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95】

紅色金字塔/一場危險的埃及神話旅程

內容

紅色金字塔/一場危險的埃及神話旅程
2011/02/11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遠流出版《紅色金字塔》】

 
書名:紅色金字塔
作者:雷克.萊爾頓
譯者:沈曉鈺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1年02月01日
 
內容介紹:

卡特和莎蒂這對兄妹可以說是「最親的陌生人」。自從媽媽過世後,他們每年只有短短兩天可以相聚。妹妹莎蒂和外祖父母住在英國倫敦的同時,哥哥卡特則跟著爸爸走遍世界。他們的爸爸就是知名的埃及古物學家──朱利斯‧凱恩博士,不過,對卡特來說,「家」的範圍僅止於跟他一同遊歷各地的那只行李箱。

凱恩博士、卡特與莎蒂難得相聚的這晚,他們來到大英博物館做些「學術研究」。凱恩博士進行一項神秘儀式後,導致博物館的古文物爆炸,更釋放出埃及的邪惡火神──賽特。動亂之後,凱恩博士失蹤,卡特和莎蒂也因此遭受空前危難。

逃命過程中,凱恩兄妹還發現古埃及的神靈全都覺醒了。更糟糕的是,賽特對他們的恐怖威脅持續不斷。為了阻止賽特的野心,凱恩兄妹必須展開一場危險旅程。這趟任務也將帶領他們更接近家族機密的事實真相,並且與一個從法老時代就一直存在的祕密息息相關……

新書內容搶先看:

警告

以下內容是一份錄音聽寫稿。由於錄音品質欠佳,所以聽寫稿中有些字詞是作者盡力猜測的結果。錄音內容所提到的重要象徵插圖也盡可能放入聽寫稿中。兩位敘事者所發出的背景噪音,像是扭打、推撞或咒罵等聲音都沒有記錄下來。作者不保證錄音的真實性,要這兩位年輕的敘事者完全說實話似乎也不太可能,所以身為讀者的你,必須自己做判斷。


第一章 克麗奧佩特拉之針


(敘事者:卡特)


我們只有幾個鐘頭的時間,所以仔細聽好了。


如果你正在聽這個故事,你已經陷入危險中。我和莎蒂可能是你唯一的機會。


到學校去。找一個置物櫃。我不會告訴你是哪間學校,或哪個置物櫃,因為如果你就是正確人選,你會找到的。置物櫃的密碼是13-32-33。等你聽完這個故事,你就會了解這些號碼的意義。記住,我們要告訴你的這個故事根本還沒結束;而這個故事的結局會如何,全看你的了。


最重要的是,在你打開包裹、看到裡面是什麼之後,千萬不可以把那個東西留在身邊超過一星期。當然,那個東西絕對會讓你很想留在身邊。我是說,那東西會賦予你幾乎萬能的力量,但如果你擁有它太久,它會毀了你。盡快學會其中奧妙,繼續把它傳遞下去,並且替下一個人藏好那個東西,就像我和莎蒂為你做的事一樣。接下來,就準備好迎接你那變得非常刺激有趣的新生活吧。


好啦,莎蒂叫我不要再拖拖拉拉了,趕快進入正題。嗯,我想這一切得從那天晚上,我們爸爸在倫敦炸掉大英博物館開始說起。


我叫做卡特•凱恩。今年十四歲,我的家就是一個行李箱。


你以為我在開玩笑?我從八歲開始,就跟我爸兩個人環遊世界。我雖然出生在洛杉磯,但我爸是考古學家,所以他的工作必須走遍各地。我們最常去埃及,因為那是他專門研究的領域。隨便去哪間書店拿起一本有關埃及的書,作者很有可能就是朱利斯 • 凱恩博士。想知道埃及人是如何把木乃伊的腦袋取出來、如何蓋金字塔,還是想認識會下咒的圖坦卡蒙王墳墓的話,找我爸就對了。當然,我爸會這麼頻繁地往來各地還有其他原因,不過我當時還不知道他的秘密。


我沒有去學校上學,我爸是用「在家自學」的方式教我。不過像這樣沒有家的狀況,不知道還算不算是在家自學。他算是有教我一些他覺得重要的事,所以關於埃及、籃球賽統計數字和我爸最喜愛的音樂家等這類知識,我學了很多。我也讀了很多書,從我爸的歷史書到奇幻小說,幾乎所有拿得到的我都看。那是因為我有很多時間坐在國外的旅館、機場、考古挖掘地,而那裡我一個人都不認識。我爸總是要我把書放下,去打打球。你有沒有試過在埃及的亞斯文來一場即興籃球賽?這可不容易呢。

總之,我爸很早就訓練我把所有東西通通塞進一個行李箱,行李箱的大小剛好可以塞進飛機座位上的置物櫃。我爸也用同樣方式打包行李,不過他卻可以多帶一個放著考古工具的工作袋。但有個首要規定是,我不准看他的工作袋。在那場爆炸發生前,我一直遵守著。


