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75】

還來得及說愛你

內容

還來得及說愛你
2011-05-17 中時樂活 作者:貝瑞.霍金斯
◎【作者簡介】貝瑞.霍金斯
 貝瑞.霍金斯從事動物救援活動已有多年,並且舉辦了許多動物救援與認養的座談會與讀者分享各種酸甜苦辣,自從收養第一隻流浪狗之後,他與妻子桃樂絲便在友人的幫助下展開長期的動物救援行動,陸續為孤苦無依、受困街頭的流浪狗找到適合的領養家庭,同時將照顧、收養流浪狗的中途之家概念傳播出去,透過書寫與演講,獲得更多人的支持、也號召各地愛狗人士共襄盛舉。
 在未來的日子裡,他矢志將這份對動物的愛推廣至世界各地,希望能讓所有受難的動物愛有所顧、老有所終,透過了官方網站與中途之家的成立,目前救援活動以超越國界、在全世界各地影響發酵中。
 貝瑞.霍金斯除本書外,另著有五本財經法律書籍:包括了葛蘭特.貝吉(Grant Bage)合著的《構思你的事業(Think Up A Business)》與《如何訂定合約 (Making Contracts) 》,倍受市場評論的推崇;第三本書《如何經營兼職事業(How To Run A Part-Time Business)》集結自他為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發表的系列文章,以十週的時間說明如何創立並經營小型企業;此外並著有《如何發想絕妙創意(How To Generate Great Ideas)》、與年輕創業家路克o溫(Luke Wing)合著《趁年輕開創新事業(How To Start A Business While You're Young)》等。
 貝瑞與桃樂絲共同建立了一個登記在案的慈善機構,以延續、擴大原本的動物救援工作。
 作者的動物救援組織官方網站:www.gsdhomefinders.org.uk

◎【內容介紹】
 很多人都將狗視為家庭的一份子,對牠們照顧得無微不至;但不是每隻狗都能得到如此幸運的際遇,牠們或許曾經被疼愛,但隨著人們的耐心漸失、重心轉移,狗的存在成了累贅,也導致牠們被無情遺棄。
 有越來越多的人投入動物救援的行列,為牠們發聲、追求生存的權利,而貝瑞與桃樂絲夫婦便是其中的一員。自從他們養了十四年的愛犬愛莎死後,他們曾經無法接受生離死別的傷痛,卻在桃樂絲面臨重要手術的關頭時,兩人決定要為愛莎與相愛的對方留下紀念,那就是??加入動物救援的行列。
 專職法律諮詢的貝瑞與大病初癒的桃樂絲分工合作,在短短的一年裡陸續收容了二十隻德國牧羊犬為主的大狗,成立的中途之家,讓每隻原本骨肉如柴、了無生機的流浪狗都重新拾獲笑顏,儘管龐大的醫藥費與照養的工作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但每次幫一隻中途狗找到新的家庭,又是一次精神鼓舞,不但肯定了兩人的志業、同時也讓這份救援工作得到鄰里間更多的迴響。這不但是一份幫助流浪狗新生的工作,同時也是貝瑞與桃樂絲自己有所成長的人生歷練。
 本書為貝瑞與妻子桃樂絲收養流浪狗的心情札記,忠實記錄了收養、照料過程的歷程點滴,內容樸實無華、笑中帶淚,更見人性光輝的一面。
相關新聞
精選內容》還來得及說愛你Ⅱ
精選內容》還來得及說愛你Ⅲ
精選內容》還來得及說愛你Ⅳ
精選內容》還來得及說愛你Ⅴ
     ■相見時難別亦難

     那天早上我很早就醒了,大概才六點吧!因為這將是個很特別的一天。不但會是一個讓我感到極為充實、快樂的一天;也會是一個痛苦難熬、讓我感覺被掏空的一天。

     這就是動物救援工作的真相。你總是會陷入兩難,感覺五味雜陳。

     當你幫收留的動物找到認養家庭時,你會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也會替牠們開心,因為他們再也不是無家可歸的流浪狗。成就感也會油然而生,因為你竭盡所能地幫他們找到一個會真心愛護牠們的家庭。但是之後你會感覺到一種沈重的責任感,壓力也會伴隨而來,你會擔心自己會不會犯了什麼錯,讓悲劇再度上演。

     然而最困難的地方在哪裡?就是在你把牠們送進新主人的座車時。一般來說,這些認養家庭以前都有過養狗的經驗,所以開的都是休旅車。當你幫狗兒關上門、新主人也坐上了車,這時候你就會發現到狗兒們的臉上開始出現擔心的神色:因為你沒有跟牠們一起坐進車子裡。

