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88】

真實的勇氣/喚醒內心深處被遺忘的勇氣

內容

真實的勇氣/喚醒內心深處被遺忘的勇氣
2011/03/22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新經典文化《真實的勇氣》】
 
書名:真實的勇氣
作者:查爾斯.波帝斯
譯者:沈矗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出版日期:2011年02月23日
 
內容介紹:

只有在最非比尋常的狀態下,才能激發出真實的勇氣


一八七○年代,南北戰爭剛結束的狂野西部,十四歲的女孩麥蒂.羅斯決定深入這片蠻荒之地,為被冷血殺害的父親報仇。

她不是真的不怕,只不過她深信以牙還牙、有仇必報的道理。她頑強而執著的信念促使她聘請了性格剛烈的聯邦執法官考伯恩,並與前來要求合作的德州騎警勒博夫,三人同行前往亡命之徒流竄的印第安特區,尋覓殺父仇人。

在這趟特別的旅程中,兩個飽經風霜的世故大男人從女孩身上重新學到無懼無畏的力量,喚醒內心深處早已遺忘的真實勇氣;麥蒂也在經歷過這場冒險後,開啟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新書內容搶先看:

現在的人很難相信一個十四歲的女孩會在寒冬中獨自離家,踏上爲父復仇之路。不過這件事在當時並不奇怪,當然,這樣的事也並不是每天都在發生。我十四歲那年,一個以湯姆.錢尼為名到處混的懦夫在阿肯色州的史密斯堡槍殺了我爸爸,不但奪去他的性命,還擄走他的馬、一百五十美金現鈔,以及他隨身放在褲帶下的兩塊加州金幣。

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家在阿肯色河南岸有四百八十英畝肥地,位在阿肯色州耶爾郡,距離達達尼爾不遠的地方。湯姆.錢尼是我們家請的佃戶,有一天他騎著一匹灰馬出現在我家門口,身上披著又髒又臭的毯子,餓著肚子。爸爸看他可憐,就給了他一份工作,還把棉花加工屋改成一間小木屋留他住下。

湯姆.錢尼說他從路易西安納州來。矮個子,相貌冷酷。他當時隨身帶了一把連發式亨利步槍。二十五歲,單身。

十一月,等棉花一賣完,爸爸打算前往史密斯堡買一些小馬。他之前聽說史密斯堡有個買賣牲畜的史東希爾上校,從要往堪薩斯去的德州牲畜販那兒買下了一大批牧牛小馬,正愁賣不出去。因爲不想養這些小馬過冬,上校打算低價處理。阿肯色州的人一般都不看好德州小馬,嫌牠們又小又骯髒。也難怪,這種小野馬只吃草,其餘啥都不願意吃。每匹小馬重都不超過八百磅。

爸爸原本想讓湯姆.錢尼留下來照顧田地,但錢尼硬要跟爸爸一起去,過沒多久,爸爸就心軟點頭了。如果說我爸爸有缺點的話,那就是他太善良了,容易被人利用。

出門前往史密斯堡之前,爸爸安排黑人亞內爾.波因德克斯特每天過來飼養家裡的牲畜,順便照看一下媽媽和我們這些孩子。亞內爾出生于伊利諾州,他不是農奴,年輕時在密蘇里州被一個名叫布拉德沃思的人擄走,在戰前將他帶到了阿肯色州。亞內爾是個好人,勤勉節儉,後來在田納西州的孟菲斯靠幫人油漆房屋賺了錢。每年的聖誕節,我們都會互送祝福,直

到一九一八年。那年他死於全球大流感。

從我家到史密斯堡,直線距離約七十英哩遠,途經美麗的尼摩山,那裡有我們的避暑小屋,夏天時媽媽可以過去小屋躲蚊子。爸爸離開我們的那天騎著茱迪——一匹臉上長有白斑的栗色大母馬。他隨身帶了些食物,毯子裡裹了些換洗的衣服,用油布雨衣裹著,一同綑在馬鞍後。他還在腰間別了把又大又長的騎兵用手槍,即便在當時,那樣打扮也已經過時。那是他

在戰場上用過的槍。不過他樣子很俊帥,到現在我只要回想起當天,都還記得他穿著棕色羊毛大衣,頭戴黑色禮拜帽,一躍就跳到茱迪背上的英姿。湯姆.錢尼騎的是一匹灰馬。這馬與其說是讓人騎的,還不如說更適合去拉犁。他沒有佩手槍,但背上斜揹了把步槍,揹帶是一條棉繩。

爸爸走時,錢包裡還剩大概兩百五十美金。一直以來都是我替他記賬,所以我很清楚。媽媽算術不好,連貓這個字都不會拼。爸爸藏在衣服裡的兩塊金幣是遠在加州蒙特雷的外公史普林送的結婚禮物。

爸爸遇害的消息猶如晴天霹靂。事情是這樣的。爸爸和湯姆.錢尼到了史密斯堡之後,在君主旅店租了一間房,然後去見史東希爾,並在他的牲口棚裡看到那些小馬。棚裡竟然連一匹母馬都沒有,也沒有公馬,原來德州牛仔騎的都是去勢的馬,道理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不過可以想見,這些馬沒辦法做為育種繁殖之用,但我爸爸並沒有反悔,他已打定主意買馬,第二天便花了一百美金買下四匹。史東希爾本來要價一百四十美金。這筆買賣算是划算的了。

他們原本計劃第二天一早就回家。不過當天晚上,湯姆.錢尼去了一間酒吧,與一群和他臭味相投的「無賴」玩牌,結果把他的工資輸了個精光。他先臭著一張臉回到旅店,活像隻負鼠,並一口氣喝下一瓶先前買的威士忌。那時我爸爸正在客廳同一些旅行推銷員說話。不一會兒,錢尼從臥室走出來,手裡拿著那把步槍,口中念念有詞,說他在酒吧被騙了,現在要回去把錢討回來。爸爸試圖阻止他,說如果真的被騙,那最好的解決辦法是訴諸法律。錢尼說什麼也聽不進去。爸爸快步跟出去,要他把槍留下。拿著槍跟人吵架,後果可想而知。那時我父親手無寸鐵。

湯姆.錢尼二話不說,舉槍朝他的額頭射去,當場打死我爸爸。我爸爸當時並沒有特別激怒他。我現在所說的都是原原本本照搬錫巴斯琴郡警長的話。有些人可能會說,法蘭克.羅斯為什麼要管人家閒事?要我來說,他這麼做是想幫那矮鬼一把。錢尼是我們的佃戶,我爸爸認爲對他有責任在身。我爸爸可不像聖經上那個不顧弟兄的該隱。我這麼說你懂嗎?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