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97】

陳彥博出書 紀錄《零下40度的勇氣》

內容
陳彥博出書 紀錄《零下40度的勇氣》

    * 2010-11-26
    * 中國時報
    * 【林欣誼/台北報導】
     「直到跨越終點線,沒有觀眾、沒有掌聲,我卻感到內心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我沒有征服什麼,只有征服內心對自己的懷疑與恐懼,我下定決心,要踏入極限運動的領域。」廿四歲的陳彥博是台灣首位挑戰北極馬拉松的極限運動員。在他風光的背後,少有人知他曾徬徨迷途,也曾為了要參加北極長跑與爸媽冷戰半年,甚至為了籌措高額的訓練與報名費,打了一百通電話、寫了一百封信尋找贊助。

     陳彥博在新書《零下40度的勇氣》中回顧這一路歷程,在昨天新書發表會上,他宣布將在在十二月一日出發前往南極,挑戰一百公里馬拉松賽。

     陳彥博年輕黝黑的臉孔上,帶著靦靦與過人的堅毅。「參加極限運動不是為了告訴大家我跑過了哪裡、拿了什麼名次,而是追求夢想,並帶給更多人正面力量。」目前就讀體育大學教練研究所的他,從小接觸競速溜冰運動,小小個頭的他常摔到骨折、縫針,也磨練出超強的意志力。高中時他轉練田徑,卻因壓力過大而罹患胃穿孔,一度自暴自棄,在教練的激勵下才重回跑道,一路征戰屢獲佳績。

     二○○八年,他與超馬運動員林義傑、遊戲橘子執行長劉柏園一起跑完磁北極六百公里賽後,決心往極限運動邁進,並發願在五年內挑戰「七大洲、八大站」。去年起他已完成喜馬拉雅山馬拉松賽、北極點馬拉松賽,年底將出發參加南極一百公里賽,接下來還有北美、南美、非洲、大洋洲等挑戰。

     不論是極地的嚴寒或每小時風速一百公里的暴風雨考驗,都可能讓人致命。因此每次參賽前,陳彥博都得簽下「生死契約書」。他說:「如果生命有結束的一天,我希望是結束在追逐夢想時。」

     這半年來他每天要接受嚴酷緊湊的訓練,卻仍然堅持親自動筆寫完這本書,為過去留下記錄,出書前最後一個月更是每天熬夜從晚上十點寫到清晨。

     他寫到高中時放棄訓練時最為激動。「當時潘教練生氣丟給我退學單,如果當時我就接受了,現在的我就不會在這裡。」寫到四處申請贊助籌錢,卻一次次落空的過程,「忍不住哭出來。」

     勇闖過加拿大雪山、日本琵琶湖、西藏高地、喜馬拉雅山等地,陳彥博靠的不只是勇氣和毅力,他說:「記憶越溫暖,力量就越大。」因為,每次跑到快撐不下去時,他都靠著回味朋友、老師的鼓勵而重獲力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