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81】

沒有魚的海洋/揭開超級掠食者的大屠殺真相

內容

沒有魚的海洋/揭開超級掠食者的大屠殺真相
2011/02/25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山岳文化《沒有魚的海洋─揭開超級掠食者的大屠殺真相》】
書名:沒有魚的海洋─揭開超級掠食者的大屠殺真相
作者:Philippe Cury、Yves Miserey
譯者:李桂蜜
出版社:山岳文化
出版日期:2011/01/13 
 
內容介紹:

超級掠食者不僅暴力,而且妄為無度。海龜、鮭魚、鯨魚、企鵝、海豹、深海魚類,以及眾多其他海中居民已奉上巨量供品,而且還在持續進貢…

►一隻鮪魚每天吃下其體重約5%的食物,而現代圍網漁船上的每位漁夫,每天能捕獲約其體重一千倍的魚,更驚人的是,全球一年共吃下一億噸的魚類!

►為什麼西北大西洋的大白鯊已減少了75%以上,北大西洋的鱈魚則減少了99.9%,西非的石斑魚群潰滅了80%以上?

►為什麼鮭魚歸鄉的習慣幾千年來確保了牠們的生存,如今卻導致其滅絕?

►為什麼每年有兩千七百萬噸的生物-副漁獲物-被拋棄海中?

超級掠食者的魚線盡頭,究竟要延伸至何處?當人們拼命吃魚捕魚的同時,聯合國專家提出警告:2050年,全世界海洋將無魚可捕!你能想像如果有一天海洋沒有了魚會是什麼樣的景象嗎?


新書內容搶先看:

只為了一道珍饈,每年有大約三千萬至五千兩百萬的鯊魚被殺…


鯊魚鰭在海面上穿梭,這是電影〈大白鯊〉的主要畫面。牠成為泳者致命危險的象徵,不過其實應該是這些掠食者所面臨的威脅之象徵。


鯊魚比人類更早出現在地球上,距今已有三億五千萬年歷史。在過去七千萬年當中,牠們可說並沒有演進。最可怕的史前鯊魚無疑是巨齒鯊(Carcharocles megalodon)。牠的身長將近十五公尺,應該可以兩口吞掉一頭母牛。牠的牙齒可以長達十五公分,體型也比現今最大的魚―鯨鯊―還要龐大,不過兩者的攝食習性並不相同,這隻溫和的鯊魚只吃浮游生物。


與鯊魚同時代的物種數目高達四百六十種以上,牠們的體型已經不再如此龐大,某些甚至只有幾十公分。鯊魚是舉世無雙的泳者,幾乎全都擁有可怕的下頜以及幾排牙齒,讓牠們可以捕抓魚類與槍烏賊。與其他魚類相較,鯊魚的發育周期相當長,要好幾年才會達到性成熟。牠們可懷有一至數胎,懷孕期為十二到二十四個月。外海的鯊魚通常不是漁撈目標,不過有多種鯊魚卻是鮪魚、劍旗魚及馬林魚的混獲,牠們被延繩、巾著網,甚至是流刺網所捕獲。


我們經常聽到人家說鯊魚始終是海霸王。不過牠們的數目是否真的多到會危害海洋?或者牠們只不過是孤獨的掠食者,人們只會偶爾碰到牠?為了回答這些問題,茱莉亞•鮑姆(Julia Baum)與藍森•麥爾斯(Ransom Myers)試著評估過去五十年間墨西哥灣鯊魚豐度的變化。他們研究了不同的海洋學活動,以及漁業統計數字,尤其是延繩釣漁船的捕獲量,這些漁船不只捕撈鮪魚,也會抓到鯊魚,借助於模型,他們重建了十種鯊魚過去族群的豐度。結果驚人。最常見的鯊魚之數量可能減少了百分之九十九點三。其他物種則可能減少百分之九十至九十九。不過並沒有多少人意識到鯊魚的消失,甚至連漁民也沒有意識到,因為他們並未真的將鯊魚當成目標。然而事實不容改變,鯊魚曾是海洋生態系統中數目眾多的物種,如今卻變成稀有動物。就連漁民本身也忘記,鯊魚曾是海中的大掠食者。


