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261】

瘋人教育日記/透視中國教育問題

內容

瘋人教育日記/透視中國教育問題
2011/04/11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釀出版《瘋人教育日記》】 
書名:瘋人教育日記
作者:鄭偉
出版社:釀出版
出版日期:2011年04月13日 
 
內容介紹:

《瘋人教育日記》從一個「瘋人」的視角出發,以犀利的筆調記錄了作者在一所私立學校中的親身經歷和體驗。作者不是就教育論教育,而是將教育置入政治、經濟和文化的廣闊背景下加以透視和分析。

透過此書,讀者不僅能看到中國教育的現存問題,更能中國的當下社會有更深刻的認識。

新書內容搶先看:


文化教育,一個民族的靈魂

總的來講,教師群體是一個奇怪的,甚至是變態的群體。他們以教育為生,自己卻並不真正懂得教育;他們以「師」自稱,自己卻是不學無術;他們揚言在啟蒙學生,自己卻沒接受過啟蒙;他們聲稱要學生有獨立人格,自己的人格卻很分裂;他們認為自己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卻不知自己根本不配這個稱號。

文化教育,本是一個民族的靈魂。然而,不讀書是教師中的普遍現象,讀書的教師反而成了「另類」分子。憑著教師們現有的貧瘠的精神世界,他們又何以能擔負起民族興旺之重任?

這是一個每位教師都應深思的問題……


文化教育,是一個民族的靈魂。一氣讀完《世界上最成功的教育─猶太教育揭秘》後,深感一個民族的興起與衰落,與其文化教育休戚相關。看看在「二戰」廢墟上發展起來的德國和日本,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是兩個非常優秀的民族,兩國的文化非常值得我們研究。

不過,世界上還有一個非常優秀的、值得稱道的民族,這便是猶太民族。

一提到猶太民族,人們不禁會想到尼采和希特勒。一百年多前尼采指出,基督教統治歐洲思想的時代應該終結,並進而向世界宣告「上帝死了」。在尼采身上,有著獨立意志,受生命衝創力牽引,發揮著生命創造力的人叫「超人」,與之相對的就叫「末人」。過著遊牧生活的猶太人四處流浪,自然可能被劃入了「末人」之列 。既然基督教源自猶太教,尼采也就不會讓「末人」的思想統治歐洲。我想,這是尼采敵視基督教的原因。希特勒崇尚尼采,是尼采的忠實信徒。據說,他鼓勵士兵隨身攜帶並閱讀尼采的著作,他本人也曾去尼采的墓前拜謁過,還把尼采的著作送給了墨索里尼。希特勒把尼采的思想推至到極限,在「二戰」期間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其罪惡行徑可謂罄竹難書。

事實證明,猶太人從來就沒有被擊垮過。經歷了二千多年的風雨,迫害、戰爭、遷徙並沒有使猶太民族絕跡於人寰。相反,在政治、經濟、文化、藝術等各個領域中,猶太人在世界範圍內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以色列的經濟也早已躋身上世界前十二強。追根溯源,猶太人取得如此令人矚目的成就,是因為它有非常獨特的文化教育。

我無意贅述猶太人的歷史,只想說說猶太的文化教育。自古以來,猶太人就崇尚知識與智慧,並將其視為人生第一財富。猶太人篤信的《聖經》明示:人們只有誦讀此經,才能領會上帝的旨意。由於收錄很多頗具教育意義的章節,《聖經》已是猶太人啟蒙的必備讀物。可以說,猶太人最先消滅文盲,因為這是一個愛書的民族。據說,猶太人家裡至今還有一個風俗,即當孩子懂事時,父母便會在《聖經》上滴一點蜂蜜,讓孩子舔食,有「書是甜蜜的」意識。用心良苦,彰明較著,讓人沉思不已。

於是,我不禁聯想到我們的教育現狀。一位學生告訴我,考入大學的某個班級的學生,入學後都尋歡作樂,虛擲光陰。一學年下來,大部分學生都「亮紅燈」─補考。此事讓我想到過很多。我們教師辛辛苦苦教學生,卻未讓學生明白他們為何要讀書,更沒能教會他們喜愛讀書。即使個個學生都上大學,中國大學的入學率居世界之冠,那又有何益呢?

