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19】

潘朵拉の祕密/即使你受過傷,但你還是有權利去愛

內容

潘朵拉の祕密/即使你受過傷,但你還是有權利去愛
2011/04/22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鮮歡文化《潘朵拉の祕密》】
編註:身邊是否也有個很特別,充滿著祕密,卻也總是帶來奇蹟的「潘朵拉」,不管那個人是你的情人,或是死黨,歡迎留言與我們一起分享你們的故事。
 
書名:潘朵拉の祕密
作者:AZURE
出版社:鮮歡文化
出版日期:2011/04/26 
 
內容介紹:

在你的生命中,有沒有這麼一個朋友,很特別,充滿著祕密,卻也總是帶來奇蹟?


潘朵拉──同時代表著希望與絕望,也是故事中女主角最好卻又最奇妙的朋友。

郁喬第一次見到潘朵拉是在國中,頂著一頭綠髮的潘朵拉說自己從火星轉來的;再次相逢,留著一頭金白色長髮的潘朵拉卻由土星而來。


家庭破碎、被排擠、個性獨癖的郁喬,因為潘朵拉,重新對生命燃起希望,雖然一路上還是走得跌跌撞撞、滿身傷痕,可是,她仍然向前而行。


潘朵拉也讓郁喬有了勇氣去愛,只是郁喬沒想到,總是帶來為她奇蹟潘朵拉,竟然也為愛流下了痛苦的眼淚……


「愛情不是用談的,是用墜落的」


當我眺望未來──我知道,奇蹟,一直都在,只是,它必須不停的奔走,

有一天,還是有可能,再次的遇見,只屬於我的──一段奇蹟。


新書內容搶先看:

我去請假時才知道,潘朵拉今天是無故蹺班的,聽說她的電話都打不通,本人也沒有親自打電話給公司交代些什麼。我很擔心。

  站在她家門外,卻讓我卻步。

  這相同的情況不是沒有,很久以前也有過一次的,我記得很清楚。

  所以,到了她家門外又讓我猶豫了。

  按了好久的電鈴,都無人回應,我試著輕推了推門,沒鎖。

  深深吸了一大口氣,「真的跟那次一樣,要進去嗎……」

  我還是推開門進去了,裡頭一片的漆黑,讓我的眼睛有點不適應,瞬間完全看不到,「搞什麼……她是怎麼在大白天的把屋子弄得一絲光線也沒有的?潘朵拉……妳在嗎?潘朵拉!」我邊沿著牆壁想要尋找電燈開關邊喊道。

  除了隱約的一點回音,其他什麼也沒有。

  啪嚓,我打開了電燈,然後--

  嚇了一跳!


  打開電燈的瞬間,我是真的--嚇到了。

  空屋。

  整個一樓,除了那不知何時被換上的黑色窗簾以外,我只能用空屋來形容。

  一點家具也沒有……

  那瞬間我錯愕著。心,冷了下來。

  「潘朵拉……妳不是吧……妳不是吧!」說好這次的夢想是拯救我對吧?可是……可是……我還沒有啊!

  妳還沒有拯救我啊!

  「潘朵拉!」我大喊,那種措手不及的大喊。

  然後,在腦子還無法恢復冷靜之時,我感覺到樓上隱隱約約的還有些聲響。

  我不假思索的往二樓衝,也許她還沒走,也許這次我還有機會……不讓她每次都這麼任性的出現又消失……也許……

  一走上二樓,我愣。也是空屋。

  空的徹底、空的寂靜、空的……那麼不留一絲痕跡。

  我不相信的繼續爬上三樓……同樣的情景刺著我的眼睛。

  好刺、好痛。

  眼淚已經快奪眶而出了,我卻還不想就這麼認清現實,瞥了眼樓梯,我往四樓看。

  雖然說妳交代過,誰也不能上四樓的……可是……妳應該已經不在了,對吧?

  一步一步地,我往上爬,然後我又聽見了剛剛在一樓彷彿聽到的聲音--不是錯覺……

  那聲音像是在釘什麼東西,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敲聲回音很大,也不知怎麼的……在這一刻聽起來,卻有那麼點悲傷……

  「潘朵拉……潘朵拉?是我……郁喬……妳在嗎?我、我要開門進去囉……」我喊著,對著那道直接隔在樓梯口的木門喊道。

  輕輕地,我轉開門把,木門喀嘰的發出聲響,裡頭沒有我想像的那樣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有一點點微弱的陽光,從玻璃窗透著,還照到了一個人影。

  我喜,可是緊接著又是緊張。

  不能進入這一樓。我知道的。

  「潘朵拉?」我站在門口,輕喚。

  「郁喬……」一個人回應的叫著我,可是,那聲音卻陌生的不像我認識的潘朵拉的聲音,該怎麼說,滄桑了許多。

  「郁喬……進來吧。」

  咚、咚、咚。

  聲音說著,然後,又開始不知道在敲些什麼。

  我緩緩地往裡面走,只看見披落了一頭散亂金髮的潘朵拉穿著睡衣,正一張張的把照片給釘在牆上,房間內已經有一半的牆壁被照片給覆蓋著。

  我愣,有點不知道狀況。

  「潘朵拉……妳……在幹嘛?」

  「我?我在,把回憶釘在牆上啊,這樣,我就不會忘記了,這樣……這樣…………」

  她哭了,她在哭。雖然她只是背對著我,雖然她的聲音沒有哽咽,可是那心碎的語氣,正悲傷的呢喃著。

  「潘彼得呢?」

  「回他的……夢不落帝國了唷……哈哈……不,是走了,走了……走了……」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匡啷!榔頭隨著手鬆落掉地,另一隻手上拿著的照片,也如她那不再完整的愛情般,散落。

