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43】

茶水間的八卦效應/謠言如何影響我們?

內容

茶水間的八卦效應/謠言如何影響我們?
2011/03/04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博雅書屋《茶水間的八卦效應:透視謠言背後的心理學》】 
書名:茶水間的八卦效應:透視謠言背後的心理學
作者:尼古拉斯‧迪方佐/Nicholas DiFonzo
譯者:林錚顗
出版社:博雅書屋
出版日期:2011/3/1
 
內容介紹:

謠言,在每個耳朵裡傳播,在每根舌頭上成長。

為什麼人們相信謠言,無論它有多離譜?

政壇、商場、職場上的謠言如何產生,又如何影響我們?


謠言在飲水機四周、咖啡壺附近、在酒店、在廣場、在中庭、在聊天室、在街上、在理髮廳、在部落格,或者跨越後院籬笆而傳播。尼古拉斯.迪方佐研究流言超過十五年,在這本富有啟發性、有趣又重要的書裡,他顯示了讓人煩憂的謠言之形成過程,基本上與在公司茶水間四周的交頭接耳是相同的,故又稱為「飲水機效應」。為什麼流言普遍存在?為什麼謠言以如此驚人的速度傳播?為什麼我們會相信荒誕不經謠言?還有,為什麼人們未查驗真偽就傳播謠言?

謠言對人們的活動影響甚鉅,迪方佐便如是探討發生在各個角落的飲水機效應,並佐以經典實例。在政治上,德國特工便曾在二戰期間輪流於法國人之間,散播樂觀和悲觀的謠言,企圖使法國人民陷入混亂。在商場上,股市謠言可能使投資者背離買低賣高的的基本策略,最終導致不獲利的投資。而職場謠言的產生,往往是因為人們意識到不公平的存在。

其實,謠言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人類有一種與生俱來、想理解這個世界的慾望。身為社會人,當遭遇一個模糊不清或受到威脅的狀況,我們的反應是說給別人聽。謠言是當人們面臨不確定時,集體意義建構的結果,並在所有人們互動之處迅速繁殖:在職場、商場、政壇、網路、家族和宗教團體中,還有在茶水間附近。


新書內容搶先看:


第五章 茶水間四周是個小小世界--謠言在何處、如何散播、散播何事

    


謠言立刻飛向四方,佈滿整個小鎮──維吉爾,《埃涅阿斯紀》


一九七二年二月八日凌晨三點四十五分,奧勒岡州立大學的學生南希.威可夫,被發現死在她的宿舍房間內;胸口遭到致命的刺傷。這個女孩的宿舍鄰居聽到南希的慘叫聲後,召來了警察。這是一樁殘忍的罪行,但也令人費解:兇手在高度警戒以防範可能性攻擊的校園中作案。他是如何辦到的?謀殺案發生的前一周,因為兩名女性遭到攻擊,已讓校園管理局採取更嚴密的安全措施。通往住房的門在晚上七點便上鎖,來訪只限於公共區域內,而且也須檢查學生證。整個校園於十點半實施宵禁,而且晚上九點以後所有大學的建築物便會全部上鎖。通往女學生公寓的入口日夜都有人守衛。另外,案發前的星期三,有位男學生宣稱被勒昏。而在案發後的星期三,另一位女學生也聲稱遭遇同樣的事。警方曾懷疑這兩件聲明,而這兩件案子確實也是捏造的,可是當時整個校園卻信以為真,還被加油添醋得形成了明顯威脅。謀殺案之後,百分之七十的學生在週末離開了此鎮。

心理學家約翰.薛爾頓和瑞蒙德.桑德斯,將發生在奧勒岡州立大學學生心理上的磨難都記錄了下來。住宿者,尤其靠近案發地點的那些人,經歷了「恐懼、廣泛性焦慮症、悲痛、沮喪和困惑。」毫無意外地,許多學生難以成眠,而且還有噁心、嘔吐、頭痛和下痢等症狀發作。根據薛爾頓和桑德斯的記錄,在南希.威可夫死後的幾天,歇斯底里達到頂點。學生由於疲乏與消沈而變得沮喪與憤怒,而且難以集中精神,無法做決定。宿舍照理應該是安全的──特別是有宵禁、警衛和上鎖──但即便如此,南希.威可夫還是在自己的房間內被刺殺。很容易理解地,住宿者感到易受傷害,或是,用比較流行的字眼來說,感到恐怖威脅。他們不但要面對兇手和攻擊,還要應付國內新聞媒體的入侵以及警察反複的詢問。特別是有些女學生變得歇斯底里,而她們悲痛的表現更促使校園內的恐慌感成長。學生們開始武裝自己。某些人對安全人員、記者和管理人員表現出敵意。有些男學生為女學生組織起小規模的護衛服務,這也再次加強他們容易受到傷害的感覺。某些人組織小團體巡視每個宿舍樓面──類似「守望相助」。

