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11】

周末書房/命名的行旅-- 《孤寂星球,熱鬧人間》

內容

周末書房/命名的行旅-- 《孤寂星球,熱鬧人間》
 
【聯合報╱吳鈞堯】 2011.03.26

推薦書:呂政達《孤寂星球,熱鬧人間》 (有鹿文化)

《孤寂星球,熱鬧人間》收錄呂政達2004年迄2010年得獎作品,光榮戰績盈書,雖僅二百多頁,卻熠熠生輝。張瑞芬於序文提到文學獎揭曉後,常見評審團驚噫,「怎麼又是他」。這情形讓我想起九○年代中,張啟疆以〈導盲者〉、〈失聰者〉等病理書寫過關斬將時,也引起同樣的驚嘆。

呂政達育有「身心障礙」孩子,加上長期任職心理輔導月刊,對精神跟生理病痛更易於掌握。呂政達於評審平台施展文字幻術,一次一次獲獎,在掌握情境與背景不一的題材,出入殘疾、家族與歷史敘事,穿梭親情、悲嘆與生命謳歌,總以深邃、奇祕卻又深情的語境打動讀者。

綜觀《孤》書,卻見呂政達對於命名的探索,〈秋天,海德格不在公園〉多舉海德格的話,並說「思索,意味著命名」;〈避雨〉企圖大,思維二二八與其家族軌跡;〈白雪公主跟七矮人〉、〈國王的祕密花園〉,前寫外婆、後寫阿公,深究病理名稱;〈尋找紅莓果〉以魔術表演叩問孩子的病理,再次提問,「每一個字,都坐在原本位置」?

除了內容找名、命名,呂政達為篇章定名則深富顛覆與詩意。〈白雪公主跟七矮人〉,白雪公主是滿頭白髮的外祖母,七矮人則是鎮伏血糖的七顆藥丸;〈避雨〉隱喻無可躲避的歷史伏流;音樂詞彙〈最快板〉指涉政治的殘酷。對於命名,呂政達常故意遮掩,而必須過彎道幾重,駐足停留,沉看風景,才得領略;而顛覆多先於詩意,故於謎題揭曉處,常見悲欣交集。呂政達破題常短截而精采,如〈避雨〉:「就是你嗎」,〈尋找紅莓果〉:「天地有令,變」。「勇敢」是另一個重要主題,與阿公、爸爸談二二八,帶病重的父親環島,與身心障礙的孩子共行,鼓舞槍決前的受刑人等,都提到「別怕」。「別怕」其實還是怕的呀,為人間體悟命名、裁定妥適位置,成為作家對抗外在的方法。

若說《孤》書有何不足,便是配合徵文,必得依附題旨,然而呂政達又在諸多主題中,逼發文采,才情盡現,如〈讀者的祕密基地〉、〈金縷鞋〉等用語鮮活精準、意象活潑獨到,梳理閱讀,如數家珍;得獎無數的《孤》,成了呂政達為台灣諸多文學獎命名的歷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