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620】

不存在的作家幽靈寫手

內容
 * 2010-06-27
    * 新聞速報
    * 【郭光宇】

     為人捉刀、隱身在作品光環背後的幽靈寫手,也有成為注目焦點的時候。改編自《幽靈寫手》的電影,將這個充滿戲劇性的行業放上木台面,成為主角。

     一提到捍衛著作權,再癒療系的作家也會變得像紅衛兵。然而卻有一批寫手逆向操作,替人捉刀,卻心甘情願不掛名。箇中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利之所趨。其中的恩怨情仇,外界看得霧煞煞,業內卻心照不宣。在保密協議的約束之下,幽靈書寫,彷彿是一座歧路交錯的黑暗森林。

     >>源遠流長的代筆業

     幽靈寫手的族譜,也許和文字一樣悠久。古人對於著作權,並不像今天這麼神經兮兮,姑且不論那些沒留下姓名的作者,古代幽靈寫手最重要的作品大系,就是那些偽經,還有那些已經不知其偽的真經。

     即使到了今天,就連諾貝爾獎裡也幽靈幢幢。邱吉爾得獎時,對他的《二次世界大戰》共同執筆人隻字不提;荷塔.慕勒的近作《呼吸鞦韆》(Atemschaukel),不少人也認為該將主人翁的本尊──被遣送勞改的詩人帕斯提歐爾(Oskar Pastior),並列為作者。

     而名流出書之所以借助幽靈,要不是因為文字功力不夠,就是還有更重要的豐功偉業要完成,再不然就是壯志未酬,來不及寫。反過來看,寫手越能模仿不同的「說話」風格,幽靈神功也越高,生意當然也越好。

     至於封面上是否會出現幽靈的名字,這其實是寫手、出版社、經紀人和掛牌作家意願角力之後的結果。其中還攙雜了寫手的經驗、價碼、業內地位種種考量。有時候幽靈也未必喜歡曝光,尤其是內容敏感,或完稿被出版社「校對」得面目全非的情況。

     >>縛書靈

     一旦談到價碼,情況就更為慘烈。瑞茨(David Ritz)曾為多位知名樂手捉刀,包括比比金、雷.查爾斯、艾瑞莎.弗蘭克林等大咖。他就對龜毛的主顧毫不留情:「真正高檔的大亨,會額外付我4或5萬美金的不具名費,就因為他想讓人認為書是他自己寫的。」

     不過幽靈不在封面上露面,並不代表見不得人,他們也可能出現在「作者謝誌」中。像幫阿格西捉筆自傳《開放》的莫林格(J. R. Moehringer),雖然貴為普立茲獎得主,卻不願居功,直說那畢竟是阿格西本人的故事。

     去年腦瘤過世的美國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回憶錄《真正的羅盤》(True Compass)也請來普立茲獎得主鮑爾斯(Ron Powers)操刀,封面上也不見大名。根據出版社的說法,該書字字句句都是愛德華所寫,鮑爾斯負責的比較是剪裁的工作。因為有了保密協議,鮑爾斯也不做評論。

     至於沒當上美國副總統的裴琳,去年11月出版自傳《使壞》(Going Rogue),共和黨人紛紛化悲憤去買書,一買買了兩百多萬本。為她捉刀的正是業內翹楚文森(Lynn Vincent)。也許受到了歐巴馬的感召,這位前選美小姐也正準備出第二本:《心繫美利堅》(America By Heart),號稱是「對美國價值與力量的禮讚」,預計11月直搗書市。

     裴琳新書是否為2012年的大選暖身?另一種「幽靈」已經租下她家隔壁,想一探究竟了。作家麥基尼斯(Joe McGinniss)有約在身,正準備寫一本近距離的裴琳直擊錄,害她趕快把自家的木板圍牆再加高一倍。

     >>《獵殺幽靈寫手》

     這個本身就充滿戲劇性的行業,當然逃不過好萊塢的法眼,7月底即將在台上映的《獵殺幽靈寫手》就是最應的例子。一位幽靈寫手得到一份千載難逢的合約,幫英國前首相捉刀寫回憶錄,卻逐漸拼出了不為人知的國際陰謀。結果首相被暗殺,而就在新書發表會場外,寫手也被車撞了,紙懷機密的手稿漫天飛舞…。

     本片由伊旺.麥奎格出飾寫手,皮爾斯.布洛斯南擔任首相,歐比王大戰007。但最刺激的,還是《慾望城市》招牌慾女莎曼珊化身的首相祕書兼情婦。

     卡司有趣,幕後更是驚人。電影改編自羅伯特.哈里斯(Robert Harris)2007年的小說《幽靈寫手》(The Ghost)。這位BBC出身的作家,簡直是用該書明射英國前首相布萊爾對伊拉克戰爭的支持。波蘭斯基也以該片奪下今年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卻不克出席,因為他去年9月去蘇黎世影展領受終身成就獎,卻遭到警方逮捕拘禁,起因是30多年前在傑克.尼克遜家中發生的性侵未成年少女疑雲。

     >>昆德拉意見

     前一陣子飽受「抓耙子」指控的昆德拉,似乎也感同身受。對自身的爭議至今不作回應的他,上個月突然在法國《世界報》上聲援波蘭斯基:「被指控的人,永遠在坐監。指控會完全佔據他的頭腦,讓他無法思考其他任何事情、剝奪他的生命。」他呼籲文明的歐洲,別再坐視瑞士「這齣殘忍默劇的荒謬」。

     寫到這一步,已經不只是在挖掘人心的幽微了,因為書寫本身,自古就是最幽微的儀式。不管是寫別人還是寫自己,不管是為別人捉刀,還是自剖自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