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285】

失落靈魂招領處/尋找遺失的夢想

內容

失落靈魂招領處/尋找遺失的夢想
2011/04/29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世茂出版《失落靈魂招領處》】
 
書名:失落靈魂招領處
作者:荷瑟普.婁佩茲.羅麥洛
譯者:陳錦慧
出版社:世茂出版
出版日期:2011/4/26 
 
內容介紹:

書店的經營者伊佩蘭莎在某天早晨醒來時發覺自己似乎丟失了一樣重要的東西,不論是家庭抑或工作都讓她無力以對,風雨飄搖中她來到了「失落靈魂招領處」。在那兒,她碰到了一位滿頭紅髮的神仙教母

為了找回伊佩蘭莎所丟失的夢想,他們來到了奇幻的夢想樂園……


人生在世,要想達成任何目標,要想活得精采盡興,就得懷抱夢想。也許你是那種從未遺失過夢想的人,那麼,這本書對你來說可能毫無用處。可是,如果你跟絕大多數的芸芸眾生一樣,曾經感到生命失去意義,曾經生活得痛苦迷惘、找不到重心,曾經覺得無所適從、舉措不安,那麼,就請繼續讀下去。

新書內容搶先看:


第一章 遺落的鑰匙

那天早上醒來時,我感覺渾身不對勁。沈重的眼皮還來不及睜開,胸口就浮現一股無以名狀的空虛感,像是有某個東西憑空消失了,遍尋不著。那時我的心神還游移在寤寐之間,腦子裡推敲著是否有人趁著黑夜偷走了我的心,在我的胸口留下了惱人的空洞?或者是我自己把心遺留在某個出版社?抑或是在前一天的商務午餐後,不慎掉落在餐桌底下?我越想越膽顫心驚,於是我趕緊睜開雙眼,雙手捂住胸口,發現心臟還在原處跳動著,這才鬆了一口氣。

我試著從床上坐起身來,那股空虛感越發沈重了,沈甸甸像船錨似的,施展出一股巨大的力道,硬生生把我往下拖。聽起來很奇怪,空虛竟然也有重量。可是它的的確確沈重無比,我幾乎下不了床,更別提走到廚房。我可以聽到丈夫和女兒為了不干擾我的睡眠,在廚房裡壓低了聲音說話。

這現象並非頭一遭。最近幾個星期以來,每天早晨醒來後,我都得掙扎一番才下得了床,全身上下有氣無力。這種無精打采的症狀很不幸地已經持續了一段時日,這幾天偏偏又多出一股莫名的壓力,像是一副千斤重擔。可是這擔子並不在我肩上,它壓在我的心頭,令我無力擺脫。

卡洛斯每天早晨送露西亞上學,我想趕在他們出門之前跟露西亞相處片刻。有了這股信念的激勵,我鼓起超人般的意志力,努力從床上坐起身,緩慢無力地披上睡袍,拖著沈重的腳步,穿過走廊,走進廚房。

「媽咪,早安!」

露西亞坐在餐桌前,雖然才只八歲,外表看起來卻出奇地成熟。她正吃著加了牛奶的巧克力口味穀片。露西亞愛吃巧克力,只要沒有我在一旁阻撓,她就毫不節制。我癱坐在椅子上,默默向天上慈悲的神靈祈求,請祂賜給我一杯滿滿都是咖啡因的黑咖啡,好讓我可以在剎那間精神百倍。

「哇,今天精神很不錯哦!」卡洛斯把我渴望的那杯提神飲料放在我面前,在我的亂髮上輕輕一吻,「還好嗎?」

「呃……我也不清楚,腦袋好像還不是很清醒。」

「這樣啊,那妳最好趕緊清醒過來。今天是星期五,我們可有得忙嘍!晚上馬科斯和安娜要過來吃飯,妳說妳會順便到書店旁邊那家熟食舖買點東西回來。對了!還要一瓶好酒,妳知道馬科斯和安娜是很講究的。」

我毫不掩飾厭煩神色,費勁地把杯子舉到唇邊——就連這麼輕而易舉的動作都得花上一番功夫。

「伊佩蘭莎,他們可是妳的朋友,」卡洛斯察覺我的不悅,語帶責備。「何況妳很久沒跟他們聚聚了。話說回來,妳好像很久沒有跟工作以外的朋友連絡了。妳得趕緊打起精神來,妳知道我沒辦法去採買,五點鐘我得去學校接露西亞,送她去上音樂課,接著還有游泳課。今天是星期五……」

短短一分鐘之內,卡洛斯兩度提到星期五。可是我壓根兒不在乎哪一天是星期幾。曾經,已經忘了在多久以前,周五晚上是周末的起點,是趣味冒險的序曲。如今,不管星期幾,我滿腦子都只想著盼著書店打烊,我才能回到家裡,倒臥在沙發上,沈沈睡去。人們不是說「一睡治百病」嗎?

忽然間,我又察覺到那股強烈的空虛感,就在胸骨正下方,雖然不痛,可是那種感覺很擾人,甚至令人沮喪。我想跟卡洛斯訴訴苦。

「你知不知道我剛剛起床的時候怎麼了?」

「親愛的,我們得晚一點再聊,露西亞就要遲到了。露西亞,快點把牛奶喝掉!我們該走了。」

「晚一點?」我用盡從那杯苦澀咖啡得來的微弱力氣出聲抗議,「晚一點是什麼時候?在這個家裡,『晚一點』永遠都不會到……」

「伊佩蘭莎,妳明知道我在趕時間呀!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問題又不在我……」

「可是我只要你給我一分鐘啊!」

卡洛斯俐落地抓起餐巾紙擦了擦露西亞的臉,幫她揹起書包,一邊轉頭望著我。他的眼神刺痛了我,我感覺一陣憂傷襲上心頭。我忽然發現,自己一直不曾清楚地意識到,我和卡洛斯之間的相處好像只剩下行事曆上的一連串活動,需要嚴格遵守,不容質疑,沒有隨性揮灑的空間。他用他自己的方式在愛我,這點毫無疑問,可是,最近我始終覺得我們只是按照生活的模式行禮如儀,談不上有什麼親密的互動。

「好吧,」卡洛斯猶豫了一會,終於讓步,「說說看,妳怎麼了?」

「我醒來的時候,這裡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我用手掌拍拍胸口,「你大概會以為我瘋了,可是那種感覺就好像有某個很重要的東西不見了,而我卻不知道究竟丟了什麼東西,煩死人了。」

「妳該不會又把鑰匙搞丟了,是不是?」

「卡洛斯,我不是在開玩笑……」

「好好好,親愛的,我只是隨口問問,因為妳經常掉鑰匙……」

這時露西亞走到我身邊,吻了我一下,然後拉起她爸爸的手,急著要出門。卡洛斯故作姿態地抗拒著。

「好啦,走吧,走吧,我們晚一點再談。」我放棄了。雖然我心裡很清楚,這所謂「晚一點」在這一天裡都不會出現,它得耐心等候,一直到變成不可能。

卡洛斯和露西亞的身影消失在走道盡頭,留下我獨自面對那份空虛感。露西亞的歌聲飄盪在空中:「鑰匙在哪裡?嘿喲喲、滴哩哩!鑰匙哪兒去啦?哎呀呀、噠啦啦!」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