事情發生在平安夜。我們那天到倫敦去看我妹妹莎蒂。


事情是這樣的。爸爸一年只有兩天能和莎蒂在一起,一次是在冬天,另一次是在夏天,這是因為我們的外公外婆討厭他。媽媽的爸媽(也就是我們的外公外婆)在她過世之後,和爸爸展開了一場法庭大戰。經過六位律師的辯論、兩回拳腳相向和一次用刮刀差點造成的致命攻擊(別問細節了)之後,他們贏得將莎蒂留在英國撫養的權利。莎蒂那時六歲,小我兩歲。他們說沒能力同時撫養我們兩個,至少那是他們沒有收養我的說法。因此莎蒂從小是是受英國教育長大,而我則跟著爸爸到處旅行。我們一年只和莎蒂見兩次面,關於這點我是覺得無所謂啦。


【莎蒂,閉嘴!沒錯,我要說到重點了。】


總之,在經過一些延誤後,我爸和我終於抵達英國倫敦的希斯洛機場。那天下午下著毛毛雨,天氣又冷。我們坐上計程車,在往市區的路上,爸爸似乎有點緊張。


其實爸是個大塊頭,很難想像會有什麼東西能讓他緊張。他和我一樣有著深棕色皮膚,他還有一雙銳利的褐色眼睛,頂著大光頭,臉上蓄著山羊鬍,看起來像個瘋狂邪惡的科學家。那天下午,他穿著那件羊毛大衣和他最好的一套咖啡色西裝,就是他公開演講時穿的那套。他一向很有自信,不管走進任何地方都能立刻震懾全場,但有時候,就像那天下午,我看到他的另一面,那個我並不了解的他。當時他不斷回頭,好像我們被人跟蹤一樣。


「爸,怎麼了?」我說,在我們離開A-40公路時。


「沒看到他們。」 他喃喃自語。接著他一定是發現自己說出聲音了,因為他看著我的樣子像是嚇了一跳。「卡特,沒事。一切都很好。」


他的回答讓我很困惑,因為他很不會說謊。他有事瞞著我時,我總是會知道,但我也明白不論怎麼纏著他問,他都不會說實話。他大概是想保護我,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我有時會猜想,說不定他過去有些不可告人的祕密,或許是從前的敵人在跟蹤他。不過這個想法實在太可笑了,他只不過是一個考古學家啊。


還有一件讓我擔心的事:爸爸緊抓著他的工作袋不放。通常他這麼做,就表示我們有危險了。就像有一次,有幾個槍手闖進我們在開羅的旅館,我聽到大廳傳來的槍聲,立刻跑下樓找他。等我到大廳時,他正從容不迫地拉上工作袋拉鍊,而那三名槍手卻失去意識,腳倒掛在吊燈上,身上的長袍垂下蓋過他們的頭,露出了他們的四角內褲。我爸說他沒看到發生什麼事,最後警察認為是這個怪怪的吊燈出了問題。


還有一次,我們被困在巴黎的暴動中。我爸找到一輛停得離我們最近的車子,他把我推進後座,叫我身體壓低。我整個人貼著車底,眼睛緊緊閉上。我聽到我爸坐上駕駛座,邊翻著工作袋邊喃喃自語,而外頭的暴民大吼大叫,砸爛所有東西。幾分鐘後,他告訴我安全了,可以爬起來。我發現那條街區裡所有車子不是被翻過來,就是被放火燒掉。而我們的車子不但被洗刷乾淨,還被擦得亮晶晶,甚至有好幾張二十歐元紙鈔塞在擋風玻璃的雨刷下。


總之,我開始尊敬起這個袋子了,它是我們的幸運符。但是當我爸緊抓著這個袋子不放時,就表示我們非常需要好運。


我們的車穿越市中心,朝東往外公外婆家去。我們經過白金漢宮的金色大門和特拉法加廣場上的大石柱。倫敦是個很酷的地方,但是旅行了這麼久之後,所有的城市印象都開始混淆在一起。我有時會遇到一些小孩說:「哇,你好幸運喔,可以常常旅行。」但這又不像是觀光或是花大錢的優雅行程。我們都待在很克難的地方,而且待不到幾天就走。很多時候,我都覺得我們像逃犯,不像觀光客。


我的意思是,你並不會認為我爸的工作有危險性。他演講的題目通常是「埃及魔法真的會致命?」或「埃及冥界最受歡迎的刑罰」,還有其他大多數人根本不在乎的主題。但就像我說過的,他還有另外一面。他非常小心謹慎,總會先在旅館房間檢查一遍後才肯讓我進去。他會衝進博物館裡看幾樣藝術品,做一些筆記,然後又趕快衝出來,像是怕被監視攝影機拍到一樣。


在我還小的時候,有一次我們快速衝過戴高樂機場,想趕上快起飛的班機。在飛機起飛前,爸一直很緊張。我直截了當問他在躲什麼,他看著我的表情,像是我拉開了手榴彈的安全插梢一樣。有那麼一下子,我還真怕他跟我說實話。然後他說:「卡特,沒事。」他把「沒事」說得像世界上最可怕的事一樣。


自此之後,我決定了,也許不再問問題比較好。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