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40】

司馬遷筆下的江湖傳說

內容

司馬遷筆下的江湖傳說
2010-12-31 新聞速報 【作者/扶欄客(秦盟征) 出版/時報出版】
作者/扶欄客(秦盟征) 出版/時報出
     《新書簡介》

    一本寫給現代人的活用歷史

    在史家司馬遷筆下四大公子、三大遊俠、五大刺客的江湖傳說中,讀史者扶欄客發現這十二位歷史人物不僅都有扣人心弦、天下無雙的絕妙經歷,其中富涵的人生教訓與處世法則,現代人更是受用無窮。

    孟嘗君被妻子和下屬戴綠帽為什麼不算窩囊?

    貪財好色、膽小虛榮、鼠目寸光的平原君怎麼能當上戰國四公子?

    為什麼能幹有才的信陵君反而被老闆打入冷宮?

    春申君怎麼用一次玩命換來一輩子榮華富貴?

    與暴力絕緣的江湖大哥,朱家究竟是何方神聖?

    刺秦王之所以失敗,因為荊軻根本不是當殺手的料?

    屢戰屢敗的曹沫將軍,最終翻轉歷史評價靠的是什麼?

    身為中國百家講壇講者,扶欄客讀史的功力不亞於學院教授,身為當紅網路作家,扶欄客更是善於拉近歷史與一般讀者間的距離,他幽默詼諧又現代的語彙,讓老祖宗的故事躍然紙上,繼《司馬遷筆下的兵家傳奇》好評不斷,扶欄客緊接著和讀者分享他從史記裡悟出的人心即江湖道理,並精心挑選十二位形象鮮明的人物為例,逐一評說這些人行走職場江湖的智慧寶典。

    《內容摘錄》

    孟嘗君:純粹的老大

    編制外的兒子

    中國古代的男人但凡有點理想,都想辦法當官,否則就像沒出息,即使你富甲一方,即使你學富五車,沒有級別很難讓人相信你成功。

    但是如果不打仗,在當時要想當官通常需要符合兩個條件之一,那就是出身好或者學習好,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有個好爸爸或者有張好文憑。從隋朝創立科考制度以後,透過科考進入仕途漸漸成為中國式人才成長的主流模式,從此應試教育也成了中國教育的主流。如果一個中國的男人不具備以上兩個條件,生的不好、學習也不好,那麼就很可能當官無望,但是如果這個男人偏偏又有些血性和志氣,就很容易或多或少地滋生江湖情結,當不了官當老大,弄好了像宋江那樣「殺人放火受招安」,老大也可以轉型當官。在中國的傳統文化裡,老大們在江湖上混出來一點名堂以後都會或多或少地向孟嘗君看齊,即使自己謙虛,追隨他的小弟們也會拿孟嘗君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的老大,否則小弟們追隨著也覺得沒面子、沒前途。比如《水滸傳》裡的宋江和柴進,很多江湖上的流氓都把他們比作孟嘗君,還比如《說唐》裡的秦叔寶就有個綽號叫「小孟嘗」,再比如當年上海灘的青幫老大杜月笙,也曾經被自己的徒弟們吹捧成孟嘗君、春申君一樣的人物。

    不過當扶欄客透過認真學習《孟嘗君列傳》以後,發現其實孟嘗君是很難效仿的,兩千年當中像他這樣純粹的老大實在找不出來第二個。

    孟嘗君之所以能成為戰國時期的名人和中國歷史上標杆性的老大,首先要感謝他的爸爸靖郭君田嬰,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孟嘗君也是生得好。不過說孟嘗君生得好也不全對,因為一開始他的老爸並不喜歡他,甚至想要把他消滅掉。

