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1,062】

書活動-一個人去擺攤賣書

內容

書活動-一個人去擺攤賣書

2011-03-20 中國時報 【林欣誼】
     「今天天氣真好,我們出去擺攤賣書吧!」

     誰說買書一定要到書店、家中的舊書只能成批送往二手書店?如同出門野餐一樣隨興自在,每個人都可以拉著一卡皮箱去賣書,這就是「野書會」最初的概念。

     今年2月初,兩個在出版界工作的朋友陳建銘、陳琡分(陳阿腸),在臉書上成立了「野書會」社團,簡介上幽默寫道:「自己的國家往往自己救不了,但自己的書自己賣總可以吧?」希望邀集喜歡二手書的朋友,讓舊書買賣回歸質樸的型態。

     什麼是「質樸」的型態呢?陳建銘感慨地說,不只日本、歐洲隨處可見露天賣書的小書攤,他記得年少時,台北也有各式各樣的舊書店與小書攤,買賣書籍的形式活潑多元。但現在網路書店普及,實體書店的樣子長得越來越像,「我是個不喜歡統一、規格化的人,如果未來所有書店都變得像金石堂或誠品、二手書店都像茉莉的話,我會非常痛心。」

     陳琡分笑說,身邊常有朋友嚷嚷:「我的書太多了,好想拿出去賣。」加上很多人想自己賣自己的書、跟買書的人面對面接觸,因此野書會獲得不少人響應。「野書的名字就來自『野餐』,就像天氣不錯時帶著食物去野餐,我們也可以帶著書到戶外透透氣啊!」

     野書會的第一次活動,在2月的第二個周六。當天,陳建銘和陳琡分兩人各帶了30本左右的舊書,到台北富錦街朋友開設的餐廳「beher生活廚房」前賣書。一片帆布、幾個木箱、一支自製的小旗子,兩人就在人行道前的鳥語花香中辦起「一日古本市」,安靜地賣起書來。

     2月26日,野書會稍微擴大規模,與Sinple Market合作,在台北信義公民會館(四四南村)廣場舉辦「好書集」活動。當天現場共來了12個攤主,擺出上百本書,氣氛熱絡,吸引不少遊客們駐足買書、交流。

     短短一個多月,至今臉書上已有約150人加入「野書會」社團。但陳建銘澄清,野書會不是一個主辦單位或市集名稱,而是大家自由交流相關訊息的社團,未來不會主動舉辦集體的市集活動。

     為了回歸最輕鬆自由的賣書型態,陳建銘強調野書會提倡的不是在固定時間地點、事先報名的「市集」,而是更零星、個人化的「一個人去擺攤」。「一開始我會先去尋找喜歡的地點,只要不妨礙交通、和附近店家談好合作,就能隨機到那裡去賣書,久而久之,希望大家輕鬆看待這種小書攤形式,也能各自尋覓想擺攤賣書的地方。」

     如果書本教我們的是知識沒有疆界、追求集體之外的獨立思考,為什麼我們只能在書店裡買賣書籍,或在規格化的場合交流心情呢?野書會的概念是一種解放,也是回歸。未來,當我們在城市的各個角落買書、賣書、談書論藝,在紙本書走向沒落之際,這種「遍地開花」的書攤形式,也許將再一次豐富書籍的面貌。
靈感來自日本 「一箱舊書」
2011-03-20 新聞速報 【林欣誼】
     近年來「創意市集」在台灣蔚為風潮,以手工創意商品為主的市集成了主流,以舊書為主題的市集則相對少見。由南海藝廊主辦了10屆的「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是其中之一,但參與市集的多為書店、出版社,並無個人擺攤,販售商品則包括暢銷書、回頭書、DVD、文具禮品與獨立出版品等等,與「野書會」的立意,大不相同。

     其實,野書會的精神並非新創,擺攤賣書原為原始的商業活動,台灣早期街頭也四處可見,年紀稍長的人更難忘黨外運動時期,在各種「小書攤」買禁書的經驗。但隨著連鎖書店普及、二手書店也上軌道,營造出舒適的空間環境,流動攤販式的書攤逐漸消失而被淡忘。