一九三七年之前,在加州以及其他地方,人們幾乎不捕獵鯊魚。鯊魚肉以魚片的形式被販賣,魚翅則是在脫水之後被外銷到亞洲市場,在那裏它們會被磨碎,做成湯的佐料。一九三七年時,營養學家發現有一種鯊魚(翅鯊,Galeorhinus galeus)的肝是所有食品中維他命A含量最高的,關心自身健康的美國人尤其覬覦。對於鯊魚肝的需求暴增。幾年當中,價格達到頂點,每隻鯊魚從五十美元漲到一千美元。漁場急速發展,原本無意捕抓鯊魚的漁場也開始追捕。剛開始漁民以有餌釣線捕抓鯊魚,不過很快便發現,用刺網可以大量增加收益。在不到兩年的時間中,漁獲量增加十倍,船隻數目增加到六百。一九四四年,加州漁場潰滅,漁民必須轉向其他活動或物種。不到十年的時間,這項天賜食物便耗竭了。這是狹義捕鯊的極少數例子之一。


我們很難獲得關於捕鯊的可靠統計數字,因為牠們大多時候都是與其他物種一起被捕抓。牠們經常是以間接的方式被抓,或是釣線,或是遠洋漁船的巨大漂網,亞洲國家喜歡鯊魚肉、魚肝油,更喜歡魚翅,魚翅的需求量暴增。每年有大約三千萬至五千兩百萬的鯊魚被殺,相當於一百七十萬噸。一九八○年代前,魚翅羹是中國南部的一道珍饈,現在則是全國皆然。香港的魚翅市場占全球市場的百分之五十。價格從每公斤六十美元上漲到一百美元,某些罕見品種甚至可高達每公斤七百美元。


割鰭棄身(finning)是慘無人道的行為,漁民將魚鰭切下來後,便扔掉奄奄一息的鯊魚,讓牠在海中死去。大掠食者的英雄末路。在一九八○年代的塞內加爾,我們經常可以看到幾十隻被釣到或是被刺網捕抓到的鯊魚被堆在海灘上,牠們的鰭被切掉,曝曬在陽光下。漁民取走魚鰭後,將剩下的魚身丟棄。今日我們很難在塞內加爾的海灘對鯊魚進行取樣,因為牠們在當地已經變得很稀少。


美國於二○○○年禁止在其水域進行割鰭棄身。歐洲也在二○○三年效法,禁止所有漁船在所有漁區進行割鰭棄身。只有規定漁船須將鯊魚完整裝上船,才能限制割鰭棄身的作法,不過好幾個歐洲國家,包括法國與西班牙,卻投反對票。最近法屬玻里尼西亞禁止捕獵鯊魚,除了傳統烹飪上會使用的灰鯖鮫以外。然而走私卻甚囂塵上,當正在蓬勃發展的市場遭到禁止時,經常會發生這種狀況。二○○二年八月,十五噸魚鰭在夏威夷水域的「鑽石國王二世」船上被查獲,這表示在一個有限的地理區域中,有一萬八千隻鯊魚遭到殺害。


大白鯊是瀕臨危險的保育類生物。最近我們在美國一名亞洲轉賣商的處所發現二十一塊這個極罕見物種的魚鰭。基因研究證明,存在著一個完全不合法的大白鯊魚翅市場,避開了所有統計數字。在香港,這種高價值產品的商業活動組織嚴密,而且有利可圖。


