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80】

世界書房-歐巴馬先試讀

內容
世界書房-歐巴馬先試讀
    * 2010-09-05
    * 中國時報新聞速報
    * 【郭光宇】
     先睹為快,是個暗藏玄機的成語。先睹之所以快,並不只是快人一步,先爽而已。能夠在最接近創作的時候窺到成品,會讓人有一種特權感,就像剛看到宇宙奧祕的愛因斯坦,對著人家吐舌頭。於是,便出現了人人搶著先睹的「試讀本」。

     試讀本雖然也算是試用品的一種,不過促銷方式大異其趣。試讀本是一次性消費,並不奢求看過的人再買一本,卻希望透過口碑發揮「病毒效益」──生物界最有效率的複製方式。上星期最大的口碑,就是歐巴馬說出來的。

     >>歐巴馬意外推《自由》

     8月下旬,歐巴馬到瑪莎葡萄園島渡假,隨身攜帶的書裡有一本強納森.弗蘭岑(Jonathan Franzen)的《自由》(Freedom)。這部小說其實要到8月31日才正式上市,歐巴馬帶去的,是麻州一家獨立書店奉送的試讀本。白宮發言人說:「他正在讀,覺得非常有趣。」

     這本號稱今年最受期待的小說,靠著總統加持,未賣先轟動,預約搶搶滾,暢銷榜的位子就空在那裡等它。8月底《時代》雜誌也以弗蘭岑為封面,標題是「偉大的美國小說家」(上一次獲此殊榮的作家,是2000年的史蒂芬.金)。而《紐時》更在一星期內,連續刊出兩篇重量級書評力捧。

     如果小說真的可以劃分為通俗讀物和純文學,弗蘭岑顯然是新一代美國純文學最純種的代表。2001年的第3本小說《矯正》(The Corrections),描寫一個5口之家歷經半世紀的分崩離析,替他摘下國家書卷獎,也奠定了弗蘭岑的文壇地位。該書並被捧為新世紀的第一本經典。

     睽違9年後,如今這本逼近600頁的《自由》,寫的依然是一個中產核心家庭的碎夢,瓦特和蓓蒂這對夫婦,蓓蒂對兒子喬伊懷著欲佔卻佔不到的愛,少女時被性侵的陰影又揮之不去,瓦特則違背良心為煤礦公司賣命,他一度成為搖滾歌手的大學室友又和蓓蒂有染…。故事背景是一群狗仔隊般的鄰人和伊拉克戰爭,喬伊甚至成為一名共和黨黨棍。在心理醫生的建議下,蓓蒂寫祕密日記交代心事,這個設計堪稱一絕,幾乎要與弗蘭岑淘淘不絕的雄辯相互輝映。

     書評也有性別歧視?

     小鎮生活的窒息與恐怖,向來是美國小說用之不竭的寶藏。這樣的警世寓言之所以能得到共鳴,或許因為切身的寫實,讓人想到開拓西部時期的人心荒蕪:同行的人未必是伴,卻一定是絆。

     不過《自由》最大的寓言,很可能是它自己。小說尚未上市,《時代》封面加上花籃書評,難免遭人妒忌。兩位暢銷女作家茱迪.皮考特和珍妮佛.韋納,就卯起來發出一連串推特,抨擊《紐時》書評大小眼。韋納在接受哈芬頓郵網(Huffington Post)訪問時表示,書評界一向有雙重標準,「男作家寫家庭寫感情叫文學,女作家寫同樣的題材就叫羅曼史。」皮考特則聲明她對弗蘭岑沒有任何偏見,讀了《自由》也非常喜歡,問題是《紐時》有必要連刊兩篇書評嗎?

     >>弗蘭岑槓上歐普拉

     眼紅放話的都是異性,讓人聯想起弗蘭岑之前在性別議題上滑過的一跤。2001年的《矯正》被歐普拉選為推薦書,弗蘭岑應邀錄影,預告也打出去了,不過他卻公開表示,「歐普拉選書」貼在封面上,令他深感不安。原因竟然是歐普拉節目的讀者多半為女性──儘管他也承認美國的讀者多為女性,男人不是去看橄欖球、就是沉迷模擬遊戲...云云。他私下表示希望男性讀者接受《矯正》,言下還質疑歐普拉選書過於媚俗。此言一出,弗蘭岑立刻招來海批,被質疑如果覺得歐普拉節目過於商業,為何一開始不婉拒?為此「歐普拉秀」當然取消了現場訪談,不過推書大姐大倒是說得雲淡風輕:「我絕對不想讓任何人不舒服或造成衝突。」總之,《矯正》的名氣打響了,最後還得了國家書卷獎,福禍很難定論。

     小說或許是杜撰的,但在小說四周飛來飛去的,卻永遠是真槍實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