國家。兩年前她在電視上看到猿猴紀錄片,發現「人類表親」瀕臨絕種,決定縫製布猴。

為考察猿猴,西西走遍東南亞,發現動物園對待猿猴的方式,反映政府治理人民之道,「新加坡、日本對猿猴最好,馬來西亞、大陸最差!」近年港府引爆民怨,布猴可愛的外表裡,包藏西西對高官爭權奪利的批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