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377】

《火殤世紀》寫金門 百年庶民圖像

內容
 * 2010-06-14
    * 中國時報
    * 【林欣誼/專訪】
      出身金門的作家吳鈞堯花五年交出縱深一百年的金門歷史小說《火殤世紀》,被作家郝譽翔譽為「金門書寫的扛鼎之作」。社會大眾向來對金門的印象不外乎軍隊、碉堡和高粱酒,知道的金門故事就是八二三砲戰與小三通。吳鈞堯每次想到外界的制式印象,就覺得悶悶的,因此想用小說為金門拿掉戰地標籤。

     吳鈞堯《火殤世紀》呈現的不是長篇大論的史料或沉重的血淚,全書由卅部獨立的短篇小說組成,寫的是戰時的馬伕、軍妓、老芋仔,以及來台討生活的勞工、返鄉教書的女教師。題材多元,角色豐富,勾勒出一幅幅精彩的庶民圖。

     對家鄉的愛像暗戀 用寫作停格

     「我對金門的感情矛盾,很愛,但不知如何表達那種愛,就像暗戀一樣。」今年四十三歲的吳鈞堯出身金門窮困家庭,爸爸每天凌晨出海捕魚,白天回港後又得下田耕種,四個兄姊國中畢業後就到台灣做工。他十二歲那年,金門有艘遠洋漁船遇到大颱風失事,死了很多漁民,爸媽便決心離開家鄉,帶著他和弟弟到台北三重落腳。

     「那時候,一台計程車就把我們全家家當載光了。我帶著我的雨衣、雨鞋和《七俠五義》幾本書,我媽媽帶著鍋子鏟子,坐了廿幾個小時的船來到台灣。」

     來台後,他仍常常想到金門的小村小落和家的樣子。一九九七年回鄉時,他看到碉堡消失、金門變化劇烈,一路難過得直掉淚。漸漸地,他說服自己,歷史風景無法恆久不變,「我只能把自己當作一顆石子,稍稍擋住時間流逝的速度,用文字讓某個瞬間的記憶停格。」

     從歷史大事件切入 每篇標年代

     六年前,吳鈞堯進入東吳大學在職中文所,以金門現代文學為論文題目,同時動筆寫作《火殤世紀》。

     吳鈞堯以歷史格局寫金門庶民,他先讀遍金門縣志、口述歷史、文學,寫作的第一件工作是列出「金門歷史大事紀」。

     他從歷史大事切入,再編想故事,每篇都標誌一個年代,從民國成立的一九一一年寫到二○○四年。從金門人被令剪去髮辮、金門設縣,寫到金門成反共基地、「單打雙不打」的砲轟,再到金門底層人力外流、在台做工的辛酸等,在五年內寫完五十六篇,挑選其中卅篇成書。

     苦工鑿出卅篇小說 主角是金門

     「每篇小說都有不同主角,但這本書真正的主角是金門,是很多個人組成的金門。」他自喻像苦工般,一字字鑿出《火殤世紀》,但這部書也讓他終於「找到自己的面貌」。目前他已動筆寫下一部長篇小說。

     「我收束以前拼貼、意識流的華麗手法,找到一種簡單、直接甚至古樸的筆法,來表現質樸豪邁的金門風格。」
隨機走進文學 吳鈞堯勤奮創作

    * 2010-06-14
    * 中國時報
    * 【林欣誼/專訪】

     吳鈞堯生於金門昔果山,十二歲遷往台灣,在台灣求學、工作、成家,太太是詩人顏艾玲。他說,十二年居住金門的時間剛剛好,「讓我對它有感情,有美好的想像,又有距離可與之對話。」

     吳鈞堯從十一年前任職《幼獅文藝》主編至今,常到校園演講,也主持幼獅文藝寫作班,雖然看著許多文藝青年成長,但他自己的創作歷程,卻充滿不可預期的「隨機」感。就讀南港高工時,他是個喜歡爬山、露營的荒野少年,畢業後等當兵的八個月期間,因為太無聊,不知為什麼忽然想看書,便從普魯斯特、喬哀思、白先勇開始讀起,又對心理學有興趣,榮格、佛洛伊德也看得津津有味,「在八個月內,我突然變成了一個文藝青年。」

     從此,他不間斷地寫作至今,中央大學財務管理系畢業後,他曾當過《玫瑰之夜》節目編劇、房地產公司文案、《國語日報》編輯等等。他早年寫詩,後來轉而創作散文、小說,曾出版散文集《金門》、《荒言》、小說集《如果我在那裡》等,為五年級作家中勤奮筆耕的一員。

     吳鈞堯感情豐富帶有童心,也是文壇的「超級奶爸」,他和小學六年級的兒子常床上談心「瞎掰」故事,也喜歡在家發明各種兒童遊戲。他和媽媽感情好,曾把自己的金門故事與文章念給媽媽聽。但媽媽感動之餘,忍不住罵他:「你怎麼把厝內的事都寫出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