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19】

書展期間不可錯過的新書(文學篇)--華文創作的豐收季節

內容

書展期間不可錯過的新書(文學篇)--華文創作的豐收季節
2011-01-30 中國時報新聞速報 【郝譽翔(中正大學台文所教授)】
     今年的書展新書,華文文學創作可謂大豐收。大陸當前最受矚目的小說家閻連科,再次挑戰禁忌題材,《四書》(麥田)以大躍進的飢荒年代作為背景,藉由一個虛構的地理空間,暴露出現實中「豐」產的想像,無異於是「瘋」產,而知識分子被拋擲在這一座生命的煉獄之中,只能拋開道德良知,苟且求生。閻連科以《四書》為那一代知識份子的創傷屈辱而哭,也展現出作家直言敢言的勇氣。

     六年級台灣小說家,交出亮眼成績

     台灣的小說則以六年級作家成績最是亮眼。吳明益在教書研究之餘,仍創作不輟,新近出版的長篇《複眼人》(夏日),多條敘事線分進合擊的情節鋪排,以及複眼式的立體觀照,可說又締造他個人寫作生涯的高峰。他將多年對於生態和原住民議題的觀察,全都融入小說之中,透過一座虛構的瓦憂瓦憂小島,寫出了我們島嶼未來的寓言故事,頗令人耳目一新。至於甘耀明《喪禮上的故事》(寶瓶)則是以他的故鄉苗栗獅潭作為背景,人文歷史與山水自然,在小說中揉合成為一體,雖然只是一部短篇小說集,但是語言之華麗奔放,以及想像力之奇詭,卻一點也曾不稍減,而且更添了詼諧幽默,乃是繼《殺鬼》之後,另一不容錯過的甘式新鄉土小說傑作。

     同樣擅長以荒謬之筆,寫出台味十足魔幻鄉土的,還有以〈沒卵頭家〉一炮而紅的王湘琦。他沈寂多年之後,推出新作《俎豆同榮:紀頂下郊拚的先人們》(聯合文學),以咸豐三年艋舺頂、下郊交界之處的漳泉械鬥為題材,雙方囤兵購料,大戰一觸即發,頗有古裝版《艋舺》的氣勢。另一部值得注意以歷史為題材的小說,還有日本作家太宰治之女津島佑子《太過野蠻的》(印刻),她帶領讀者重回1930年代的殖民地台灣。小說以日本女主人公的觀點重新捕捉霧社事件,揭開台灣和日本之間愛恨糾結的歷史,而敘事手法在過去與現在、現實與夢境之間交錯,不但打破了傳統單一線性的歷史觀,也更添想像和對話的空間。

     新詩新人出頭,散文名家輩出

     在新詩部分,則讓人看見新世代的創意。七年級詩人林維甫《歧路花園》(逗點文創),是一本鑄鉛活字印刷的情詩集。詩人委託「日星鑄字行」的老師傅鑄鉛挑字,並排入鉛版印刷成冊,於是活字印刷和情詩書寫成為彼此的隱喻,二者合一,讓讀者也能充分地透過指尖,細細感受詩人對於文字的愛情。另一本融合新詩、隨筆和碎語的《抽取式森林》(逗點),作者是年甫20歲的周禹含,以打破各種文體界線的自由書寫,交替呈現作者內心詩路,也彷彿是一本青春的斷代史,甜蜜浪漫,卻又流洩出早熟憂傷的孤獨心事。

     青春的書寫,一生只能擁有一次。鍾曉陽的少作《春在綠蕪中》(新經典),選在此刻重出,讓人再次回顧了她年輕的慧黠、靈巧與纖細,而說到傷心處,少了滄桑,卻更有一股新鮮的氣息。

     除了鍾曉陽,這次書展中的散文部分,亦是名家輩出。董啟章《在世界中寫作,為世界而寫》(聯經)是他出道近20年創作思考之大成。從談文學、論創作、說藝文、品大師,甚至為弱勢發聲,不但有對時事的反省,對年輕作家的評介,更有董啟章個人對於寫作小說,以及文學、世界之間關係的反思。唐諾《世間的名字》(印刻)則被稱作是唐諾「最無邊界、無框限的一次書寫」,也是最能讓讀者親近他本人生活點滴事物的一本散文。這一回,他不再引經據典,議論諸位文學大師,而是回到了自身,立足台北,打開了一個城市之眼的新觀察角度,乃是當前城市書寫的又一典範之作。

     將城市寫得犀利剔透的,還有張家瑜《我開始輕視語言》(本事)。她寫香港、寫台灣、寫行旅,出入於各式空間,卻是如此地自在自由,不禁令人讚嘆,是如此慧心慧眼卻又個性鮮明的一個女子,彷彿隨性漫遊,卻又處處有直感、有關照,而充滿了唾手可拾的警語。紀錄片導演陳俊志《台北爸爸,紐約媽媽》(時報),則是從家族和同志情慾角度,寫出了台北城市另一則隱密的身世,文字的纏綿靈動,姿態萬千,也被視為是一部最為驚世駭俗的懺情錄。

     翻譯小說,名家新秀各有擅場

     至於翻譯小說,則是名家新秀,各有擅場。以《英倫情人》(時報)為台灣讀者熟知的麥可.翁達傑,新作《分離》(時報)又開拓了不同的視野,他將小說場景拉到美國加州和法國,展開了一場橫越歐陸的靈魂追尋之旅。此書一出,翁達傑更被媒體譽為是「福克納與馬奎斯的接班人」。

     卡洛琳娜.狄.羅柏提斯《看不見的山》(天下文化)則是拉美魔幻寫實的代表作,小說的時間拉得極長,橫跨20世紀,堪稱烏拉圭的史詩之作,從女性角度道盡一個國家在最絕望的時代依舊努力求生存的意志。同樣具有魔幻寫實色彩的,還有墨西哥裔美國作家魯道夫.安納亞的《祝福我,鄔蒂瑪》(印刻),他所書寫的地域乃是美、墨交界之處,由拉丁美洲和盎格魯撒克遜美洲所撞擊、衝突而產生的「奇卡諾」(chicano)文化,在小說中不同的信仰共存、共生,雖有對立的悲劇,但也讓人讀到了寬容與理解的可能。

     可以為這次書展做為註腳的,應莫過於芭雷特的《愛書狂賊》(遠流)了吧。這是一本愛書成癡的人不可不讀的妙作。作者以懸疑又幽默的筆法,描寫偷書賊的精彩故事,也深入珍本書的收藏和市場現況,既有豐富的文獻考據,又有精彩的推理辨證。選在這寒冬之中問世,也彷彿呼應了奔赴書展饗宴的愛書人們心中的熱情與瘋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