太平洋中部及南部的捕獲量被大大低估,一九八九年時,人們估計當地的捕獲量大約為八萬四千噸。被捕撈最多的物種―鋸峰齒鮫―每年被遠洋漁隊捕獲的數量高達六千五百萬隻。由於有流刺網禁捕令,我們原可預期這些副漁獲量會大幅減少。不過幾年後所做的一項評估顯示,就整體太平洋而言,捕獲量介於二十八萬三千至四十七萬噸之間。史蒂芬•霍爾(Stephen J. Hall)在他關於生態系統動力學的書中不無諷刺地指出,巾著網漁場的意外捕獲量增加是因為漁民在環保人士的施壓下,想要避免意外捕抓海豚,便將他們的漁撈努力放在集魚設施上,而那裏的鯊魚數量卻是最多的。


在歐洲,主要的「生產」國是西班牙,他們在二○○四年宣稱有五萬一千噸(全歐洲為十一萬四千噸)的產量,還有法國(兩萬一千六百噸)、聯合王國(一萬六千噸)、葡萄牙(一萬兩千噸)。歐盟在鯊魚的國際貿易中扮演重要角色,而且不斷提高它在香港魚翅國際市場的參與度。對於糟塌海洋生物性,法國也須負起責任。被食用最多的鯊魚是小貓鯊、白斑角鯊、星鯊與鼠鯊,人們繼續在優島捕抓。在魚販的攤子上,前三種都以「小鮭魚」的名字出現,第四種則是「小海牛」,試著想讓人忘記那是鯊魚。


像法國發展研究院的貝納•塞瑞(Bernard Séret)這樣的專家,認為歐洲所捕抓的鯊魚在幾十年當中減少了百分之六十六。不過聯合國糧農組織在它關於漁業及水產養殖全球狀況的最新報告中,對於高度洄游鯊魚有超過一半以上的魚群遭到濫捕感到憂心。


甚麼!我的鱈魚堡呢?

-無聲無息的消失-

海洋世界是一個奧妙的神祕世界,是完美犯罪的絕佳地點。少有線索、沒有討厭的目擊者、沒有調查員。海洋物種是如此多樣化,牠們更可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今日的海洋中可列出二十三萬(只佔總生物多樣性的15%)個物種,然而每年的清單卻會增加一千三百到一千五百個新物種。單是魚類便佔所有脊椎生物半數以上,脊椎生物總共有四萬八千種。就分佈狀況來看,58%的魚類為海洋物種,41%為淡水物種,1%則是生活在這兩種水域之間。在被描述出來的一萬四千五百種海洋魚種當中,大部分(69%)生活在不深的水域,像是珊瑚礁地區。只有2%生活在廣闊遠洋水域的水面上(主要為表層魚類)。根據卡爾頓(Carlton)在一九九九年所建立的清單,在過去三百年當中,只有幾種海中物種從深海裡消失,而且並沒有任何魚類消失的確實證據。僅有十二種海洋物種被視為絕種,包括三種海洋哺乳動物、五種鳥類,以及四種軟體動物。

不過在二○○三年,一位英國研究人員尼克•杜爾韋(Nick Dulvy)與他的合作夥伴發表了一份更為完整的研究報告,依局部、地區或全球的規模,建立絕種的海洋物種的全貌。他們的報告嚴格多了。這支團隊對一百三十三種絕種的動植物進行考證(哺乳動物、鳥類、魚類、軟骨魚類、棘皮動物、軟體動物、節肢動物、環節動物、腔腸動物及藻類)。就所使用的研究技巧來看,這個數字被視為是絕種數目的低假設。

一種生物從最後一次被見到,一直到牠被宣佈絕種為止,平均期限為五十三年。導致絕種的因素很多。不過開發看來是主要因素(55%),接著則是棲地的喪失或惡化(37%),其餘因素則是物種入侵、氣候變遷、污染或疾病。由於過漁而導致局部或區域性絕種的物種包括海獺、海象、儒艮、多種魟魚、鯊魚以及珊瑚礁魚類。在魚類或是軟體動物方面,我們可以舉出在春天產卵的冰島鯡魚,以及東北太平洋的鮑魚。許多熱帶海洋魚類因為是混獲,所以遭遇同樣命運,例如魟魚。