  「郁喬……郁喬……我……從來都不覺得,失去一個人可以多難過的唷,因為,我總是在離開別人……妳也這麼認為對吧……哈哈……哈……」

  潘朵拉一隻像是在求救般的手,輕輕抓著我的衣角,她低著頭,啜泣。

  我從來沒見過她這樣,在我眼裡她一直都是閃耀的。

  可是此刻,卻變得黯淡無光。

  鼻子一酸,我像是被那種悲傷給感染了一般,也跟著想哭了。

  「他……什麼時候走的?」

  「前兩天……我們……其實我們……從來到臺灣之後……很多氣氛……都不對了,我知道的……只是我一直在拖、一直想裝作不知道……我們常常變得沉默,很多很多時候……我甚至連在他的身邊,都感覺到寂寞,變了……變了……變了……」

  變了。

  愛情,一直是這樣的,不是嗎?

  很多感覺都只是一時的沉淪,會變的。

  「我……我真的真的好想念,那一天……我們在一起的那一天喔……郁喬……我不是萬能的……因為我無法倒轉時間……因為我無法留住眷戀……因為我……」

  她愈哭愈慘了,就好像好不容易抓住我這個浮木般,盡情的發洩著。

  今天的她,不再是那個我所認識的潘朵拉,而是,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類,潘朵拉。

  終於明白,為什麼常會有傳說人神戀是被禁止的、或者說神是沒有七情六慾的……因為就算是神,遇到了愛情也只會變成一個凡人。

  「妳知道他那一晚對我說什麼嗎?他說……他不會吉他……不會吟詩作對……不會騎重機……什麼都不會,他說他並不是真正的彼得潘,只是一個平凡的男人,這樣的他,我還願意接受嗎?」

  她像是想起那一晚,甜蜜、永遠難忘的那一晚,在哭花的臉上,淺淺的露出一抹很痛的笑容。

  「我說,沒關係,我會就好,我當潘朵拉就好,你只要,當我的彼得潘就夠了……我這麼說……我這麼說……這些回憶,哈……郁喬,妳看回憶再美有什麼用,現在還不都不值錢了……不值錢了!」

  我相信,那晚的他們,之間瀰漫的心跳與曖昧,是多麼的讓人想再重溫一遍,我懂的。

  --因為,有回憶,他卻不在了啊。

  我想這麼回答她。

  好痛,就連我這個旁觀的,都能感同身受的覺得難過。

  何況是她。那感覺,是不是真的像失去了全世界?

  「我們前兩天大吵了一架,他說他受夠我了,受夠我們的愛情了,他說他要回國,我問為什麼,我拼命的問……呵,才知道啊,我真的好傻,因為……他在那邊的未婚妻已經挑好日子,他們要結婚了呢……

  「到今天,我不知道怎麼了,我討厭看到這裡的每一個家具,因為每一個角落,每一個地方,都有我跟他的曾經,不想看到,看了就痛,所以我今天就叫人把那些都丟了,但是啊,很矛盾吧?丟了那些東西,我卻還……還捨不得這些照片……」

  她說前兩天……那也就是她突然請假回家的那天吧?我真的很不會觀察人,只會在乎自己,所以那天我跑來找她,才會什麼也沒察覺,還白目的問她怎麼沒看到彼得……

  在聽完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後,我接不出話。

  彼得要結婚了?

  「……」真的,什麼都瞞不過她那雙眼的潘朵拉,也會有看不清楚的時候……

  我垂著眼,不發一語著。

  開始痛恨起,女人。發現女人在這世界上,很多時候都是悲哀的。

  尤其是在面對愛情時,總是當一個輸家。無論是遇到了會打人的丈夫的老媽,還是潘朵拉……都一樣。

  當一個女人,全心全意的面對一個愛情的那一瞬間,她們就輸了,不能放全部的真心,因為傷的總是自己。但真心,哪是那麼好控制的呢?說放幾分就放幾分……

  我緊緊擁抱住潘朵拉,這個時候,我只能緊緊抱著。

  別哭了,真的別再哭了,妳哭得都不耀眼了。

  妳哭得,彷彿世界也開始跟著悲傷了。

  很長很長的嘆了一大口氣,想著自己終於有一天也能為潘朵拉做些什麼了,只是這種情況,我寧可不要有。

  潘朵拉,妳還說,要我補修愛情學分呢。

  愛情,只會讓人受傷罷了吧?我禁不起的,我沒妳這麼堅強,我……

  腦海,忽然閃過一個人的臉,我沉默。

  然後,又閃過了那天強裝沒事的潘朵拉,對我說要補修愛情學分,還說了一句話:「在愛情裡,是沒有分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的,只有分,他愛妳多一點,還是妳愛他多一點。」

  這句話,她同時也是在說給自己聽吧。

  所以,她對他雖然痛徹心扉,可是,卻沒有恨。

  為什麼呢?那男人這樣的欺騙她,分明就是在玩弄,玩膩了就乖乖的回未婚妻的懷裡……為什麼……還不恨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