    據《史記.孟嘗君列傳》記載,田嬰是齊威王的小兒子,是齊宣王同父異母的弟弟,屬於根紅苗正的王室貴族。田姓王族人口眾多,人才濟濟,田嬰不僅出身高貴,而且還有卓越的工作業績,這樣的人當然會成功,也就是當大官。齊宣王二年,田嬰參與了田忌領導、孫臏策劃的馬陵之戰(見《司馬遷筆下的兵家傳奇》),在馬陵設伏大敗魏軍,龐涓自殺,魏國太子申被齊軍活捉。齊宣王七年,田嬰代表齊國出使了韓國和魏國,此時齊國國力雄厚,加上在馬陵大敗魏國主力,因此正是稱王稱霸的好機會。田嬰順應歷史潮流說服韓國和魏國的國君向齊宣王低頭,在田嬰的陪伴下,韓昭侯和魏惠王來到了東阿南,按照準備好的備案,齊宣王在這裡親切接見了兩位友好鄰邦的老闆。三位老闆在友好、坦誠的氣氛中就三方建立共同防衛體系問題達成了一致意見,最後三位國家老闆代表三方結成了齊、韓、魏三方聯盟,齊宣王任首任聯盟主席。三方聯盟第一次峰會圓滿結束,而促成這次大會圓滿完成的田嬰無疑功不可沒。第二年,馬陵之戰戰敗方的老闆魏惠王再次來到齊國的甄(城)拜望齊宣王;在這一年魏惠王死了。從馬陵之戰到魏惠王低頭認齊宣王當老大,再到魏惠王再次登門拜訪後死亡,一共過了六年,可以想像作為戰敗方的老闆,魏惠王在這六年當中是非常痛苦的。我們有理由相信魏惠王的死亡與馬陵之戰和龐涓戰敗存在一定的聯繫,可見在激烈競爭的年代,對於一個老闆來說用錯一個人的代價是多麼的沉重。

    魏惠王死去後的第二年,齊宣王九年,為齊宣王掙足了面子的田嬰終於登上相位,被自己同父異母的哥哥封為齊國的相國。那年頭的官員、尤其是王室貴族出身的官員基本上都是終身制,何況是田嬰這種有能力、有水準的貴族官員,田嬰在齊宣王期間一直擔任相國,直到齊宣王去世、齊湣王即位。齊湣王上臺以後不僅繼續留任田嬰當相國,而且三年後還把一個叫薛的地方(今徐州滕縣南)封給了田嬰。

    田嬰從齊威王時代就開始踏上了仕途,從那時候起,田嬰經歷了齊威王、齊宣王和齊湣王三代國王,官越當越大,最後擔任相國多年直到去世。田嬰之所以仕途一帆風順,除了他的王室血統和出色的工作能力以外,善於察言觀色、見風使舵的政治敏感性也是重要因素。《戰國策.齊策》中有一篇〈齊王夫人死〉的故事,充分說明了田嬰的這種政治生存能力。有一年,齊宣王的王后去世了,按照慣例齊宣王需要再立一位王后。這時候齊宣王身邊有七位後宮美女,從表面來看齊宣王對這七位美女都頗為寵愛,外人根本看不出來親疏遠近。不過王后只有一個,齊宣王必須從這七位美女中選一位最喜歡的出來領導齊國後宮。本來誰當大老婆這種事在有錢人家都是財主自己說了算,但是身為國君,這種事就被賦予了特殊的政治意義。所以作為齊國的一號首長,齊宣王從內心裡迫切希望大臣們能首先提議王后人選,而那呼聲最高的人選最好就是自己中意的人選。這樣齊宣王不僅能立一個自己稱心如意的王后,而且也能表現出公開、公平、公正的提拔原則。在齊國,齊王的老婆說到底也是齊王的員工,這種敏感時刻該提拔誰、該怎麼提拔是一個需要認真考慮的問題。齊宣王的王后死了,田嬰這時候比齊宣王還著急。如果自己能猜對了齊宣王選王后這個故事的開頭,知道齊宣王內定的人選而主動出擊,那麼這個故事的結尾就是包括自己在內的皆大歡喜。

    後來田嬰想出來了一條妙計,他花錢請工匠打造了七副耳環,其中六副完全相同,只有一副無論是材質還是做工都明顯優於其他六副耳環。七副耳環打好,田嬰親自送給齊宣王,作為臣子孝敬大王的禮物。

    最終,田嬰看到了那副最好的耳環出現在一位美女的耳朵上,田嬰心裡一陣狂喜:就是她了!