二○○七年時,蒙特盧納(Pablo del Monte-Luna)與其合作夥伴發表的一份研究顯示,杜爾韋所提出的數字有時過於誇大,好幾種群體甚至被誇大到接近百分之五十。某些被宣布絕種的物種其實還活著,最近甚至還被統計出幾個樣本。東北太平洋的海獺數次在加州被看到,五隻儒艮也在中國海岸被看到。如果說灰鯨已從瓦登海(Wadden)及大西洋消失的話,牠們在太平洋倒是數量眾多。杜爾韋宣稱絕種的幾種魚類及鯊魚,偶爾會在海洋學考察活動中被觀察到,或是在漁獲的樣品中被看到。一九六○年代法國漁場停止捕獵灰鰩(Raja batis),一九八○年代愛爾蘭海以及北海的大部分漁區也禁止捕獵,一直要到這時,人們才開始累積此物種絕種風險的跡象。不過牠始終出現在東北大西洋某些有限的區域中,儘管很低調。同樣的,另一種人們以為在一九九八年絕種的大魟魚(Dipturus laevis),又偶爾在難以用拖網捕獵的庇護區被觀察到。

關於海洋多樣性的知識既分散且零碎,而且不易取得。在陸地上,我們有時可觀察到某物種的死亡。一九一四年九月一號,最後一隻美國旅鴿(Ectopistes migratorius)在辛辛那提的動物園死去了,然而牠卻曾是數量極豐的物種。在海中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宣布某物種絕種,即使談不上危險,也是很棘手的事。無論如何,海洋物種保育問題讓許多關於海洋生態系統運作的偏見站不住腳,這個運作模式從前被漁業視為是既定成果。從前人們尤其認為,跟陸地動物相較,海洋動物較不易絕種,因為牠們在化石的紀錄中,一般都出現得比較久。矛尾魚(Latimera chalumnae)以及其他多種今日瀕臨絕種的海龜,似乎無法證實這項假設。最後,漁業的基本教條也站不住腳了:繁殖力強的魚種並不比其他物種不易絕種!

漁業還建立在另一個並不總是被公開表達出來的論點上,根據此論點,漁場出於經濟考量,會停止捕撈變得過於稀有的物種―然而事實卻經常不然。一方面,如同我們在下一章即將看到的,少有漁場是單一物種的,而且存在眾多混獲。即使漁場停止鎖定瀕臨絕種的物種,還是有可能繼續捕撈到牠們。另一方面,許多物種變得稀少後,價格便愈來愈貴,因此更令人覬覦。許多大型底棲魚類(住在水底附近),例如石斑,便是一例。諸多物種如今被視為奢侈美食,例如某些大型珊瑚礁魚類(蘇眉魚或南方黑鮪魚),或是被當作催情物,例如海馬(Syngnathidae),以及有錢的日本饕客愛吃的危險河豚。

物以稀為貴。黃唇魚(大型石首魚科)的魚鰾可高達每公斤六萬四千美元,而在倫敦機場,現在每公斤鱘魚卵要價超過三千五百英鎊。同樣的動力也適用在養魚愛好者身上,他們尋找顏色、體型充滿異國色彩的稀有魚類。

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的紅皮書列出易危與瀕危物種,其中包括多種魚類,像是大西洋鱈(Gadus morhua)、北海黑線鱈(Melanogrammus aeglefinus)、南方黑鮪(Thunnus maccoyii)、多種鯊魚,以及大石斑(Epinephelus itajara),這標示了一個轉捩點。今日紅皮書上包含一百種以上的海洋魚類,牠們的豐度大量減少,或是局部地區的族群已經絕種。人們進行辯論,以確定這些物種是否真的遭到絕種的威脅。辯論持續著,與此同時,漁場消失了,遭到濫捕的物種愈來愈罕見,而眾多海洋物種的滅絕出現在眼前。
http://mag.udn.com/mag/reading/storypage.jsp?f_ART_ID=303603

相關連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