     通常,新主人都會擁抱你一下表示感謝,甚至送上香吻,也會說幾句讓你放心的話,像是:「別擔心,我們會好好照顧牠的。」也會在幾天之後打電話來回報狗兒們適應的狀況。

     當鑰匙孔轉動、啟動車子引擎,狗兒們的臉上也會跟著顯示出焦慮的神色。牠開始坐立不安起來,因為牠知道車子就要開走了,會把牠一塊兒帶走,而我們卻沒有跟牠在一起。

     我們家的車道位在一個和緩的坡道上,人們總是慢慢地開著車上坡,載著早已成為我們家一份子的狗兒緩緩離開。狗兒通常都會從後車窗盯著站在後面的我們,心裡八成想的是:發生什麼事了?這些人是誰?要帶我到哪裡去?為什麼你們要把我送走?你們不是照顧我們的人嗎?為什麼要把我送走?

     然後車子就會慢慢駛出圍牆大門,沿著村裡的街道往前走,此時通常會有一隻手、或是一條手臂從窗戶內伸出,向我們揮手告別。

     我們就這樣看著車子消失在遠方。然後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好一會兒。好不容易擠出一些鼓勵自己的話,像是:「牠跳進車子裡的時候看起來很開心啊,不是嗎?」或是「牠很高興又看到他們了,對不對?」或是「他們真是好人,獸醫對他們的評價都很高呢。」之類的。

     但是,我們通常都只見過他們兩、三次而已。是我們在短時間內就必須做出評斷的陌生人;是我們必須將流浪狗託付給他們的人;是在他們說他們會好好照顧狗兒時,我們只能相信的人。

     「要從你們這兒認養狗是全世界最困難的。」曾經有個獸醫這麼說,但不是我們的獸醫梅麗莎。他曾經介紹一些他認為相當理想的人到我們這兒來,卻被我們給否決了。對他來說這是一種批評,我們卻當它是一種稱讚。「我們不想隨便幫狗狗找個家庭了事。」在第一次跟可能的認養家庭碰面時,我們都會這麼說:「我們是要幫認養家庭跟狗配對:一個適合這隻狗的家庭、以及一隻適合這個家庭的狗。」

     某次在我們與認養家庭面談時,查理也在場,事後他說:「你們好像婚姻介紹所喔!」

     當時的我聽了只覺得好笑,但事後回想起來,我覺得他說得還真對,雖然桃樂絲說,我們把狗狗交付給那些家庭,讓牠們成為認養家庭的一份子,因此就這點來說,我們比較像是某種領養機構。

     我們想幫狗兒找一個家,但我們也必須認清,那些有求於我們的人們要的究竟是什麼:是一隻「狗」。一位姓法蘭克的年輕人還有他的同居女友想養一隻大狗,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房子有個三百碼長的院子,空間絕對寬敞。但我決定還是親自走一趟瞧瞧實際狀況。結果法蘭克先生大概是太迫切想要一隻血統純正的德國牧羊犬,所以誇大其詞了??其實他只是住在公寓的七樓。此外,還有一位特蘋小姐說她一個人獨居,想養一隻狗作伴。但根據當地動物警察的說法,其實她有四個不到五歲的小孩,他們上一隻狗的耳朵曾被其中一個小孩塞了原子筆。

     而今天,我們又要再度擲出骰子,決定輪到哪一隻狗兒找新主人。而這隻狗曾經與我們相伴共度許多時光,我還記得幫牠清洗傷口、帶牠去看獸醫、確定牠按時吃藥;也忘不了我們為了牠恢復速度緩慢而氣惱的那些日子。還好,牠的臀部還有脊樑骨終於逐漸康復、肋骨開始長出一點肉來。

     經過了這麼多個月的相互為伴,這一次,要在車道上目送牠離開的,就是友達。

     我走進工具間,關上身後的門,坐在地板上。

     「友達,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你那天見到的那位善良的女生……今天要帶你走了。你往後的日子都要跟她在一起生活。」

     「我們曾經一起在這間工具間共渡了許多時光,是不是?我現在已經變得很喜歡坐在地上了。」

     「但是因為我太愛你,所以我沒辦法目送你離開。我不想看見車子載著你開上車道,看見你的表情,好像在說:『你為什麼要把我送走?』漢娜會像我愛你一樣地愛你、照顧你,她還可以給你更多我給不了的時間來陪伴你。」

     「今天是你的大日子,是你新生活的開始。」

     「願上帝保佑你。我現在要離開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