    第二天田嬰就上奏齊宣王,堅決擁護那位戴著極品耳環的美女當王后,齊宣王非常欣慰地批准了田嬰的建議。結局如願以償地皆大歡喜,包括田嬰自己。

    孟嘗君名叫田文,他出生在齊國的相國田嬰家裡,但是他的童年並不幸福,因為他的老爸有很多老婆和很多兒子。在田嬰的四十多個兒子當中,田文本來是最不可能繼承父業的一個孩子,事實上,田文來到這個世界上完全是違背田嬰意願的一個技術性失誤。《史記.孟嘗君列傳》對孕育了孟嘗君的偉大母親的稱呼只有兩個字:賤妾——也就是沒有地位的小老婆,甚至連小老婆都不是,只能算得上靖郭君一生中N多女人中的一個,在田嬰的相府可能就是一個丫鬟、女僕、保健醫生或者實習生。

    話說在西元前的某一天,田嬰偶然光臨了孟嘗君田文的母親,後來這位地位卑下的婦女跟田嬰彙報:「我有了。」作為一位四十多個兒子的父親,田嬰聽到一個地位卑微的女人懷上自己孩子的消息,心情平靜地說:「哦,找大夫看看吧。」那年頭沒有超音波,不過中國的中醫博大精深,源遠流長,根據《史記.孟嘗君列傳》的記載,至少在兩千多年前的戰國時代,中醫不僅能準確地預測預產期,而且能精確到天。因為根據後來給田文媽媽做產檢的醫生預測,齊相田嬰的這個孩子將在五月初五出生。根據當時流行的算命理論,五月出生的孩子對父母不利,也就是俗稱的剋父母。為了避免自己遭到還處於胚胎狀態的兒子將來的傷害,田嬰嚴厲地要求田文媽媽打掉這個孩子,這位卑微而堅強的母親流著淚低下了頭,然後悄悄地把孩子生了下來,並且撫養長大。

    田文長大了,終於在一個偶然的場合見到自己的生身父親。田嬰見到自己的兒子沒有一點驚喜,反而厲聲責問田文的媽媽為什麼違背自己的意願把孩子生了下來,「我不是讓你把孩子打掉了嗎?你怎麼敢把他生下來?」田嬰的反應毫無新意,不過後來的田文的表現卻如此光彩照人,連帶著田嬰也光輝了起來。

    可以想像地位卑微且人老珠黃的田文媽媽此刻是多麼的無助和難堪,四周到處都是鄙夷的目光,而自己除了一個孩子以外一無所有。此時的少年田文勇敢地站了出來,旗幟鮮明地和父親進行論爭,不僅維護了自己的母親,而且在與父親的第一次接觸中一舉征服了這位高高在上的權威者。

    田文給父親作了一個揖,然後問:「您為什麼不要五月出生的孩子呢?」

    田嬰說:「五月生的孩子長到跟門一樣高的時候就會對父母不利。」

    田文問:「人的命運是由上天決定的還是由門決定的?」

    田嬰被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兒子充滿禪機的反問弄得無言以對。

    田文說:「如果人的命運由上天決定那麼您又何必煩惱呢?如果人的命運由門來決定,那您可以把門加高,這樣人就不會跟門一樣高了。」

    爸爸田嬰第一次跟兒子田文的對話就很受刺激,這次對話讓這個本來沒資格給齊國相國當兒子的孩子在四十多個孩子中脫穎而出,田文的話一榔頭在父親的心中打下了樁,這就叫一錘定音。

    田嬰沒想到自己當初一次偶然衝動會產生如此的菁英人物,自己那些有名分的老婆們生的孩子跟這個田文比顯然不可同日而語,可見菁英的產生可能完全是偶然。

    不過當時的田嬰很尷尬,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兒子的提問,只好說:「行了,不要再說了。」

    田嬰拂袖而去,心情複雜。

    田文的眾多兄弟們繼續鄙視田文,而且他們覺得自己的老爸以後不會再理會這個野孩子了。他們錯了,不論靖郭君田嬰當時是如何的尷尬,但是至少從那一刻起他開始注意這個自己本來計畫裁掉的兒子。史上大多數的政治牛人都是從引起另一個牛人的注意開始走向權力中心的,田文就是從引起老爸靖郭君的注意開始一步一步變成了孟嘗君。

    司馬遷並沒有記載那次父子對話以後田文和田嬰之間的互動關係細節,但是顯然後來田文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田嬰的生活和工作當中,父子兩人甚至開始探討人生觀和價值觀。作為齊國的高級官員,田嬰已經適應了奢侈、腐敗的生活,而對於怎麼有效地利用財富和權力資源,田嬰根本就沒有認真地思考和總結過,除了齊王,田嬰就是齊國的第二人,無人撼動的地位讓他失去了危機感和深刻思考的動力。

