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38】

《讓子彈飛》情報員寫小說 馬識途寫傳奇

內容

《讓子彈飛》情報員寫小說 馬識途寫傳奇
2011-03-09 中國時報 【邱祖胤/台北─成都報導】
     電影《讓子彈飛》在中國大陸大紅,創下新台幣卅五億票房,原著小說《夜譚十記》作者、現年九十六歲的馬識途也因此為台灣讀者所認識。馬識途是位傳奇人物,廿歲起從事情報工作,他耗費四十年時間寫下情報生涯的所見所聞成為《夜譚十記》,不但持續暢銷,也兩度改編成電影。

     《讓子彈飛》改編自《夜譚十記》中的〈盜官記〉,描寫民國八年發生在川西的民間傳奇,描述劫富濟貧的土匪、買官鬻爵的縣長、販買人口的地方豪強,三者之間鬥智鬥力的故事。馬識途說:「我綜合了真實的素材,將舊社會的事寫給現代人看,我想告訴讀者,當年的日子雖然很苦,人們卻都充滿希望。」

     馬識途本名馬千木,一九一五年生於四川重慶,南京中央大學化工系、西南聯大中文系畢業,廿一歲加入共產黨,開始從事情報工作並參與抗日活動。共產黨執政後,馬識途在地方任要職,曾任四川省建設廳長、中國科學院西南分院副院長。

     馬識途從一九五九年開始發表作品,其中七十萬字長篇小說《清江壯歌》描寫他廿年尋找失散女兒的艱辛歷程。不過,最受歡迎的還是短篇小說集《夜譚十記》。馬識途與巴金、艾蕪、沙丁、張秀熟等在大陸被稱為文壇五老。

     「我平日就喜歡寫寫東西,在西南聯大讀中文系的時候,碰巧聞一多、朱自清這些作家都是我的老師,引導我將這些民間故事寫下來,成為小說。」

     一九三六年,馬識途考入南京中央大學化工系,並加入共產黨,開始他的革命救國之路,不過他的哥哥馬士弘卻加入國民黨,兩人之後更同時加入對日抗戰的行列。事隔多年,這段「國共兄弟合作抗日」被傳為美談。

     不過當時共產黨為躲避國民黨特務的追查,馬識途必須不斷變換身分,他還當過湖北地區的縣府科員,為執政的國民黨處理軍糧事務。也就在此時,馬識途結識許多三教九流人物,聽到許多鄉野傳奇。

     「我在縣政府當小科員的時候,結識很多小人物。他們就像自己說的,既無福上酒樓大吃大喝,又無錢去賭場呼么喝六,只好三五結夥到人家家裡坐冷板凳,喝冷茶,亂扯淡,擺龍門陣。我有幸被他們引為一流,聽到許多難以想像的奇聞異事。」

     馬識途特別喜歡作家老舍、巴金。他認為作家應該將真實生活反應在文學上。「我喜歡觀察人物,愈是低階層的、三教九流的人物,我愈喜歡。我對舊社會有極深刻的印象,這些都成為我小說的素材。」

     馬識途認為,《夜譚十日》雖然講舊社會的事情,但書中的人情世故和現代社會沒有太大差別,容易讓人和現實生活產生聯想並產生共鳴。

     「我的文風喜歡追求韻味,而且帶有四川文人特有的諷刺及調侃,我自己挺喜歡這種幽默的感覺。」

     馬識途至今仍勤於寫作,甚至想再寫一本《夜譚十記》。「很多人物鮮明的印象,即使過了幾十年了,還是存在我的腦子裡。」
命運坎坷 文稿4度重寫才成書
2011-03-09 中國時報 【邱祖胤/台北報導】
     《夜譚十記》的寫作過程多災多難。一九四二年馬識途考進西南聯大中文系後開始動筆,一九四五年抗戰結束時,馬識途的共產黨員身分被國民黨識破,為躲避特務追殺,在逃命的過程燒掉十萬多字稿件。

     馬識途從雲南回四川後,憑記憶重寫一次,並開始在報刊投稿,引起注意,卻再度被特務查抄,所有稿件都被當成罪證搜走。第三度重啟寫作,卻在一九六六年於文化大革命時被查封。當時馬識途入獄六年,直到一九七九年平反。馬識途四度重寫,終於在一九八二年完成全書並發行。一九八六年由長春電影製片廠改拍成《響馬縣長》,連帶小說也造成轟動。

     《夜譚十記》的內容安排是由十位在縣政府工作的文書科員串場,各自說出十段故事,並對舊時代的人事物極盡冷嘲熱諷。其中被改編成電影《讓子彈飛》的〈盜官記〉,描述民國八年發生在川西一帶的故事。大盜張牧之劫富濟貧,受貪官湯師爺的建議,到鵝城買官當縣長,與城中惡霸黃四郎鬥智鬥力。

     張牧之當起縣長之後為民申冤,與黃四郎對抗,黃四郎則鼓吹剿匪,反將張牧之一軍。最後張牧之親手殺死黃四郎,卻被聞風而來的特務及政府軍以盜匪之名逮捕。赴刑場途中,全城百姓送行,並稱他為張青天。

     〈破城記〉則描述平日只顧著收賄、金屋藏嬌的縣太爺,某天遇到上級派員視察,縣太爺原本打算依老規矩送錢了事,這個上級指導員卻巧扮剃頭師傅明查暗訪,揭穿縣太爺的爛帳。

     〈親仇記〉描述聰明帥氣的長工愛上了惡老爺的庶出女兒孫小芬,兩人最終被迫分離,鐵柱費盡心機救出小芬生下的女兒,並將她扶養長大,父女兩人組成二胡及清唱雙人組,在江湖闖出名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