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97】

包浩斯告訴我們的事

內容
* 2010-05-13
    * 中國時報新聞速報
 
作者/威廉 史莫克(William Smock) 出版/臉譜出版

    《新書簡介》

    ◆完整解析包浩斯的發展和演化,認識現代設計不可不讀

    ◆大量精繪插圖圖解包浩斯的脈絡,最具啟發性的設計史

    ◆一次博覽現代設計和設計大師的故事,最清晰易讀的設計書

    ◆全面串聯關於設計的種種問題,了解現代主義與後現代主義最佳之作

    它—是一所設計學校、是一項運動、本身就是一件嶄新、雄心勃勃的設計成品、是艾伯斯、密斯凡德羅、克利、康丁斯基、葛羅培、柯比意共同的主張

    它—告訴我們,現代設計究竟是什麼;告訴我們,好設計與壞設計的差別何在;告訴我們,我們應該喜歡什麼;是自身時代和地點的產物,是設計保證的典型;是設計師和建築師的典範根源,也是他們反動的目標

    它—站在現代設計的起點上,也環繞在我們周圍

    它—是包浩斯

    ◎回到設計的原點!好設計究竟是什麼?

    今日,談論設計無法不提到包浩斯,因為包浩斯幾乎是現代設計的同義詞。該學派所標舉的簡潔實用原則、幾何美學,以及用設計改造社會的理念,曾經主導了1960年代之前的設計界。雖然在後現代主義繽紛多元的今天,包浩斯似乎顯得過於規矩和老派,但無論是支持它的人或反對它的人,都仍深深受到它的影響。

    作者出生於二次大戰剛結束時那個充滿希望的年代,親身經歷現代主義設計和建築的輝煌時代,對於現代主義那種勇往直前、改造社會的自信,充滿懷念,特別是在這個不再有典範、標準,凡事強調輕鬆、時尚、個人、消費的後現代時期。

    本書並非一面倒的懷舊之作,而是藉由包浩斯這個設計學派的理念和發展歷程,帶領我們回到設計的原點,重新思考所謂的「好設計」或「我們需要的設計」究竟是什麼。

    ◎你以為你認識包浩斯嗎?圖解你不知道的包浩斯!

    包浩斯的主張是什麼,它留給我們什麼?現代設計如何從新穎變成經典,現代如何不再「當代」?包浩斯倡議的現代主義與後現代主義有什麼差別,新現代主義如何復興?誰是明日之星,新一代的設計將是何種樣貌?

    以實用功能、簡潔和社會性為主的現代主義,在走過頭的情況下變成了單調而獨斷,造成反對一切原則的後現代主義的興起,但設計真的不該有原則嗎?設計不應該符合功能性和經濟性嗎?如何結合現代主義的實用眼光與後現代主義的輕鬆愉快?

    設計如今是異想天開的添加,是設計師的風格。是形狀像反L的摩天大樓,是糖果色的電腦,是餐桌椅上的第五條腿。戳破包浩斯一些自命不凡的誇辭後,包浩斯理念還有生命嗎?

    本書以大量精緻的手繪插圖,呈現影響當代藝術、建築和設計大師理念的跨時代設計主義??包浩斯,其過往的歷史、今日的風貌及未來的可能演化,直率提出關於設計史、設計大師、現代主義與後現代主義設計種種問題的解答。

    《內容摘錄》

    包浩斯留給我們什麼??現代設計?

      現代設計在美國最輝煌的歲月,是1940年代到1970年代。雖然儉約、冷調和幾何風格的現代主義,對印刷、產品和室內設計等方面同樣影響深遠,但是將現代主義原則陳述得最透徹的,非建築莫屬。

    

    a.例如:「形隨機能」(form follows function)

      這條設計準則最初出現在19世紀,後來被密斯凡德羅發揮到極致。他的玻璃摩天大樓完全沒有作者的鮮明特色,沒有美麗的觸動。它們只是完成自身的任務,也就是作為辦公室或公寓。「乾淨」(clean)與「直率」(honest),是密斯凡德羅加入建築評論語彙中的兩個讚辭。

      這棟紐約摩天大樓,西格拉姆大廈(Seagram Building),是用鋼骨而非它的外牆負責支撐。透明的樓地板戲劇性地強調出這點。密斯凡德羅奉行由內而外的設計,擁抱各種先進工程,因為它們提供了新的結構可能性。

      在「形隨機能」這條準則出現之前,設計師是從過往的歷史中尋找他們可以借用的形式。但在這條準則日漸普及之後,設計產品和建築便不再試圖模擬其他東西。素材和表面處理被減到最低限度。力學的部分則可以大方展現出來。形式和內容變得相同。

    

    b.一項必然的衍生原則是:「忠於質材」(truth to materials)

      讓每種材料做它自己:不要把塑膠偽裝成木頭、鉻、布料或皮革。不要把塑合板(particleboard)假冒成橡木。不要鍍金金屬、浮雕亞麻氈和毛茸茸的壁紙。就像一朵雲彩或一顆桃子,真實直率就是最簡潔的美。

      真實,不造假。帶出事物本身的美。

      現代主義者拒絕把象徵主義當成設計策略,例如將郡政府蓋成希臘神殿。畢竟希臘神殿有它那個時代的功能考量。希臘神殿用石柱支撐一塊三角形石板。石柱之間的距離,約是一般石板可以橋接的寬度。神殿頂部有一個貼了瓷磚的木製屋頂。羅馬水道橋,則是用石塊和灰泥增加石造結構的可能性。

      穀倉是一種功能性的木構造。圓形小屋則是功能性的泥土構造。同理,在現代主義者看來,西格拉姆大廈應該是鋼骨玻璃構造才叫合理。

    

    c.密斯凡德羅有另一條戒律:「少即是多」(less is more)

      這個想法和前兩條有關。密斯凡德羅奉行「經濟」這條工程原則,並將它提升到美學的層次。在工程上,「經濟」意味著成本效益。對密斯凡德羅而言,「經濟」意味著視覺效益。他認為,好設計應該把建築的運作方式展現出來。剝除一切裝飾、象徵和姿態。剩下的,就是光禿禿的骨骸:紋理、色彩、重量、比例、輪廓。

      密斯凡德羅設計的1929年巴塞隆納館(Barcelona Pavilion),就是將一切減至最低限度的建築:一個頂,一個底,幾個邊。

      密斯凡德羅的減法策略解決了大部分的設計問題。他為巴塞隆納館設計了一張椅子。使用的材料剛好就是舒適所需的程度。閃亮的金屬管構成骨架。布條連結椅面和椅背。薄皮墊分散你的重量。

      平面設計師秉持同樣的經濟原則使用古羅馬字母,相信最低限的解決方案也就是最好看的解決方案。乾淨、整齊、直接、不囉唆。

      現代主義平面設計強調一目了然和井然有序。除了使用無裝飾字體,設計師還會在頁面上設定矩形網格。

      現代設計師拒絕從古老物件中汲取想法,轉而向非西方文化,以及作坊、實驗室和廚房這類工作場所,尋求靈感。
TOP