學校培養出這樣的學生,學校裡究竟是什麼情形呢?我們先來看看教師吧。

忙於教學也好,被家務所困也罷,沉溺於麻將消遣,或搞家教撈外快也行,教師們大學畢業後一直吃老本,憑著在大學裡學的知識竟能一輩子掙到飯錢。若干年下來,不僅才情沒增加,連老本行丟得差不多了。同時,分數教育把教師塑造成了給出售前的鴨子注水的飼養員,或是技術嫺熟的泥水匠,讓教師身上沒有多少文化氣息可言。教師們處於蒙昧而不自覺,反而會嘲笑讀書學習。在學校中,我這種人屬於異類。只要人群看見我,便會大叫「怪物來了!」,隨即作鳥獸狀散去。

這種校園文化中,領導們自身也不讀書,卻可能「聖化」自己而號召教師讀書。當然,他們在骨子裡沒有多少對知識的尊重或對思想的敬畏─教師有了思想文化,分數便不見了,這可關係到他們的仕途。他們只是政治奴才,或一枚政治棋子。不學無術拒絕啟蒙的他們,何來良知與理性呢?

波普爾說過:「最大的無知,不是缺乏知識,而是拒絕知識。」中國人的無知與可悲,也在於不讀書和拒絕知識。我說中國人不讀書,你可能不同意。鄭也夫先生對圖書種類曾做過研究,並指出中西文化複製的速度不同。在西方出現印刷術的1450年,中西方的圖書種類大致相當。然而,1600年時西方有125萬種,中國有1.4萬種,西方是中國的89倍。到1900年時,西方有1125萬種,中國有12.6萬種,差距也恰好是89倍。這個89倍說明什麼?它表明西方的知識總量是中國的89倍,表明西方人比中國人更喜歡看書(沒有需求,也不會有書),甚至表明中國在鴉片戰爭中必然會失敗!89倍,能表明很多很多。

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有著很強的「實用理性」的性格。人們追求世俗生活中的實用,認為「思想不能當飯吃」。幾年前的一個統計資料表明,在中國,擁有藏書的家庭僅佔總數百分之幾。中國人也發明了印刷術,卻只是將其用來印刷祭祀死人的紙錢,中國沒有因此而出現幾個大思想家。現在,消費主義和功利主義盛行,政治還偏要收編學術。這樣的國度,能有什麼學術研究成果呢?數學家丘成桐說過,北京大學的教授的研究能力還不如哈佛大學的本科生。這不足為怪。北京大學百分之四十的師資都是從國外引進的不入流的教授,而北京大學還要以百萬年薪供養他們。2005年,台灣的李敖先生在北京大學演講時,只用了一個字總結北京大學─孬!前不久,耶魯大學校長在一次演講中指出,中國人只為名利而學術。他猛烈批評了中國的學術腐敗,認為「中國人是人類歷史上的大笑話」。

目前,我國在讀博士生人數由1999年的5.4萬人增加至2009年的24.63萬人,十年間增加了4.56倍。2008年,我國博士學位授予數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學位授予國家。有統計顯示,大部分博導認為自己適合指導的學生不超過六名,而最多的高達一百一十名,完全是在「批量生產」博士。然而,我國的博士的學術成就或知識面差得可憐,水平遠不如其他國家或「國際標準」。確實,中國的博士只配做「士」,尚不能達到真正的「博」。不久前,教育部不得不對「博士氾濫」進行了整頓,僅遼寧師範大學就取締了幾十位教授的「博導」資格。眼見外國的博士有多少,我們就得眼饞,就得批准多少來意淫一番?這是什麼思想在作祟呢?

