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676】

悲傷至極的詩人商禽27日病逝

內容
   * 2010-06-29
    * 中國時報
    * 【林欣誼/台北報導】
      台灣重量級詩人商禽近年帕金森氏症纏身,廿七日凌晨因併發吸入性肺炎過世,享年八十歲。商禽被譽為五○年代以降台灣散文詩的開山者,以超現實主義風格聞名,雖然終生詩作不超過兩百首,產量極少卻句句經典。他的至交好友、詩人瘂弦哽咽地說:「上帝給他的生命太短,但他的詩會流傳下去,他是在我們之間走得最前面、成績也最好的詩人,是我們的表率。」

     二○○九年五月印刻出版在商禽七十九歲生日當天為他舉辦《商禽詩全集》新書發表會,這是商禽最後一次出席公開活動。當時他身體瘦削、說話略為遲緩,但與雲民舞集創辦人林懷民、詩人楚戈、管管、辛鬱等眾好友相聚,他仍非常感動,雙眼炯炯有神地說:「我從未放棄寫詩的念頭。」

     商禽一九三○年生於四川省珙縣,本名羅顯烆。商禽十六歲從軍,在逃亡及拉伕的交替中走過中國西南各省,一路蒐集民謠、試作新詩。一九五○年他隨部隊來台,曾作過編輯、碼頭臨時工、園丁,賣過牛肉麵,後於《時報周刊》擔任主編、副總編輯。

     商禽與同是詩人羅英離婚後,羅英移民南非,兩個女兒與父親同住,大女兒羅珊珊現為文學編輯,小女兒羅永言則學美術。

     羅珊珊表示,四年前父親罹患帕金森氏症,二○○八年因摔跤動了一場大手術後,身體迅速衰弱,伴隨著疾病也會出現一些幻覺,「加上他本來就是個想像力豐富的詩人,所以談話時常常會回憶與現實混淆。」

     他說父親晚年創作不多,卻熱衷古董收藏,還常去逛古董市場,最寶貝的收藏就是明朝的《十竹齋畫譜》,連故宮想跟他收購他都捨不得割愛。印象中,父親工作忙碌,不常與她們討論工作或創作,只說過他寫作是先在腦中醞釀很久,心中打好稿子才寫。

     羅珊珊說說,父親最常談起的是童年家鄉的回憶、「少年兵」的經歷、她們沒見過的爺爺等。「最後這半年來,他的意識更混亂,他說的話有時連我和妹妹都聽不懂,失去了跟他溝通與互動的橋樑,這是我最遺憾的。」

     商禽一生只出版過《夢或者黎明》、《用腳思想》兩部詩集,及增訂本《夢或者黎明及其他》和選集《商禽.世紀詩選》、《商禽集》及《商禽詩全集》,作品譯有英、法、德瑞典等文。

     學者陳芳明曾描述他是廿世紀悲傷至級的詩人,商禽則自稱是「快樂想像缺乏症」患者。面對評論者給他「超現實主義」封號,他反駁,「超」應解讀「更」,因他的超現實「是比現實更現實」。
一輩子受苦 商禽瞻望歲月
    * 2010-06-29
    * 中國時報
    * 【林欣誼/台北報導】
     商禽曾自述為一名逃亡者,年輕時自軍中逃亡,年老時自病痛中逃亡,唯有在詩中獲得釋放。在他的名作《長頸鹿》中,他以散文筆法描述獄中囚犯的脖子一次比一次增長,獄卒報告典獄長說:「窗子太高了!」得到的回答卻是:「不,他們瞻望歲月!」

     商禽五○年代參與紀弦發起的「現代派」,後來加入以左營為「革命策源地」的創世紀詩社,開啟他的創作黃金期。

     他以簡單文字傳達遭囚禁的壓抑,呼應當時政治現實。生命最後幾年所作的〈暗夜〉,描寫病中:「我努力撿回奔跑的影子 他們分行且軟弱…我呆坐在時間的路旁 隱約聽見遠處有人喃喃默唸心經。」

     詩人瘂弦與商禽相識於年少時,他回憶五○年代時他們都在左營當兵,感情特別要好,幾乎每晚都在一起喝酒聊天、大談超現實主義,還常交換著珍貴的三○年代作品手抄本,總是討論直到深夜,才在馬路上「你送我一程我送你一程」,各自回營。

     他記得有晚商禽說:「人死了以後,他的鬼魂會回到人間來收回他的腳印。」讓瘂弦聽了不禁腳步踏得更重。

     正在歐洲巡演的舞團創辦人林懷民,聽聞商禽逝世的消息感到哀傷悼念。林懷民說,在自己的少年歲月,商禽的詩大大拓展他想像的版圖。一九七一年在愛荷華,他與商禽同住一個公寓建築,商擒教他作飯,送給他周文中的唱片,鼓勵他編舞。一九七四年商禽寫了〈寒食〉的詩,許博允寫曲,林懷民編舞。「他是我永遠的羅叔叔。」

     瘂弦描述,商禽私底下冷靜、幽默,視名利如浮雲,有感受才下筆。他說:「商禽一輩子都在受苦,但他有他的達觀,從來不絕望,他面對苦難非常勇敢,而且能把苦難變成作品中的養料。」

     出版人初安民說,商禽開創的散文詩,為台灣詩壇第一。但是,初安民認為商禽沒有獲得足夠的肯定:「印象中,他是個不快樂的人,也因此更能在喧鬧表象下,挖掘內心不為人知的幽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