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03】

M的旅程/時空吊詭的生命旅程

內容

M的旅程/時空吊詭的生命旅程
2011/05/10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秀威資訊《M的旅程》】
書名:M的旅程
作者:馬森
出版社:秀威資訊
出版日期:2011年03月01日
 
內容介紹:
馬森是當代小說家中最擅長用象徵手法,也最勇於突破小說佈局的一位,我們讀來既有解謎的快樂,又不斷眩惑於謎題的難解,但是,即使在不解之際,伴隨M的旅程對於時空吊詭的探討,對於生命傳承意義的思索,處理景象和人際細微處的抒情片斷,都使這「旅程」成為雖晦澀然而誘人不能釋卷的讀本。──黃碧端(兩廳院藝術總監)

新書內容搶先看:


生命中如此美好的一段時光

在一個晴朗的清晨,M從起居室中推窗外望,見對街遙遙相對的一扇窗也剛剛打開,窗後站了一個人,與自己的衣著相仿,年紀相若,面貌也竟然酷似。


M望著那人,那人也望著M。M舉起右手友善地打一個招呼,那人舉起左手回應,竟如面對著自己鏡中的影子一般。


這奇怪的情境,使M不勝詫異。M按捺不住,背轉身離開窗口,再回頭外望,對街窗中的那人,也背轉身離開窗口,回頭對望。M於是不再遲疑,從位於二樓的公寓裏走出去,飛快地奔下樓梯,衝出大門,急趨對街的門廊。好在那邊大門洞開,M直衝入門內,才發現門內的景觀與自己的公寓大樓一般無二,樓梯上鋪的也是雞血色的地毯,兩壁原來應該是銀色的壁紙已經泛黃,而且有幾處點綴著不多麼悅目的咖啡色斑塊,好像有人曾把有色的飲料澆潑上去的一般。


太熟習的顏色,太熟習的物狀,一時間使M的興奮之情驟減,一步步挨上二樓,推開那一扇再熟習不過的門,迎接他的竟是他剛剛離開的自家的公寓!


M走過甬道,進入起居室之後,急急走向窗前外望,於是又見對街的窗口,那本該是自己公寓的窗口,仍然站著那個與自己衣著相仿,年紀相若,面貌酷似的人!


走出自家的公寓,走進對街的大樓,仍然是自己的公寓,而與自己酷似的主人卻永遠在相對的一方,何者為虛?何者為實?M覺得糊塗起來。


但有一件事是M忽然領悟到的,他走不出自己的公寓,不管走到哪裏,因此他也把握不住那個酷似自己的人。


這並非M的幻覺,因為每天M都這麼走一遭,從這邊的公寓走向對街的公寓,第二天又從對街的公寓走回來。每一個清晨,M都以初次發現的清新的眼光注視對街那另一個自己──那個可望而不可及永遠無能觸接的自己。每天的興奮之情也都不像是重複過的,而都像是生命中的第一次。這樣的感覺,每次過後想必都墮入遺忘之中,於是每天都是一番清新的經驗。設若不是墮入遺忘中的話,這經驗會成為陳腐得不易忍受的苦刑了。


這樣日復一日,使M覺得生命仍然是挺有意義的,否則便不能保證M不會從瞭望對街的窗口縱身而下,不再去追尋那個與自己酷似,或者竟然與自己一般無二的那個人──或者那另一個自己。


然而有一天,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對街不但不見了那與自己的公寓大樓相似的,或者說竟然一般無二的公寓大樓,鋪展在眼前的竟是一片荒漠的大地,遼闊得足以使人的眼珠跌落出眶外也不足以盡視其遼闊之景觀,就像人類賴以立足的大地忽然不再是有限的球形,而是平直地蔓延向無盡的太空。在這荒漠的大地上,突兀地矗立著一株極高的大樹,距離恰巧使他仰視時可以看清楚樹顛,那裏一些無葉的禿枝與下方茂密的枝葉形成強烈的對比。在那些枯枝上站立著無數漆色的烏鴉。隱約中M似乎聽到烏鴉呀呀的叫聲。


如果在其他的時日,聽見這般的叫聲,M可能會覺得有霉運當頭的徵兆。但,此刻,烏鴉在這荒漠的大地上是唯一可見的生物;而況,在M此刻的思索中,倒覺得人才可能為其他生物帶來噩運,哪有資格把自己的運道責怪到其他生物的身上去?


此時,M不但不覺得烏鴉可厭,反而感到牠們烏黑發亮的羽翼像黑色的錦緞一般美麗。


有許多烏鴉在呀呀的鳴叫聲中飛起,旋又棲止,旋又飛起,而終於結成烏黑的一群投向更為遼遠的天際,直到隱沒在澄藍色的深處,就像投入藍色的大海一般,無跡可尋了。


荒漠的大地上,如今只矗立著那株無聲的樹。


就在這時,M忽見樹下有一個白色的形體,正艱辛地順著樹幹向上爬行,爬到數尺就跌落下來,然後又再艱辛地爬著。M忍不住下樓去,走向大樹那裏,發現向樹幹爬著的竟是一個光裸的嬰兒。M站在樹下,嬰兒恰巧又再度跌落,這次不偏不斜地正好跌落在M的懷抱中。


嬰兒在M的懷抱中不停地扭動著身軀,裂開一張無齒的嘴凶猛地大哭起來。M懷抱著啼哭的嬰兒,先是有點不知所措,後來便堅定不移地把他攜回公寓,心中萌生出一抹為人之父的溫馨。


回到公寓,M把嬰兒裝進一隻原來盛菜的竹籃裏,小心地墊了柔軟的毛毯。可是,嬰兒不睡,不食,只一味地哭啼。啼聲愈來愈像烏鴉的鳴叫,呀呀呀呀……使M頭痛欲裂。M從臥室逃向起居室,從起居室逃向廚房,又逃向浴室,都無法擺脫呀呀呀呀烏鴉似的哭聲。M用兩手堵塞住耳洞,仍然無濟於事。他終於忍受不住,只好向外逃去,希望擺脫掉這樣的哭聲。但是,不幸的是,嬰兒的哭聲好像黏牢了他的耳鼓,始終縈繞在他的耳畔,再也拂拭不去;不管M跑出多遠,哭聲仍然跟在那裏。M幾乎要發起狂來了,瘋人般在那荒漠的大地上奔跑著。在無計可施之餘,M只好再折返自己的家門,猶豫著是否應該進去。這時候門卻自行開了,嬰兒的哭聲也嘎然停止。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門後還有同樣的一扇門。轉眼間那扇門也自行開了,又出現另外的一扇。一瞬間,無數扇重重疊疊的門戶都一一地在M的面前打開,M才知道他要進入的是永遠也進不完的門戶,而他是永遠站在門外的那個人。


忽然,有一道澄澈的光芒從遙遠的洞開的門裏投射出來。在這純淨的光輝裏,M看見他所拋棄的那個啼哭的嬰兒正慢慢地向他爬行過來。他不但不再啼哭,臉上反而浮現著童稚的笑容。


一霎時,M張開雙臂,心中體驗到生命中從未有過的如此美好的一段時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