進行輔導的心理學家注意到,在這個時間點上,學生變得「更易受影響,而謠言的傳播隨著〔男學生的〕被勒昏的傳說變得尤其明顯。」許多學生發覺,自己無法按奈住一股不斷回想起那個事件,並擔心未來可能受到攻擊的的衝動。這個狀況類似於自然災害的創傷:「許多學生,全神貫注於設法解釋這個攻擊者的行為,有些人則對兇手的心理狀態和動機做無止境又沒有結果的猜想。這些行為反而使歇斯底里更廣泛地發展。」有趣的是,這個危機提供某些學生滿足個人心理需求的機會。例如,那些似乎擁有任何「內幕消息」的人,立刻被給予較高的地位。此外,有許多學生把這個危機當作迴避讀書與家庭作業的正當方法。


這個可怕的事件,戲劇性地為以下的問題提供了幾個答案:是什麼引起謠言的傳播?換句話說,引導人們傳播謠言的即時心理與情境要素是什麼?這是在謠言傳遞方面的「什麼」問題,而且它讓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散播謠言背後的原因。順便一提,要特別注意的是,我們問問題的方式會使得答案有所不同。譬如,「某個現象的原因是什麼?」是強調在那個現象中發揮作用的無生命力量,這很像是在回答「是什麼引起某人的死亡?」,你可能把注意力放在氰化物發生在人體器官上的化學特性。法醫會以這樣的方式提出問題,反之,刑事會問,為什麼他服用氰化物?他(或某人)的目的是什麼?這一類的問題會使我們去檢驗在這個事件中牽涉的動機、慾望及看法。不過,我們講的太超前了;我將從謠言傳播的原因開始。


首先,不確定感會導致謠言的傳播。而在奧勒岡州立大學充滿了不確定。謠言是如此盛行,以至於一個謠言控制中心得以建立,並且二十四小時都有人為它工作──特別是為了對抗不確定。不確定是一種懷疑,是對於事件的意義或者未來將發生何事充滿了疑問的一種心理狀態。在那麼多的安全措施中,這個兇手是如何辦到的?這個人是誰?是同學嗎?為什麼有人會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我如何保護自己?這樣的攻擊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存在主義哲學家曾說過,不確定是人生的基本狀況,而且我們經常面臨許多不確定的狀況。社會學家稱這些狀況為「不明確的」──它們被認為是缺乏連貫的模式或意義。不確定,使身處其中的人感到不快。例如,根據一個尋找失蹤愛人的人所描述,最難以承受的負擔並不是失去──而是永無止境地尋找。因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實際上,等待消息可能比接到消息還難過──而人們企圖利用謠言終止不確定感。

對世界上數百萬尋求政治庇護的人而言,等待和不確定便充滿了他們的日常生活。尋求政治庇護的人是一些在其他國家內尋求居留身份的難民。他們逃離家鄉,是因為恐懼自己的宗教信仰、種族、民族或政治理念會招致迫害。今日的尋求政治庇護者,經常是因為戰爭或暴力鎮壓,而逃離他們原來的國家。他們有時被安置在特別的營區,等待判決是否可以留下來,或者必須返回自己的家鄉。在這種政治的不確定狀態下,往往謠言滿天飛。在丹麥某個尋求政治庇護的集中營裡,賈瓦德曾把營中猖獗的謠言事例記錄下來:「一個遭拒絕的尋求政治庇護者,被遞解回母國。」「某個尋求政治庇護者,被轉送到一個關閉的營區。」「某個尋求政治庇護者在同意回國後,獲得金錢的獎賞。」「政府正討論尋求政治庇護者的困境。」賈瓦德說,這些謠言積累的影響是消極且令人洩氣的,但是,謠言在這裡是舒緩長期不確定感的(無益的)嘗試。等待是一種情緒性的折磨,而且使人們更易於接受各色各樣的謠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