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79】

山崎豐子寫小說 全靠調查癖

內容

山崎豐子寫小說 全靠調查癖
 
林欣誼/中國時報(20110501)

     今年八十七歲的日本小說家山崎豐子至今寫作不輟,二○○九年發表最新長篇小說《命運之人》並同時出版《山崎豐子 自述作品》系列三書,台灣近日引進其中一冊《山崎豐子自述:我的創作.我的大阪》,書中收錄她數十年來談論創作與故鄉大阪的文章,親切之中也讓人嘆服這位國寶級作家為寫作付出的心力。

     山崎豐子擅長描繪商場與組織內幕祕辛,曾寫出《白色巨塔》、《華麗一族》、《不毛地帶》等膾炙人口的代表作。

     山崎豐子是大阪老字號昆布店之女,曾任《每日新聞》記者,卅三歲才以處女作《暖簾》一鳴驚人。她從未想過當作家,得獎後,她的報社長官、作家井上靖督促她「寫小說如同上戰場,歸途的橋已被燒毀,無路可退」,才讓她有了身為作家的覺悟。
     山崎豐子至今出版十四部長篇小說,題材從企業鬥爭、醫界腐敗到戰爭的反省。在長達數十萬字的篇幅中,她將這些行業的祕辛刻畫得栩栩如生,靠的不只是想像力,更是深厚的調查採訪功夫。

     「我有很特別的調查癖,若遇到什麼解不開的問題,就會認真地四處查訪,不查個水落石出,便無法甘心。」山崎豐子自嘲,就算原本只是為了寫小說而展開調查,卻在不知不覺間把小說擱在一旁。

     例如撰寫《白色巨塔》時,她除了閱讀許多醫學書、研究解剖圖,也四處參觀醫院、採訪醫師,「行程排得像是神風特攻隊出擊一般」,還遠至德國參觀兩座癌症研究中心。寫作《華麗一族》時,她曾拿著一段寫好的對話,去請教瞭解政商關係運作的記者,請他修改給予意見。她說:「有時採訪得到的內容,是無論我再怎麼運用想像力,都想不出來的。」

     發表於六○年代的《白色巨塔》,因大膽刻畫當時宛如「聖城」的醫界內幕,遭受莫大爭議。但她說:「我並不是要質問醫學界的良心,也不是帶著雄心壯志試圖挑戰醫學界的近代封建制度,只因為,這正是強烈的人類寫照。」

     這部小說的結局,主角之一、財前五郎醫師在醫療糾紛官司中勝訴,她收到讀者、醫院誤診受害者的「不平之聲」。「這讓我認真思考,作家若以社會題材寫作,需要負起何種責任。」也因此,原本為顧全小說完美而拒絕寫續集的她,破例為了「作家的社會責任」而撰寫《白色巨塔》續集,過程中更找了多位醫師模擬財前五郎的醫療糾紛官司中,雙方針鋒相對過程,用心可見一斑。
 
最愛刻畫「人的金錢欲望」
2011-05-01 中國時報 【林欣誼/台北報導】
     山崎豐子秉持「半年讀書、半年書寫」的習慣,她認為好的小說作者就像能把原本直挺挺的枝幹,變化成巧妙的盆栽,但她又自謙沒有這個能力,「因此我想寫的,是在褐色且光禿的山上,一株一株將樹種下的『植樹小說』。」至於植樹的材料,則一直是她出生、成長、也最能掌握的大阪。

     很多人把山崎豐子歸類為揭發黑暗、伸張正義的「社會派」作家,但她對這樣的分類感到疑惑,因為她勾勒作品時腦中最先浮現的都是「人」,而不是社會議題或弊病。比如寫《華麗一族》時,先構思了具有雙面性格的萬俵大介人物雛形,想好他的髮型、拿刀叉、咳嗽與喝咖啡的樣子後,才考慮他所屬的企業是什麼。

     她寫了許多小說都在揭發企業運作的內幕,原因在於她最有興趣的課題就是「人類的金錢欲望」,她希望有一天能達到自己最喜歡的作家巴爾札克的境界。

     她也直言批評,日本的小說主流是一種「逃避文學」,忽略實際的市民生活,讓現在許多中產階級對過去日本如何走過貧窮、當時靠什麼維生等都一無所知,她特別希望自己筆下能捕捉市民的生活意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