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56】

書人物-李銳、蔣韻的女兒笛安

內容

書人物-李銳、蔣韻的女兒笛安
2011-04-23 新聞速報 【?林欣誼(本報記者)】
     挾著「80後」的新秀姿態,大陸小說家夫妻李銳、蔣韻的獨生女笛安,

近年在中國文壇嶄露頭角,2009年出版的長篇小說《西決》(本事)更讓她躋

身暢銷作家之列。書中描繪3個年輕堂兄姊妹鄭西決、鄭東霓、鄭南音之間的愛

恨糾葛,高潮迭起的情節,融合都會、愛情與校園元素,席捲大陸年輕讀者,

近日也引進台灣。

     《西決》寫活了西決、東霓、南音一男兩女個性迥異的角色。身為獨生

子女一代的笛安表示,從小周圍的同齡朋友都是獨生小孩,班上光是有雙胞胎

就讓她覺得很新鮮,「因為不瞭解擁有手足的感覺,讓我特別會去想像,也著

迷於寫人與人之間肝膽相照、那種什麼都可以為你做的感情。」

     李銳、蔣韻的獨生女

     本名李笛安的「笛安」,1983年生於山西太原,28歲的她還帶著青春女

孩的氣息,說話輕快開朗。她坦率地說,爸媽的作家光環對她而言並非什麼特

別的事,讀幼兒園時還曾經想:「別人的爸爸每天都出門上班,我爸爸只待在

家寫東西,太不像話了!」

     成為作家後,她也會和爸媽討論寫作,「他們經常直接說,這篇寫得不

好。我唯一覺得不公平的是,我看他們的書從來不會這樣說。」接著她轉而一

笑:「但我的讀者很多,各式評價都有,所以聽一聽就好。」

     她自剖兩代之間對寫作態度差異大,比如父親認為作家應該背負強烈的

社會責任感,她則堅持作家首先該是個「藝術家」,創作力永遠擺在第一位。

     儘管出身文學「名門」,當作家的念頭曾經離笛安很遠。因為小時候她

是醫生外公外婆帶大的,童年在醫院後的樓群裡度過,所以笛安從小被洗腦,

以為長大後一定會被逼去學醫。但小女孩骨子裡叛逆,每當大人問她將來是否

要當醫生,她總是大聲答:「不要!」「那要跟爸爸媽媽一樣當作家嗎?」她

還是猛搖頭:「也不要!」

     因為孤單而開始寫作

     既不是被父母耳濡目染,中學時也不是成天讀小說的文藝少女,笛安開

始寫作的緣由很簡單:「因為孤單。」她回憶,在太原的生活不出一條大街。

山西大學歷史系畢業後,她隻身遠赴法國留學,「我住在法國中部的小城,每

天晚上8點最後一班公車就過了。一天到晚見不到什麼人,老房子的隔音差,樓

板一踩下去就響,我每天就聽著鄰居出門、回家樓板響的聲音。」

     某個下雨的陰冷夜晚,房間的老壁爐壞了,「我突然想對自己說說話,

想寫點東西。」在異鄉的陌生包圍下,笛安開始用母語寫自己熟悉的事,就這

麼寫出了路子。當時她在舊書攤上買到沙特的法文原版劇本《髒手》,戲劇性

地成了她最大啟發。「我喜歡他寫人的衝突、悲劇,以及壞事的愛情,我就想

寫這樣的故事。」

     2003年起,笛安陸續發表《姊姊的叢林》、《告別天堂》等中短篇及長

篇作品,第3部長篇《西決》獲「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最具潛力新人獎。之後她

繼續以書中另兩個角色為主角,寫了《東霓》、《南音》,名為「龍城三部曲

」。

     從此專心致力說故事

     笛安自述下筆皆從「人物」出發,「寫到人物就會有精神」。最初的靈

感則往往來自名字,比如先有了「鄭南音」這個美麗的女孩名,然後確定了鄭

家4個成員的名字,接著才是他們之間的關係與故事。《西決》是她首度挑戰以

男性為敘事觀點的長篇。「西決」角色的隱忍、陰柔讓很多人為他抱不平,笛

安卻說:「西決是我的理想。他並不是為了成全別人,而是不想讓場面難看,

愛惜自己的姿態,像真正的紳士。」

     笛安去年取得巴黎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碩士後返國,此時《西決

》的暢銷已可讓她靠版稅養活自己,她確定了寫作的志向,同時主編《文藝風

賞》雜誌。這個中學時忙著看漫畫、談戀愛的女孩,轉眼間已成了現下年輕學

生的文學偶像,但笛安卻冷靜地說:「以前覺得自己一定越寫越好,現在沒自

信,覺得不一定。」她倒是想起一件童年往事,因為她從小愛看書,看過的童

話都記得,「小一時,學校常停電,一停電沒辦法上課,老師就叫我上台說故

事,大家都特別喜歡聽。」

     如今回想,當年那「說故事給人聽」的滿足感,仍是支撐她寫作最原始

的動力。笛安笑了笑說:「跟以前因為喜歡而寫不一樣,現在遇到困難,反而

捨不得放下,更確定我跟寫作是在一起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