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76】

香港作家黃碧雲:希望死時溫柔有尊嚴《末日酒店》

內容

香港作家黃碧雲:希望死時溫柔有尊嚴
2011-07-22 中國時報 【林欣誼/香港報導】
 
     從一九八○年代的《揚眉女子》、《溫柔與暴烈》、《七宗罪》到最近的《沉默。暗啞。微小》,香港作家黃碧雲以獨特的小說風格,豎立特異剛烈的女子形象,她又攻讀法律文憑、赴西班牙學習佛朗明哥舞。遊走於小說家、舞者、律師各種不同身分之間,手中的筆,始終是她不變的信仰。

     「文學的道路是孤獨的,只有妳自己。」昨天黃碧雲在香港書展以「小說語言的隱密」為題演講,一身黑衣黑裙,耳邊別著朵大黑花,不說話時有種冷酷疏離表情。她以粵語演講,聲調抑揚頓挫,忽而大笑忽而皺眉,宛如一場聲劇表演。

     距上一部作品《沉默。暗啞。微小》七年,如今黃碧雲推出最新中篇小說《末日酒店》,寫澳門一家老舊酒店裡上演的人生故事。她描述這是一本「難以閱讀」的書,因為她在書寫中逐漸拋開人物、情節、對白,彷彿打開一個沒有人能接觸的「無手人的寶盒」,用一種像是被邪靈召喚的「直覺語言」書寫,語法錯亂卻充滿歧義。而她那簡省斷裂的文句,則創造出有如佛朗明哥舞停頓、轉身、擊掌的迷人節奏。

     她說,寫小說就像她小時候洗碗一樣,用想像力假裝水龍頭扮溪水、作瀑布,開心又好玩。但寫小說這一條先易後難、先甜後苦的路,「我已經到了『後苦』的年紀,沒有寫是因為無法寫,不想寫。」如今再寫出來,她自己都感神奇,就像拋棄了所有之後,現在她只能安靜而勇敢地追隨這種直覺,用生命所有捍衛它的純粹,「別人看來,已經是偏執狂傲,我只是無從解釋。」

     與她之前的小說不同的,《末日酒店》的主角不再是剛烈的女子,也不再描寫陰暗與暴力,酒店神祕的房間直指時間與命運。五十歲的黃碧雲坦言,到這年紀,她不再像年輕時拚搏一切、渴望死亡、追求自毀性的文學,「以前我希望自己溫柔,但暴烈卻自動進入我的生命,現在我想化解那些暴烈,追求安靜踏實,希望死的時候溫柔有尊嚴。」

     黃碧雲說,她花了很長時間接受年齡老去,「停頓這麼久,也因為我從人生的一邊跨到了另一邊,我需要整理過去,現在我很好,想好好把生命過下去。」

     黃碧雲在港台擁有不少書迷,但遲至近兩年才在大陸發行作品,對此她很堅決:「我不要一百萬個讀者,我只要一個讀者,能夠靜心讀我的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