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619】

《張馬丁的第八天》李銳:寫來如登珠峰

內容

《張馬丁的第八天》李銳:寫來如登珠峰
2011-05-22 中國時報 【林欣誼/專訪】

     「以前讀唐詩,總奇怪古人為什麼一天到晚『悲白髮』,現在自己老了,才知道不論古今中外,創作者到頭來,都是一個人面對世界。」中國大陸小說家李銳與作家妻子蔣韻近日連袂訪台,六十一歲的李銳頭髮還沒白,談到近年創作,不禁感悟起歲月。

     李銳與蔣韻是大陸文壇知名夫妻檔,長居山西太原。李銳自一九七○年代起,以《厚土》、《舊址》、《無風之樹》等奠定文壇地位,文革時下鄉插隊的山西農村,為他長年寫作的靈感原鄉。蔣韻則以《我的內陸》、《紅殤》等聞名,常描繪生命的苦難、女性的救贖等,兩人在二○○七年合寫重述《白蛇傳》神話的《人間》,深獲好評。

     李銳和蔣韻都具有溫和親切的氣質。他們是創作上彼此的第一讀者,訪談中一人說話、另一人便靜靜聆聽,偶爾補充,感情和默契可見一斑。近年,他們的獨生女笛安也崛起文壇,成了八○後暢銷代表作家,李銳笑說:「所以我不寫點像樣的東西,怎麼當爸爸呢!」

     李銳剛完成最新長篇《張馬丁的第八天》,以一百年前的中國為場景,預計今年在大陸出版。他說這部作品已在心中醞釀多年,動筆後就關在北京的房子「坐文字獄」,沒有休假,連過年外面大放鞭炮他也緊閉門窗繼續寫,「從年輕到現在,每本書都是每個階段的成果和突破,但這次我有如登珠穆拉瑪峰,像是來一場正面對決!」

     近四十年的寫作資歷,沒讓李銳放鬆,但年紀卻讓他體會到「生命經歷給你的教育遠超過書本」,年輕時的自信和得失心沒了,他更像是為自己而寫,「我至今唯一的文學標準,就是用方塊字深刻地表達自己。」

     蔣韻對寫作的態度則回歸淡定,「年輕時我很焦慮寫得不夠前衛,現在我才不管,寫作過程是自己的,完成的作品就交給外界,我不在意別人說什麼了。」

     他們對文學始終認真嚴肅,多年來安於在西部小城專事寫作,遠離喧囂名利。對新世代的寫作,兩人保持包容態度,李銳認為文學標準不會隨時代改變,暢銷也不代表品質不好,但他們會提醒女兒保持清醒,「寫得不好也會直接說,我們三人一向都是這樣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