     與台灣出版界關係密切的日本,2005年便曾出現「復古」的個人書攤活動。當時,東京的舊書達人南陀樓綾繁發起「一箱舊書」(日文原名「一箱古本」)活動,招攬書友們將家中舊書拿出來一起擺攤展售。他將活動地點選在人文薈萃、個性書店林立的老街「不忍通」,參展者則分散在街上願意合作的店家門口空地擺攤,以別有風味的小舊書攤,與企業化的連鎖大書店抗衡,宣傳老街傳統魅力。

     台灣的野書會日前表明,將不主動舉辦賣書市集,轉而募集願意提供場地(非無償)讓個人書主擺攤的商家,以及願意擺攤賣藏書的書友,藉此推廣非定時定點,輕鬆隨意的個人小書攤。

     曾與野書會合作舉辦過一次書市集的Simple Market則深受鼓舞,決定未來將長期經營以書籍為主題的「好書集」,地點固定在四四南村廣場,下一次舉辦時間為3月26日。

玩藝舖-一日古本市書攤老闆
2011-03-20 新聞速報 【苦茶/文】
 
     在初春艷陽盛照下,我與來訪書友聊天聊書,向翻書的路人推銷好書,逛逛別人的攤子尋寶。聽戀人兒童嘈切笑鬧,看日影與遊客緩緩從身旁流過,萬物明朗,一心歷然。自從玩藏書以來,未曾有如此美好的賣書體驗!

     今年2月26日,野書會和「Simple Market簡單市集」合作舉辦第一次「一日古本市」,活動地點在昔日的四四南村,今日的台北市信義公民會館中央廣場。

     〉〉自己的書自己賣

     「一日古本市」脫胎自日本的「一箱古本市」。所謂「一箱」是指瓦楞紙箱,原意是由書主們將自家不想再收藏的書,用一個瓦楞紙箱裝起,抱到指定的時間、地點,自己的書自己賣,當臨時二手書攤老闆。這樣的臨時市集就稱為「一箱古本市」。期間短則一天,長則三兩天不定。日本從來就有臨時古本市集,惟一向由專業古本二手書商擺攤,罕見由個人書主自賣。

     「一箱古本市」創始人是日本知名書癡夫妻檔:南陀楼綾繁與內澤旬子。首次活動於2005年,在他們住處附近,東京的「谷根千(谷中、根津、千駄木)」地區街道「不忍通」上舉行,活動名為「不忍ブックストリート(不忍書街)的一箱古本市」,廣獲好評,今年4月30日將舉辦第12回,如今這個概念已推廣到日本全國。

     〉〉假日街頭文化風景

     書籍達人陳建銘兄欣羨這種自由自在的愛書交流活動,等待多年,眼看台灣始終無人發起,乾脆自己來辦,並改名為「一日古本市」。

     任何一種嗜好收藏必定有進也有出。他認為出清藏書,除了賣給收廢紙販、二手書店或者網拍之外,也可以自己賣。他希望住家旁就有舊書攤可逛,箱箱成市,愛書同好及散步路人都可隨性翻翻書箱、逡巡地攤上的書,日曬風拂,悠閒享受野書之趣。這樣的城市街頭畫面豈不也是趣味盈滿的愛書文化風景?

     他先在臉書上成立社團「野書會」,廣邀愛書同好們加入。我們這些書蟲聽聞建銘兄有此創舉,既可清書(以便空出位置擺進更多書)又可賺回一些成本(回頭再買更多書),無不歡喜讚歎!我的書不多,遂與書友逸華合租一攤位。

     〉〉美好的賣書體驗

     我賣的幾本好書如《歡喜賊》、《地上歲月》、《從前》是不慎重複購買的,《拿破崙四部曲》、《漢尼拔三部曲》則是讀過的小說,以及一些用不到的歷史學術書希望轉給更需要的人,加上其他雜書塞滿一個登機箱及一隻環保袋。

     公民會館中央廣場設有13個攤位,文化人張鐵志、黃子欽、水瓶子也是攤主。當天天氣出奇的好,在初春艷陽盛照下,我與來訪書友聊天聊書,向翻書的路人推銷好書,逛逛別人的攤子尋寶(但為了把機會讓給愛書人,我忍痛不買,只向會長買了一本《偷書狂賊》),拿起相機拍攝書攤、遊客、美書美人,得閒坐在攤上讀幾頁書,或起身去買草莓冰淇淋吃,賣書反而不重要了。聽戀人兒童嘈切笑鬧,看日影與遊客緩緩從身旁流過,萬物明朗,一心歷然。自從玩藏書以來,未曾有如此美好的賣書體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