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676】

周末書房/再次喜歡這座城 《可能的花蜜》

內容

周末書房/再次喜歡這座城 《可能的花蜜》
 
【聯合報╱顏艾琳】 2011.06.25
 
推薦書:林婉瑜《可能的花蜜》(馥林文化)
有沒有可能,因為一個人而喜歡一座城市?傾國傾城,不正是這樣的寫照!啊我說反了,因為一本林婉瑜的詩集,我可能重新愛上台北。人可傾城,書亦能使人傾情愛城。我在閱讀《可能的花蜜》時,發現我又深深愛上台北。

首先是愛情。人在台北相遇,進而尋找人海中一處僻地,也許汽車旅館、北投溫泉鄉,也許擎天崗、KTV、海邊,以「失去自己/成為你的一部分也無所謂/變成一種溫柔/熨貼在你無法痊癒的傷口」來取暖療傷;或「心事在溫泉裡載浮載沉/最終統統流走/被泉水烹煮過的我們/離開後,醺然欲睡」,相對於彼此已經負荷的俗世包袱,那種寧寐於私情也不願醒看現實的昏矇;「出借寬大的背/……/讓我退可守地,窺看青春」,以對方的身軀劃開海風,護衛短暫愛情的脆弱;「記住我的聲調/如此矜持努力,才攀升高音/歌曲結束前情懷不假」,卻不屑附和MV裡的愚蠢戀情。

婉瑜的情詩一向溫度很高,讀之可將漠然如我者開化,竟想覓一可互為耽樂的伴侶,以沉淪以苦戀為樂,放牧心性,咀嚼城市中道德的毒草。中毒好像只是一場幻覺,是嗎?想問傾城過的婉瑜,是因為人,還是因為城,何者提供的毒素,迷惑了我們?時代翻轉,在〈可能的花蜜〉中,女人於都會打拚,倦了,竟是由代表故鄉根土的男人,在空中畫出家與小孩的藍圖,給拉回中部平原!從前女人留鄉苦苦等待男人功成名就,賺錢回去迎娶的故事,到了婉瑜這一代,則寫出現代男女的角色易位,有意思。

火鍋店、玩具、遊樂園、101、車站、醫院、幼稚園,往往是親情上演的場所。〈與父親共餐〉、〈最的意義〉、〈神隱〉等,收在「疲憊的旅行」和「鐵金剛」這兩輯的詩,我不忍地重讀多次,欲在其中找到久違的情感。我找到的是婉瑜的感觸。我知道自己的遺憾,也許因為如此,我紅著眼眶、霧了眼睛,仍一再讀著……

一本詩集三十首詩,似乎揭露詩人在台北的行蹤。而過往之事要消亡多久了,才能產生勇氣去寫成詩?婉瑜那敏感的憂鬱,所淬煉的文字花朵,如今讓聞問的毒者,都再次中台北的毒癮。她真的寫出了一本傾城詩集。

全文網址: 周末書房/再次喜歡這座城 | 聯副‧創作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5/6419264.shtml#ixzz1QHPZRmF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