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43】

出版界無名推手 誰知影子辛苦

內容
出版界無名推手 誰知影子辛苦

    * 2010-09-23
    * 中國時報
    * 【林欣誼/台北報導】

      一個專為名人捉刀代筆的幽靈寫手,為了替英國前首相撰寫回憶錄,意外揭露祕辛,並引來一場奪命殺機。這是英國作家哈里斯(Robert Harris)三年前出版的驚悚小說《獵殺幽靈寫手》,書中影射英國前首相布萊爾,更讓隱身在背後的「幽靈寫手」躍為主角。小說還因導演羅曼波蘭斯基改編成電影廣受討論。

     幽靈寫手在台灣常被稱作影子寫手,是群專為名人代筆、名字卻不會在書籍封面上出現的作家。為人代筆寫書的工作,雖不至於像《獵殺幽靈寫手》那樣招來殺身之禍,但箇中的辛苦卻少有人知。如同小說所言,影子寫手是「從事生產勞動的幽靈,好讓出版業繼續存活下去,就像迪士尼世界之下大家看不見的工人。」

     影子寫手許多由記者出身,主要由於他們採訪經驗豐富,文筆流暢。影子寫手隱身幕後,為傳記的主人或明星藝人打造故事,承攬了專業而吃重的工作。因為他們採訪的傳主可能根本口齒不清,記憶顛三倒四。影子寫手必須從發問、引導談話、讀完厚重資料、整理數十小時的錄音稿,到理出脈絡完成一本書。過程的繁瑣與辛勞,超乎外人想像。

     影子寫手如同暗影,所有的光芒歸於傳主,寫手不會享有榮耀,地位曖昧模糊。哈里斯筆下的主角發出不平:「有時候我賦予這些故事連當事人都從未理解的生命。如果這不算是藝術,那,什麼是藝術?」

     除了驚悚的《獵殺幽靈寫手》,德國作家明夏.科內留也曾在小說《最美的時刻》中,以自己經歷為本,描述影子寫手的心境。書中主角總是為人代筆,在別人的人生中迷失了自我。

     不過近年來台灣影子寫手的意識抬頭,大家也較尊重他們的專業,與傳主共同掛名的例子增加。寶瓶出版社總編輯朱亞君表示,「畢竟一本書好不好賣,常取決於影子寫手的功力。」不過,多數書為了行銷考量,或顧慮名人的聲望,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書其實由他人代筆,影子寫手只好繼續隱身。

待遇偏低 好手難找
    * 2010-09-23
    * 中國時報
    * 【林欣誼/台北報導】
     名人常常是大忙人,又不見得會寫作,因此影子寫手成為出版界必要的存在。但是,台灣出版市場的規模小,影子寫手的待遇低,因此也很難培養出專業的影子寫手。

     國外的影子寫手部分還有經紀人幫忙接案、談價碼,視個人專業程度,酬勞有時出乎意料地高。台灣影子寫手待遇則相較「寒酸」,計酬方式,稿費從一字一元到六元都有,若以版稅計算,常常是三到五%。

     寶瓶出版總編輯朱亞君說,出版社最頭痛的是無法完成的「呆案」,可能因傳主太忙而採訪中斷,或是傳主不滿意成品,甚至寫手另有工作安排等狀況,使得書稿無法順利完成。

     她也表示,出版社編輯為了掌握傳主人物的精髓,會特別尋找相關領域、調性類似的寫手來操刀。而隨著潮流改變,這類人物傳記也逐漸擺脫過去歌功頌德的寫作方式。朱亞君說:「他們適度釋放自己軟弱、缺陷,反而會讓書更迷人。」

     影子寫手的最大樂趣應是有機會遇到各類型知名人物。曾為周夢蝶、李昌鈺、劉寧生、吳寶春等人撰寫傳記的劉永毅說:「這分工作一半的時間是在交朋友。」

     劉永毅曾任美國世界日報記者十年,目前是自由寫作者,十多年來共完成廿三部人物傳記。但他不能贊同影子寫手總是隱身,會要求自己以共同作者與傳主一起掛名。

     他認為,為他人寫作傳最重要的是同理心,加上自己的興趣廣泛,面對各領域人物都能互動愉快。「我從不當傳主的傳聲筒,但這不表示我要揭發他們的陰暗面,而是引導他們說出想法,寫出好看的故事。」劉永毅說,寫作期間他反覆聽錄音,「常常像附身一樣,寫完後才能恢復。」

     另一位專為明星藝人寫書、不願具名的影子作家則談到,他始終以「影迷」的身分工作,而藝人多半能言善道,頗為愉快。「我的角色就像藝人的公關人員,不是挖掘內幕的狗仔。」

     不過他也提到,目前台灣的明星書多是流水帳式的人生自傳,強調逆境中成長的勵志內容。但日本明星書像是《佐賀的超級阿嬤》、《無家可歸的中學生》,傳主都不是大明星,但因書籍感人爆紅,反過來拉抬藝人名氣。「這說明明星書的寫作,還有更多可能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