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67】

說曹操,曹操到/歷史上的曹操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內容

說曹操,曹操到/歷史上的曹操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2011/04/06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聯經出版《說曹操,曹操到》】

 
書名:說曹操,曹操到死
作者:于濤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1年03月11日
 
內容介紹:

《品三國》帶領讀者走出《三國志》的誤區,


《水煮三國》使《三國演義》中的歷史豪傑成為企業管理者,


《說曹操,曹操到》卻是大膽地,深入地還原了歷史上真實的曹操。


曹操在中國是一個大名鼎鼎、家喻戶曉的歷史人物。


千百年來,人們對他褒貶不一。譽之者謂之蓋世英雄,毀之者謂之逆臣奸賊。


他時而殘忍暴虐,時而真誠坦然,既英雄氣概又兒女情長,他是一個具有複雜性格和多面形象的生動人物。


那麼,歷史上的曹操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到漢末的歷史時空中去探尋曹操的家世出身,去見識他的年少輕狂,去了解他的戎馬人生,去體味他的雄心壯志,會發現這個人是個有理想、有社會關懷、有敬畏之心,有智慧、務實等優點的人。他經歷苦難後還能哈哈一笑,是樂觀現實的人物。


藉由這本書,我們進入三國的歷史現場,走近曹操的內心,探尋他心中糾結的家國心事,還原一個歷史上真實的曹操。


新書內容搶先看:


未雨綢繆

大家不便去曹操那裡問個清楚,荀彧則要寬慰一下曹公,誰讓自己是曹操的左膀右臂呢!荀彧見了曹操,問這是怎麼檔子事呢?曹操就把袁紹的信拿給荀彧看,說:我想打他,可打不了,沒這力量啊!怎麼辦?


哦!原來如此。曹操終於受不了了。我可以忍你袁紹一時,但絕不能忍你一世。我想立君為民,你想自己做皇帝,咱倆不是一道上的人了。你不義,你就是國賊。


荀彧說:明白了。這好辦。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只要有智慧,有才能,雖弱必強;否則,一時強大,最終也會變得弱小。當年劉邦、項羽的事例,就是明證。現在能和您爭天下的,就是袁紹,這一判斷沒有問題。您有四個方面勝出。哪四個方面呢?


一、您境界高,會用人;袁紹表面上很寬容,實際上嫉賢妒能。這叫度勝。做大事,就要有氣度。


二、您在大事上不糊塗,能隨機應變;袁紹疑心重,做事情猶猶豫豫。俗話說,當斷不斷,留為後患。這是謀勝。做大事,是要講智慧的。


三、您治軍嚴明,賞罰必行,士卒雖少,但他們都是不怕犧牲的勇士;袁紹治軍無方,法令不明,士卒雖多,其實難用。這是武勝。做大事,是要靠真實力的。


四、您寬以待人,嚴於律己,和手下推心置腹,對有功人員慷慨大方,天下忠誠之士,有真才實學的人,都願意為您所用;袁紹憑藉自己的出身,為了自己的名譽,玩花活,不實幹,他身邊多的是耍嘴皮子的、沒有多大能耐的人。這是德勝。做大事,要務求實際。


有這四勝,度、謀、武、德,加上您現在輔佐天子,天子就是要用在最關鍵的地方,「扶義征伐,誰敢不從」?


曹操高興了,情緒正常了。荀彧的話真是解人憂患的靈丹妙藥。不過,荀彧的說法只是一家之言,曹操還要再徵詢一個人的意見,此人就是郭嘉,郭奉孝。這是位奇才,是一位不願受條條框框規範的人,可能也是一個佻易之人。他也曾打算投奔袁紹,後來見了真人後,很失望,認為袁紹成不了事,就離開了。荀彧向曹操推薦了他,兩人一見如故,大有相見恨晚之意。曹操說,能幫我成大業的人,就是郭嘉了。郭嘉說,真吾主也。曹操是我的領導,我跟定他了。


曹操見了郭嘉,直接就問:「我要打袁紹,他地盤大,人馬多,我怎麼辦?」


郭嘉比起荀彧,更能總結,荀彧總結了四點,郭嘉則說曹操有十勝:


第一,道勝。曹公不受條條框框限制,這叫體任自然,我們佻易的人有道;袁紹講繁文縟節,繁瑣得很。就這一點,也能累死他。


第二,義勝。這點是誰都比不了的優勢,天下獨一份,咱有天子撐腰。凡是跟咱作對的,就是跟天子作對,是不義。


第三,治勝。漢末的亂,就是太不講規則,太無視法度了,袁紹還不知改悔;您不一樣,以法治國,對症下藥,英明啊!


郭嘉接下來講的第四度勝、第五謀勝、第六德勝,還有第十點武勝,與荀彧的意見基本一致。


第七,仁勝。袁紹是個小事簍子,沒有大局觀,只有婦人之仁;曹公不一樣,抓大放小,放眼四海,做事周到細緻,您是一個有大關懷的人。


第八,明勝。曹公明察秋毫,御下有道;袁紹那兒,亂哄哄的,彼此傾軋,烏煙瘴氣。


第九,文勝。袁紹那兒是非不明,黑白不分;曹公一是一,二是二,對就對,錯就錯。對了,以禮相待;錯了,正之以法。


曹操笑了,開心地笑了。真像奉孝講的這樣,我得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笑歸笑。荀彧、郭嘉高屋建瓴地這通誇曹公,貶袁紹,曹操有信心了,有鬥志了,不怕袁紹了。但坐而論道容易,到底要怎麼打呢?


郭嘉說:「袁紹現在忙著對付公孫瓚,一時半會兒還顧不上咱們,趁這個時候,咱們把呂布收拾了。否則,一旦和袁紹開戰,呂布為患,那可就是大麻煩。」此深害也。這禍害沒辦法形容了,深了去了。


對於這個「深害」,荀彧也沒異議:「不先取呂布,打袁紹還要慎重!」


曹操說:「然。」說得對。但思路還要放開些,我認為,呂布是「深害」沒錯,但還要考慮到袁紹可能的擴張,一旦他的勢力進入關中,涼州和巴蜀就可能為他所有。到那時候,壓力更大,後果會更嚴重。


走一步看兩步,荀彧說曹公是一個有境界的人,郭嘉說曹公是一個有大關懷的人,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曹公不一般。他要打贏袁紹,首先要做的就是必須建立穩固的大後方。對大後方構成主要威脅的,一是呂布,二是關中軍閥。對待他們,要一戰一和。戰的是徐州呂布;和的是關中軍閥。


一個有境界的人,一個有大關懷的人,一個要立君為民的人,他要懂得交流,要聽得進去各種意見,要有決斷力。曹操表現得很不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