這裡,我要講幾個小故事。

在「二戰」中,德軍圍困史達林格勒長達兩年之久。德軍每天對城裡實施炮轟,妄圖把這座偉大的城市從地圖上抹去。透過一條秘密通道,蘇聯人才把少量糧食勉強偷運進了城裡,讓每人每天有二條麵包的配額。市民們雖然食不果腹,卻每天都要去圖書館獲取精神食糧。德軍的炮彈在圖書館附近爆炸,卻絲毫不能影響人們讀書。讀書期間,時而有人餓昏過去,趴在桌子上不動了。想想吧,那是怎樣的一個場面?那又是怎樣的一個民族?普希金、托爾斯泰、赫爾岑、索忍尼辛、高爾基……這個名單可以列得很長很長。俄羅斯民族養育了如此之多的偉人,這絕不是一件偶然的事。

去年旅遊時,我曾乘過上海與杭州之間的「城際列車」。乘車的兩個小時中,乘客們都呆呆地愣坐在那兒。整個車廂中,我只看見一個人在讀書─一個外國女人。我去杭州與家人會合,相機碰巧留在老婆身上,我沒能把當時的情形拍下來。今年去「中國死海」旅遊,又看到了類似情形。一個外國人認真地讀著書,而其背景卻是中國人正在大快朵頤。一個是攝取精神食糧,而一個是攝取物質食糧,其鮮明的對照反差,讓人真是浮想聯翩。

猶太人也是一個會掙錢的民族。世界的巨賈富豪中,有不少是猶太人,而且在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獲得者中,猶太人佔的比例非常高。中國人難道不會掙錢嗎?在歷史上,山西曾一度是中國的經濟中心。那時邊境上駐有軍隊和遊牧,山西人就馱去日用品做起生意來,也就因此有了「走西口」的民歌。後來,山西還最早出現了「錢莊」。浙江人也會做生意。據悉,巴黎現有六七萬溫州人,有「有生意處便有溫州人」之說,目前國內各地也均有「浙江商會」。一個浙江里安人告訴我,在他家鄉,男人都出門做生意,家裡只剩下婦孺。浙江人善做生意,這已是蜚聲海內外的事。

所以,誰說中國人笨呢?中國人不笨,也會經商。但是,問題不僅是經商。猶太人出過無數的思想大家,包括我們熟知的斯賓諾沙、佛洛依德、愛因斯坦、柏格森、馬克思、胡塞爾、茨威格等。中國人也會經商,卻無法產生出世界頂級的思想大家。我相信,即使中國成為世界上經濟最發達的國家,也難為世界的思想文化有所奉獻。

我曾拜讀過李敖先生紀念「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的一篇雜文,所言內容以「如果我是日本人,我也會去參拜靖國神社!」為題,把中國人醜陋的一面批判得入木三分。對此,我並沒義憤填膺,反而極為拍手稱快。作為一個尼采主義者,我不是認為要無止殺戮,而是主張無論個體與群體,都要學會自強不息。只有自強不息,才能真正贏得別人的尊重。我們不必為「南京大屠殺」悲鳴,也不必指責731部隊細菌試驗的慘無人道。我們不妨再想想,日本人為何崇敬同樣死於他們之手的楊靖宇和張自忠將軍呢?那是因為日本人只崇敬那些有氣節的人。中國長期做奴才,也習慣於、甚至是喜歡做奴才。日本人來中國是欲做君主,而中國人可以照常做奴才。君主對奴才有生殺予奪的權力,這是天經地義的事。

分數教育忽視靈魂的教育,已把學生的靈魂抽空。雪上加霜的是,提高分數的辦法還是採用「訓狗教學法」─迫使學生機械重複地做習題。這樣的教育現狀,能讓我們培養出什麼人呢?用尼采的觀點來講,大概中國人只能算作一群「末人」。世界不是「末人」創造的,而是「超人」創造的。「末人」能有什麼用呢?只能用來被屠殺,只配被開除球籍。

我們常說中華民族是如何偉大,可我們不知什麼是偉大。偉大應該是一種氣息,它與墨香一同從書卷裡溢出來;偉大應該是一種深度,它從思想火花中折射出來;偉大應該是一種氣節與風骨,它從精神氣質中反映出來。我們這個長期受專制統治奴役的,一個不愛讀書的民族,能在多大程度上是偉大的呢?

病態的文化教育,必定薰陶出病態的靈魂。中國人有靈魂嗎?即使有,恐怕也只能是病態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