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51】

還來得及說愛你/動物救援,永遠不嫌晚

內容

還來得及說愛你/動物救援,永遠不嫌晚
2011/04/26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凱特文化《還來得及說愛你》】

 
書名:還來得及說愛你
作者:貝瑞.霍金斯
譯者:王若英
出版社:凱特文化 
 
內容介紹:

很多人都將狗視為家庭的一份子,對牠們照顧得無微不至;但不是每隻狗都能得到如此幸運的際遇,牠們或許曾經被疼愛,但隨著人們的耐心漸失、重心轉移,狗的存在成了累贅,也導致牠們被無情遺棄。


有越來越多的人投入動物救援的行列,為牠們發聲、追求生存的權利,而貝瑞與桃樂絲夫婦便是其中的一員。自從他們養了十四年的愛犬愛莎死後,他們曾經無法接受生離死別的傷痛,卻在桃樂絲面臨重要手術的關頭時,兩人決定要為愛莎與相愛的對方留下紀念,那就是――加入動物救援的行列。


專職法律諮詢的貝瑞與大病初癒的桃樂絲分工合作,在短短的一年裡陸續收容了二十隻德國牧羊犬為主的大狗,成立的中途之家,讓每隻原本骨肉如柴、了無生機的流浪狗都重新拾獲笑顏,儘管龐大的醫藥費與照養的工作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但每次幫一隻中途狗找到新的家庭,又是一次精神鼓舞,不但肯定了兩人的志業、同時也讓這份救援工作得到鄰里間更多的迴響。這不但是一份幫助流浪狗新生的工作,同時也是貝瑞與桃樂絲自己有所成長的人生歷練。


本書為貝瑞與妻子桃樂絲收養流浪狗的心情札記,忠實記錄了收養、照料過程的歷程點滴,內容樸實無華、笑中帶淚,更見人性光輝的一面。


新書內容搶先看:


相見時難別亦難

  那天早上我很早就醒了,大概才六點吧!因為這將是個很特別的一天。不但會是一個讓我感到極為充實、快樂的一天;也會是一個痛苦難熬、讓我感覺被掏空的一天。

這就是動物救援工作的真相。你總是會陷入兩難,感覺五味雜陳。

當你幫收留的動物找到認養家庭時,你會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也會替牠們開心,因為他們再也不是無家可歸的流浪狗。成就感也會油然而生,因為你竭盡所能地幫他們找到一個會真心愛護牠們的家庭。但是之後你會感覺到一種沈重的責任感,壓力也會伴隨而來,你會擔心自己會不會犯了什麼錯,讓悲劇再度上演。

然而最困難的地方在哪裡?就是在你把牠們送進新主人的座車時。一般來說,這些認養家庭以前都有過養狗的經驗,所以開的都是休旅車。當你幫狗兒關上門、新主人也坐上了車,這時候你就會發現到狗兒們的臉上開始出現擔心的神色:因為你沒有跟牠們一起坐進車子裡。

通常,新主人都會擁抱你一下表示感謝,甚至送上香吻,也會說幾句讓你放心的話,像是:「別擔心,我們會好好照顧牠的。」也會在幾天之後打電話來回報狗兒們適應的狀況。

當鑰匙孔轉動、啟動車子引擎,狗兒們的臉上也會跟著顯示出焦慮的神色。牠開始坐立不安起來,因為牠知道車子就要開走了,會把牠一塊兒帶走,而我們卻沒有跟牠在一起。

我們家的車道位在一個和緩的坡道上,人們總是慢慢地開著車上坡,載著早已成為我們家一份子的狗兒緩緩離開。狗兒通常都會從後車窗盯著站在後面的我們,心裡八成想的是:發生什麼事了?這些人是誰?要帶我到哪裡去?為什麼你們要把我送走?你們不是照顧我們的人嗎?為什麼要把我送走?

然後車子就會慢慢駛出圍牆大門,沿著村裡的街道往前走,此時通常會有一隻手、或是一條手臂從窗戶內伸出,向我們揮手告別。

我們就這樣看著車子消失在遠方。然後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好一會兒。好不容易擠出一些鼓勵自己的話,像是:「牠跳進車子裡的時候看起來很開心啊,不是嗎?」或是「牠很高興又看到他們了,對不對?」或是「他們真是好人,獸醫對他們的評價都很高呢。」之類的。

但是,我們通常都只見過他們兩、三次而已。是我們在短時間內就必須做出評斷的陌生人;是我們必須將流浪狗託付給他們的人;是在他們說他們會好好照顧狗兒時,我們只能相信的人。

「要從你們這兒認養狗是全世界最困難的。」曾經有個獸醫這麼說,但不是我們的獸醫梅麗莎。他曾經介紹一些他認為相當理想的人到我們這兒來,卻被我們給否決了。對他來說這是一種批評,我們卻當它是一種稱讚。「我們不想隨便幫狗狗找個家庭了事。」在第一次跟可能的認養家庭碰面時,我們都會這麼說:「我們是要幫認養家庭跟狗配對:一個適合這隻狗的家庭、以及一隻適合這個家庭的狗。」

某次在我們與認養家庭面談時,查理也在場,事後他說:「你們好像婚姻介紹所喔!」

當時的我聽了只覺得好笑,但事後回想起來,我覺得他說得還真對,雖然桃樂絲說,我們把狗狗交付給那些家庭,讓牠們成為認養家庭的一份子,因此就這點來說,我們比較像是某種領養機構。

我們想幫狗兒找一個家,但我們也必須認清,那些有求於我們的人們要的究竟是什麼:是一隻「狗」。一位姓法蘭克的年輕人還有他的同居女友想養一隻大狗,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房子有個三百碼長的院子,空間絕對寬敞。但我決定還是親自走一趟瞧瞧實際狀況。結果法蘭克先生大概是太迫切想要一隻血統純正的德國牧羊犬,所以誇大其詞了――其實他只是住在公寓的七樓。此外,還有一位特蘋小姐說她一個人獨居,想養一隻狗作伴。但根據當地動物警察的說法,其實她有四個不到五歲的小孩,他們上一隻狗的耳朵曾被其中一個小孩塞了原子筆。

而今天,我們又要再度擲出骰子,決定輪到哪一隻狗兒找新主人。而這隻狗曾經與我們相伴共度許多時光,我還記得幫牠清洗傷口、帶牠去看獸醫、確定牠按時吃藥;也忘不了我們為了牠恢復速度緩慢而氣惱的那些日子。還好,牠的臀部還有脊樑骨終於逐漸康復、肋骨開始長出一點肉來。

經過了這麼多個月的相互為伴,這一次,要在車道上目送牠離開的,就是友達。

我走進工具間,關上身後的門,坐在地板上。

「友達,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你那天見到的那位善良的女生……今天要帶你走了。你往後的日子都要跟她在一起生活。」

「我們曾經一起在這間工具間共渡了許多時光,是不是?我現在已經變得很喜歡坐在地上了。」

「但是因為我太愛你,所以我沒辦法目送你離開。我不想看見車子載著你開上車道,看見你的表情,好像在說:『你為什麼要把我送走?』漢娜會像我愛你一樣地愛你、照顧你,她還可以給你更多我給不了的時間來陪伴你。」

「今天是你的大日子,是你新生活的開始。」

「願上帝保佑你。我現在要離開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