    於是從小缺乏合法身分、在憂患和不安中長大的田文用他少年老成的智慧開始向老爸灌輸危機感,企圖改造老爸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有一次田文問老爸田嬰:「兒子的兒子是什麼?」

    田文的問題通常是大人們向孩子們灌輸的倫理教育,如果您自己有孩子,您一定聽過這樣的兒歌,「爸爸的爸爸是爺爺,爸爸的媽媽是奶奶。」田文把這個指向兒子的問題顛倒過來問老爸,這就叫逆向思維。

    田嬰笑了:「是孫子」。

    田文又問:「孫子的孫子是什麼?」

    「是玄孫。」

    田文繼續追問:「玄孫的孫子是什麼?」

    田嬰想了想,說:「那就不知道了。」

    完成了前期的鋪墊,田文開始了對老爸的教育:「自從您受到重用擔任齊國相國到現在已經輔佐了三代齊王。在這段時間齊國的領土並沒有擴張,而您卻積累了上萬兩黃金的私有財產,可是您的門下找不到一位賢能之士。我聽說將軍的門第必定出將軍,相國的門第必定出相國。現在您的姬妾綾羅綢緞穿不完隨意踐踏浪費,而賢士們卻連粗布短衣都穿不上;您的男僕女奴大魚大肉吃不完,而賢士們卻連糠菜也吃不飽。現在您還是一門心思地斂財,到最後留給那些連稱呼都叫不上來的人,而國家大事卻一天天被耽誤,我實在不能理解您這樣的做法。」在中國的傳統價值觀當中,老子掙錢就是給兒子花的,可是當一個人掙的錢N輩子都花不完的時候,怎麼花錢就需要大智慧了,不要說大款(即有錢人)、貪官們看不透,就是田嬰這樣的貴族菁英,要不是受了兒子的刺激也一樣不知疲倦地占有直到生命終結。

    田文小小年紀就看透了戰國時代的大局,人才才是這個時代最值錢的財富——黃金之於人生如糞土之於花木,一枝獨秀不是春,百花爭豔才是春。田嬰再次受到了兒子的刺激,不過經過前面和田文的接觸和互動,這次田嬰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所以這次田嬰雖然受了刺激,但是渾身舒坦,自己的腐敗人生在兒子田文的刺激下終於找到終極目標和理論根據。

    從此刻開始,田嬰不僅開始注意這個孩子,而且開始喜歡這個思想深刻的編制外的兒子了。

    田文被田嬰任命為相府接待辦公室主任,全面負責相府的對外公關和接待工作,預算由田嬰親自批准,從此田文直接向田嬰彙報工作。


氣候變遷 8島國即將消失 小女生闖天涯 探尋瀕危國度--《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
2010-12-31 中國時報 【林欣誼/台北報導】
 
     中國西南爆發旱災、嚴重暴風雪席捲歐洲、夏天的澳洲竟然下雪,全球的極端氣候變遷造成許多島嶼海平面上升的迫切危機。兩個七年級的台灣女生游旋如、王品文想要親眼見証這些島嶼的問題,今年初發起「環浪計畫」,花了近半年走訪南太平洋八國,並將全程見聞寫成《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廿三歲的游旋如說:「本來只是抱著環遊世界的夢想,有天在電視看到吐瓦魯即將沉沒的報導,心想我要親眼去看看這是不是真的!」

     游璇如與大她三歲的同事王品文一起發起「環浪計畫」,在網路上徵召了廿位有志一同的年輕朋友,其中部分更和她們兩人一路走過斐濟、吐瓦滷、吉里巴斯、諾魯、庫克群島、薩摩亞、東加王國、萬那杜等八個島國,透過實地採訪記錄這些「即將消失」的國家實況。

     例如吐瓦魯的海已橫越馬路,島上孩子每年有四分之一時間須踏著波浪去上學。在東加王國擠滿觀光客的度假小島,則見到一棵接著一棵、整片枯倒斷頭的椰子樹。原本不是「環保份子」的游旋如,現在也開始關心環境議題,在生活中落實省水、不用塑膠袋等環保習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